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30章 这样不是很好吗?

第230章 这样不是很好吗?

“本王说了,不会放你走。”男人低垂着眼帘,一瞬不瞬地凝着她的双眼,嗓音淡淡哑哑,“但是现在,本王改变主意了。”

苏紫染浑身一震。

这算什么,苦肉计么?单单是这样,就以为她会上当了吗?

她颤抖着撤回了自己的双手,却仍是抑制不住地冰凉一片,弯了弯唇,勉力一笑:“多谢王爷宽宏大量,今日这一剑,当日苏紫染欠王爷的。加上以往零零总总欠王爷的那些恩情,他日若是有机会,苏紫染一定全力偿还。”

说罢,也不等男人反应,她就突然转身,脚下生风地跨出了步子,裙裾轻曳,墨发翻飞,头也不回地直直离开。

男人深深地凝着她几近落荒而逃的背影,那份孤寂单薄刺得他眸中生疼。

“染染……”

沙哑、颤抖、灰败、痛惜……

这一声,吃惊的不仅是苏紫染,还有他自己,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将心底最深处的声音喊出来。

可是她会回头吗?

这一刻,他的心里竟生出了一丝卑微的渴求——只要她能回头,哪怕只是看他一眼也好。

苏紫染脚步微微蹒跚,甚至有些凌乱,可是她紧紧攥紧了手心,依旧没有如他所愿。

其实她也怕。

她怕自己一旦回头就会再也忍不住——看着男人染血的身影,她怕自己忍不住会留下来,哪怕最开始或许只是为了将他的伤口包扎,可到后来一定会逐渐演变成男人不让她走,然后她又留下,一天、两天,直到看着男人身上的伤好全为止。

可是到了那时,她真的还走得了吗?

依照他的性子,到了那时候,他还会放她走吗?

答案显而易见,不会的。

所以她不能心软,哪怕心痛,也决不能再心软。

三个人的爱情里,无论是分先来后到,还是她与那女子在他心中的地位,她都是一个卑劣可耻的第三者。

既然如此,她就离开,她就成全他们,这样不是很好吗?

月色昏暗,星辰寥落,这般寂静的夜空下,一袭白影的女子在街上走走停停,形如鬼魅。

她漫无目的地走了很久,终于在一家酒馆门前停下脚步,抬头盯着那偌大的“酒肆”二字久久发愣,直到有一人撞上她的肩头,将她撞得连连倒退数步,她才如梦初醒般地回过神来。

“干什么呢,长不长眼睛啊!”

苏紫染眸色轻闪,抿了抿唇,眼梢从他身上掠过,却没理他,径直朝酒肆里面走去。

见她这般,那人直接就站到她身前去,将她的去路挡住:“嘿,我说你这人懂不懂规矩,撞了大爷还敢这么嚣张?”

苏紫染终显不耐,抬眸,似是不经意地扫了他一眼,薄唇轻启:“滚开!”

不意她会如此,那人脸上的神色蓦地一凛,抬手就想朝她打去。

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这一下,她竟没有也用武力去抵挡,身体甚至一动不动,看着对方的动作,竟是给人一种她很期待被打的错觉。

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落在身上,眼前紫影闪过,方才那个面色狰狞的男子早被扔出了酒馆的大门。

“阿紫,你想干什么?”

苏紫染微微一怔,旋即又垂眸一笑。

怎么又来一个问她想干什么的?

她究竟干了什么,要被他们这般质问?

适才她只是想离开睿王府,就被君洛寒拦下,如今她只是对别人的挑衅不予还手,如此,也要被雪炎问“想干什么”吗?

她是一个自由人,哪怕今日做得最错的一件事,也不过是出现在了那人的喜堂上罢了,为何连喝个酒、甚至挨个打也要经人批准?

“我什么都不想干。”她冷冷一瞥,转身离开。

对于雪炎,她说不清心中感觉,说到底,这人今日之举确实是为了她好,他做的不过就是将睡梦中的她唤醒,然后让她亲眼见证了一个既存的事实罢了。

可即便是这样,她心里还是止不住怪他——哪怕知道这样不好,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她多么希望自己从未在那喜堂上出现过,她多么希望自己醒来的时候得知了一切真相、然后默默离开……

看着她毫不犹豫转身的背影,看着她眼中明显掠过的淡漠与疏离,雪炎眸色一痛,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她痛,他其实更痛。

或许很能理解此刻她的心情,所以对于她此刻的态度,他非但没有半点生气的感觉,反而满满的都是疼惜。

白日里离开之后几乎就一直守在睿王府的门口,像个傻子一样,只因为怕她一个人离开的时候会没有地方可去。

原本只是想默默地守着她,并没有要出现在她眼前的意思,他知道她此刻需要一个人静一静,需要一个人好好消化这场仅存悲痛的爱情。

可是方才看到那一幕,看到有人要打她、而她却不还手的时候,他却什么都不想管了,刺眼的情景让他一时间忘了所有,只想好好教训那个敢对她动手的男人,可是他更生气的却是她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明明会武功,明明可以躲,她那样听之任之是什么意思?

难道受了一场情伤,她的眼中便没有其他东西了吗,难道连她自己都不珍惜自己了吗?

良久,直到那白色的身影几乎消失在眼前,他才恍然拾步,飞快地朝她走了过去。

凌飒久久地站在男人身旁,整个人都显得犹豫不决、惶惶不安,想要上前去劝男人将伤口上药,可看着男人目光幽邃深远的沉寂模样,却又迟迟不敢上前打扰。

这一刻,他竟有些害怕惊扰了男人心中的神思。

说实在的,他很不理解男人为何会放那女子离开,明明不舍得的不是吗?

既然如此——既然都已经为此受了伤,为何还要她离开?

他知道,当时那种情况下,若是男人不同意,那女子是绝对不会就这么离开的,因为他分明在女子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灰败与颤抖,还有……不忍和心疼。

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浓浓的血腥气,半响,他敛了敛眸,步伐沉沉地走到男人身旁,轻声劝道:“王爷,去上点药吧。”

“凌飒……”

意料之外的,男人并没有无视他,嗓音淡淡地道:“你说本王是不是一开始就做错了?”

凌飒一怔。

从未听到这个男人说自己错了,这么多年来,别说是在他眼中,便是其他很多人——那些所有愿意跟随在男人左右的人们,全都唯男人马首是瞻,而男人也不负重望地从未出现过任何差错。

可就是这么骄傲如神祗的一个男人,此刻竟然说自己错了,还是以如此让人听着就觉揪心的语气轻声道来。

“王爷……”他抿了抿唇,其实并不很明白男人口中所谓的“错了”指的是什么,唯一知道的,恐怕也就是这件事绝对和那女子有关。

男人嘴角含笑,眉心却是微微一凝,泛着一股冷幽的色彩:“其实,本王一开始就知道苏陵川那人心存异心、并非真心与本王靠拢。”

凌飒一惊:“那王爷那时为何还要……”

他想说,为何还要冒着一整支军队都被景帝纳入管辖范围的危险听信苏陵川的话。

可是话未说完,就被男人轻笑着打断,眸中落寞与苍凉并有:“所以,确实是本王错了。”

他当初之所以会那么做,为的不过就是将那女子的心收回自己身边。

他知道,经历了花倾城和他两人的身份一事,他们之间的问题真的很多很多,多得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即便两人之间的关系因为他在昆仑山上救了礼哲而有所缓和,可他知道,她已经把心封闭了起来,哪怕面上仍愿欢颜以对,可那或许只是为了报恩,只是感动于他的所作所为,她再也不愿真正地对他敞开心扉了!

所以他想到了苏陵川。

刚开始苏陵川将太子一事告知他的时候,他并没有多大感觉,因为他很明确地知道这不可能——父皇如今还没有废太子之心,所以太子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做出这种冒险的事来。可逐渐地,因为她不远不近的疏离,他心里逐渐起了几分异样的算计,他卑劣地想要利用苏陵川的事来让她知道,哪怕是苏陵川,他亦可以义无返顾地相信,只因为那是她的家人。

可是后来,他终是自食恶果。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如今这个地步。

苏陵川的死,宣王的死,他没有想到他们之间的误会已经深到那个地步,让她半点也不愿相信他。

但没关系,他可以证明给她看!

可是谁知道,就连父皇也见不得他们之间的感情,拼命想着要拆散他们,竟然背着他偷偷将她送给慕容殇,以此换来启圣的二十座城池……

那日御书房中,父皇虽然明面上答应了他和慕容殇让她名正言顺地回到天阙,可事实上,父皇心底里并不愿意这么做,甚至在后来,单独将他留下,就是为了跟他谈条件。

父皇说,可以放了她,可是与此同时,也要他娶另一个女人——天阙神女,也就是城儿。

他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巧,刚好城儿在太子府的身份岌岌可危、几乎要被拆穿,于是在京城举办了一场选夫大会,而父皇就要他前去夺得魁首,并且将城儿娶做睿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