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27章 用尽一切来补偿

第227章 用尽一切来补偿

夜里灯火阑珊,睿王府中,与热闹非凡的汐云院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气氛冷滞的清风居。院门口繁花飘零,翠绿的花茎迎风笔直摇曳,却为这座寂静黑暗的院落更添了几分萧索。

苏紫染紧紧攥了攥手心里那根通体温润的紫玉莲花簪,嘴角几不可察地一扯,溢出一抹泛着苦意的笑容。

连放在身边这么多年的发带也毁了,没想到到了最后,却还是舍不得这根簪子。

那一日的一草一木她都记得清清楚楚,那人所有的神态动作似乎还在眼前徘徊,尤其是那双黑曜石般晶亮璀璨的黑眸、闪着熠熠的星辉,唇边弧光点点,似宠溺、似疼爱。

蓦地,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她神色一变,狠狠地将簪子塞回腰间的荷包里,脚下步子片刻不停地往前跨出。

“吱呀”一声,院门大开。

苏紫染猛地一诧,纤瘦的身影几不可察地震了震。

门外,一袭白衣的男人长身玉立,在这暗色寥落的凋零星辰下,显得尤为扎眼。红色鲜艳的喜服不知何时已经被他换下,白色的袍角在夜风吹拂下静静摇曳,荡出层层叠叠的涟漪,就像是在她的心上投落了一颗打破平静溪水的石子一般。

四目相对的瞬间,两人一个脸色微僵,一个唇角紧抿,眼中皆有万般情绪掠过,复杂深沉,谁也看不懂对方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对视良久,久到苏紫染实在受不了这种诡异的沉默,终于率先开口:“王爷在这里干什么?”

其实他在这里干什么,她并不关心,只是他此刻挡着她的路了。

男人的视线在她周身上下徘徊一周,虽然依旧不施粉黛,衣着却已不是白日里那身狼狈单薄的寝衣,未经梳起的青丝松松垮垮地垂落在肩头,用一根墨色的发带绑了起来。

良久,他眸光微微一凝,沉声道:“这么晚了,你要出去?”

“这跟王爷有关系吗?”她挑了挑眉,嘴角轻轻一勾,笑容满具嘲讽与凉薄。

男人脸色一变,正要开口,她却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轻轻“哦”了一声,露出一种恍然大悟的神情:“瞧我这记性,怎么给忘了,如今我可是睿王爷的侧妃呢。”

刻意咬重的“侧妃”二字就像一把尖锐的双刃剑,非但刺在男人身上,同时也刺在了她自己的心里。

鲜血淋漓。

“苏紫染,你非要这么说话吗?”

漆黑幽邃的凤眸中掠过一丝明显的沉痛,男人深深拧着眉心,视线一瞬不瞬地绞着她略略侧过的小脸,菲薄的唇瓣紧紧抿成一条冰冷的直线。

苏紫染嘴角笑容微僵,旋即就不屑地嗤了一声,冷道:“稀奇了,我怎么说话了?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男人眸色一闪,低醇中带着微哑的嗓音缓缓落下:“好,既然你知道自己的身份,那你可以回答本王的问题了吗?”

不意他会如此咄咄逼人,苏紫染怔了怔,须臾,又轻声一笑:“是,我确实要出去。”

“去哪里?”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明显的急切与颤抖。

眼前又浮现白日里他一身喜服与别人拜堂的样子,而她问他的那个问题,似乎也已经有了答案。

为什么要去追她?

或许他并非想去追她,他只是不能放任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像他这样的天之骄子,一定无法忍受那种让人抓狂的感觉。

可是现在又是为何?

明明今晚是他与他心爱之人的洞房花烛,为什么要突然跑来这里管她去哪里?

苏紫染弯了弯唇,知道自己再这么跟他僵持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反正她说要出去,他定是不会同意的,而她即便是问出了心中疑惑,他也不见得会回答——这个男人,唯有他想让你知道的才会告诉你,而他不想让你知道的,就算你煞费苦心,到头来还是什么也不会知道,所以在她目光闪躲良久之后,终于微微抬起了头。

对上男人胶在她身上的视线,她微微一笑,清冷疏离。

“重要吗?”

她定定地看着他,眼中呼之欲出的情绪狠狠牵动着男人深邃的凤眸,顿了顿,犹自不满足一般地把话重复了一遍:“王爷,这很重要吗?”

男人一震,额角猛地跳动了几下,紧握的手背上隐隐有青筋暴露。

他想说,怎么不重要?

她是他的女人,现在并不是青天白日、而是三更半夜,她不好好地待在他身边,出去做什么?

出去也就罢了,她竟然说,去哪里重要吗?

将他的反应尽收眼底,苏紫染几不可见地摇了摇头,疲惫的小脸中带着三分无奈、三分自嘲,还有一抹更为复杂的情绪,似乎是怨、似乎是恨。

“王爷,你知道的,我并不是一个循规蹈矩之人,更别说是遵守什么男尊女卑、夫为妻纲的女德,所以就算王爷此刻搬出这些东西来,也根本奈何不了我半分。”她舔了舔干涩的唇瓣,终是垂下了眼帘,一字一顿、郑重其事道:“现在我就明白地告诉王爷,我要走,我要离开。”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在她说完这些话之后,明显看到男人俊逸的身影狠狠晃了晃,挺拔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几分落寞萧索的伛偻。

男人静静地看着她,一如她此刻也静静地看着他,等着他的答案。

半响,大约是被她眼中那抹坚定所慑,男人眸光一凝,终是缓缓错开了与她相交的视线。

“若是本王不准呢?”他面色一凛,沉声道。

苏紫染眉梢轻轻一挑,虽然早已料到他会是这个回答,心里却还是不可抑制地抽疼了一下。

他已有如花美眷在旁,为何还非要将她留在身边继续互相折磨?

难道他的感情是情,那个女人的感情是情,偏偏只有她的想法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吗?只因为她不是他心里的那个人,所以就可以这么毫无顾忌地伤害吗?

“我已经说了,任何事情都没有办法阻止我离开这间院子。休书我也不需要,什么事情都随王爷高兴,只要放我离开。”

她的声音寡淡清寂,就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可是她每多说一个字,男人心里的疼痛就更深两分,到最后,胸膛竟是不可抑止地起伏。

他可以威胁、可以禁锢,可是对于一个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人来说,他还可以拿什么去挽留?

他不要看到她如今这般模样!

可是原来,他给的伤害已经这么深,深到她再不愿在他身边停留……

可是这样,他又该怎么办?

苏紫染脸色微变,被男人脸上几乎称得上凶恶的眼神吓了一跳,但见他眸中赤红,还没等她从这份震惊中反应过来,身上陡然一重,竟是男人双臂如绳索一般将她紧紧环住,力道之大,像是要把她揉入自己的骨血一样。

刀削的下颚丝丝搁在她的肩头,膈得她痛呼出声:“君洛寒,你发什么疯!”

“终于肯叫君洛寒了吗?本王还以为你已经忘了这个名字!”他嘶哑着声音疾声大呼,像是敛着巨大的痛楚,高大的身躯整个都在微微发颤,“苏紫染,不准走,本王没有同意,谁准你就这么走了?”

翻涌的情绪奔腾不息,鼻中酸涩,眼眶瞬间****,她险些就落下泪来。

得知自己被贬为侧妃的时候她没有哭,看到他与别人拜堂的时候她没有哭,哪怕在知道那个女人是谁的时候她还是没有哭,可是这一刻,她却再也忍不住。

泪水泛滥成灾,所有的情绪急需一个宣泄的出口,可她却不想在他面前,一点也不想!

博取同情这种事她向来不屑,施舍和怜悯她更是宁可不要,抬手狠狠在脸上抹了两把,她用力瞪大双眼,使劲将眼眶里剩下的泪水全都憋了回去。

幸而男人此刻只顾狠狠地抱着她,情绪磅礴、举止混乱,所以并没有发现她的不对劲。

“苏紫染,本王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用尽一切来补偿你,只要你要的,只要是你想的,本王全都会帮你做到,本王全都答应你,好不好?”

嗓音低敛,带着一丝明显的颤抖,甚至连其中的沉痛与苦涩也是露骨分明,他的双手越收越紧,似乎就怕她会开口说“不”,就怕她会突然推开他的怀抱。

用尽一切么?

苏紫染低低一笑,不加掩饰的嘲讽深深刺痛了男人的心,她却全然不顾地越笑越大声,双肩颤抖,直到笑得几乎岔气,她才终于停了下来。

“王爷,何必呢?若是你真的什么都答应,那么现在就放我走吧。”

“不!”男人嘶吼出声,“只有这个不行!别的什么都可以,你要本王怎么做都可以,只有这个不行……”

瞧瞧,便是事到如今,他依然是这幅深情款款的模样,似乎真的有多舍不得她一样。

究竟是她可笑,还是他可笑?究竟是她可悲,还是他可悲?

她敛了敛眸,埋在他的胸前,沉着嗓子,闷闷问道:“当真什么都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