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28章 本王绝不放你走!

第228章 本王绝不放你走!

男人突然一震,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收紧在她身上的手臂渐渐松开,强硬地掰过她的肩膀,迫使她与他四目相对。

苏紫染弯了弯唇,便也任由他如此,目光直直地落在他脸上,薄唇轻启:“若是当真什么都行,那我要王爷休了那位新王妃,王爷可会同意?”

这一次,竟是他不敢直视她咄咄的目光,眸色一闪,倏地垂下了眼帘。

他想说这个也不行,虽然他心里也痛,可是这件事情真的不行!

只是话到嘴边,却是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

良久的静默。

对此,苏紫染早已是意料之中,所以脸上的神色并没有多大变化。

说实在的,虽然她还是对他如此坚决的承诺抱了一丝期待,可早已不可能像往常那般全身心地相信,之所以会这么问,为的不过是让他认清现实,告诉他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并非他廉价的补偿与施舍,这一辈子,她只要“唯一”,若是做不到,那她宁可不要。

无视男人遍布血丝的双眼,她眯着双眼,嘴角笑意寸寸转冷:“既然做不到,下回王爷还是别再这么信誓旦旦地承诺别人什么事了,也就我这种早对王爷死心的人才不会感到失望,若是换了旁人,说不准就会觉得从云端坠落一样丧气。”

说罢,她不顾男人紧紧扣在她肩上的双手,狠狠推了他一把。

可是这一回,出乎意料的是,男人并没有被她如愿以偿地推开,那双有力的大掌反而更紧地扣在了她肩上,深深嵌入肉里的指节疼得她冷汗直冒,可男人却像是没有意识到一样,紧锁的眉宇间尽是她看不懂的情绪,眼角眉梢甚至带着一丝显而易见的暴躁与凶狠。

“无论如何,本王绝不放你走!”

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

苏紫染刹那间只觉浑身冰凉,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耳边徘徊的唯有他那一句“绝不放你走”。

眸色微敛,手掌猛地一翻,她紧皱的双眉突然松开,掌中内力凝聚,蓦地朝男人打了过去。

男人一诧,似乎是不意她竟会对他出手,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愣是由着她“砰”的一掌落在他身上。

苏紫染也是一怔,没想到他会直接受下,这一掌她足足用了七分内力,若是放在平日,武功高强如他,根本不会让旁人有可趁之机,可是这一回的对象是她,所以他根本没有任何防备,以至于这一掌就直接落在了他身上。

即便他内力深厚又如何,这一掌会让他受多重的伤她当然不会不知道!

一时之间,两人皆是愣在原地。

直到男人嘴角那抹刺目的鲜血缓缓溢出,苏紫染才终于反应过来似的抖了抖身子,脸色倏地一白,怔怔地看着他。

“你……”

话刚一出口,就见男人脸上顷刻间风起云涌,最终归于一片死寂般的平淡:“苏紫染,本王可以任你打,只要你愿意,怎么发泄都可以,只是本王不会放你走。”

神色坚定,口气咄咄。

苏紫染心里仅有的那么点愧疚也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双眼狠狠地瞪着他,眸中是毫不掩饰的怒气与寒意:“我还偏偏就要走!”

说完,她冷冷地将目光从他身上掠开,二话不说就转了身子,再不去看他一眼,大步流星地朝外走去。

男人身形一闪,蓦地移到她身前,直直挡在她身前,长身玉立,袍角轻荡,眉眼如画的脸上却是比她更为坚定的东西。

她冷冷一声哼笑,双眼凌厉地一眯,掌中内力再次凝聚成风,将男人片刻之前受过内伤的事全数抛之脑后,提掌就朝他打了过去。

男人眸色一闪,并没有要出手的意思,白色的身影一闪,蓦地躲开了她挥来的掌风。

衣发翻飞,俊美如斯。

他不想躲,他也不是不想履行自己方才说过的那句话——他愿意让她发泄,别说只是今日这么一掌,便是她用尽了全力往他身上打,便是再来这么十掌、二十掌,无论他想怎样,他都绝对不会还手。

可他知道,现在不是时候。

若是他现在不躲,若是连他都倒下了,还有谁能挡着她执意离去的身影?

若是连她都离开了,那他如今做的这一切又还有什么意义?

苏紫染不死心地继续再打,发上绑着的那根黑色发带本就不牢,加上她此刻的动作实在太大,飞身朝男人而去的瞬间,发带终于从她如瀑顺滑的青丝上滑落。

刹那间,三千青丝翻转如墨,美得惊心动魄。

男人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像是要把她的模样狠狠印在脑子里一样,即便每天每天都能见到,可他还是不安地想要时时刻刻、分分秒秒看着她。

苏紫染突然觉得自己今日能离开这里希望十分渺茫,她轻功虽好,可是跟面前的男人比起来却还有一大段的距离,所以照着他此刻这么不还手、只闪躲的方式下去,她再过不久绝对就会力气全无,然后被这男人扣下,再也离不开这个鬼地方!

心中气苦,她紧紧抿了抿唇,蓦地,不远处出现的一道黑影夺去了她的目光。

不,更准确地说,她的目光是落在对方手中的那柄长剑上。

她收回掌力的瞬间,男人蓦地一诧,以为她是突然想通了,脸上突然掠过一丝欣喜的光芒,熠熠的墨瞳中倒影着璀璨潋滟的神采。

“染染……”

只这么一声,他的脸色霎时一变——从方才的欣喜若狂变成此刻的满脸不可置信。

凌飒也是一惊,根本没有从这场变故中反应过来,他只是有事来找王爷,虽然看到女子方才突然朝他冲过来,可他根本没想到她会突然来抢他手中的剑,所以一个不防备之下,就被对方得了逞。

月影氤氲,女子手握长剑,冷然而立。

昏暗寥落的夜空下,锋利的长剑闪着凛凛寒芒,直直刺痛了对面那个男人的眼,他的神色一变再变,最终却只是抿唇淡笑,温柔不减。

“染染,你想做什么?”

他虽然在笑,凌飒却分明看到他赤红的双眼中闪着万般疼痛与凄凉,甚至比白日里在女子身上看到的那种感觉尤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