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36章 我们走,这就离开!

第236章 我们走,这就离开!

当时的他,绝没有想到景帝会当场让自己服下玲珑珠吧?

其实自己不过是个挡箭牌,而他,不过是迫于无奈罢了!

“所以王妃今日前来,是打算如何?”

弯了弯唇,苏紫染强行挤出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笑得却比哭还难看。

顿了顿,又像是自虐般地将问题重复了一遍:“东西都已经被我服下去了,王妃打算如何?”

玲珑珠已经在她腹中,除非她死,否则又如何将其取出?

难道一定要用命还了这玲珑珠,自己才能真正地得到自由吗?

如此说来,前不久那个男人不让她跟慕容殇离开,三日前又不肯放她离开睿王府,为的该不是这颗玲珑珠吧?

亏她还自作多情,以为他是想坐享齐人之福!

她就说嘛,他那么爱面前这个女人,又如何会宁愿受伤也不肯放自己离开,说来说去,为的还不是心中所爱?

不告诉自己,是怕自己知道真相以后偷偷逃跑吧……

她低着嗓音,颤着声线,整个人如同一片破败枯竭的落叶,仿佛风一吹,就能将她刮走。

雪炎眸色一痛,明明知道于理不合,却还是忍不住伸手将那抹单薄搂入怀中,让她侧靠在自己的身上,支住她的绵软的身子。

他不知道花倾城究竟说了什么,会让她激动成这样,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件事一定又跟那个男人有关——也唯有跟那个男人有关的事,才能将她刺激成这幅模样!

眉心狠狠一凛,他猛地一记眼风剜了过去。

唇角轻勾,周身却是冷若腊月寒霜,薄唇轻启,一字一顿:“睿王妃,你若是再不离开,就休怪在下不留情面了!”

说话间,他已从女子肩上撤回了右手,单单用一只左手揽着她,空出的大掌五指一拢,掌中蓦然成风。

赤*裸裸的威胁!

花倾城脸色微变,目光却是直直地凝着面前的女子,一瞬不瞬:“怎么,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苏侧妃还是不愿与本王妃回去吗?难道一定要王爷亲自来请,苏侧妃才肯赏这个脸?”

未等苏紫染答话,雪炎灼灼的目光便紧紧胶在她脸上,两道滚烫火热的视线从眸中射出,像是要把她整个射穿一样:“阿紫,她说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这一回,女子总算没有再无视他,眼睫狠狠一颤,顿了半响,方才徐徐抬眸,幽幽地看着他。

那一眼,看得他灼心挠肺,几乎肝肠寸断。

沉痛,灰败,绝望,枯竭……

就连她亲眼目睹那个男人成婚的时候,都没有露出过这般枯潭死水的神情,这个所谓的真相究竟是什么,会让她绝望至此?

不,他不想知道!

现在,这一刻,他只想带她离开!

“阿紫,我不问了,不问了好不好?”

他广袖一扬,再顾不得去威胁谁,即时撤回掌风,两手并用,牢牢地将女子抱在怀里,感受着怀中微微颤抖的身子,他满心沉痛,眉心深锁,菲薄的唇瓣紧紧抿成一条直线。

“我们走,这就离开!”

他的声音如斯坚定,听得花倾城心里一颤,她不了解这个男人的武功究竟如何,却知道若是放过了今次机会,要想再将玲珑珠拿回来,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了!

想也没有便屈身挡住了他的前路,眉心一蹙,扬手指着苏紫染,冷道:“要走可以,把她留下!”

“滚开!”

雪炎怒斥一声,带着一丝压抑的歇斯底里,似乎只要面前的人再敢阻挠,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把她杀了一般。

门口是侍卫立刻蠢蠢欲动起来。

花倾城心下计较万千,抬眸,眼波流转四漾,忽地,她的瞳孔几不可见地一敛,薄唇微微一抿,挡在他们面前的身体没有半分要退开的意思。

雪炎凤眸一眯,寒彻心骨的冷芒刹那间刷刷地朝她射去。

怀中的女子像是一个没有生气的人偶,周遭的一切似乎再也如不了她的眼,他心中震颤,再也顾不得许多,见那不识好歹的女人仍是执迷不悟,紫袍一扬,席卷的掌风蓦地挥了出去。

就在此时,一道寒气森森的嗓音蓦地划入耳膜:“你们在干什么!”

一瞬间,四周寂静,空气凝滞,就连被风拂下的落叶亦是停驻在半空中,久久不曾落下。

苏紫染狠狠一震。

感受到抱着自己的臂弯久久没有收回,她这才如梦初醒般地动了动唇,徐徐抬眸,却蓦地撞入对面那双漆黑如墨的凤眸之中。

刹那间,瞳孔骤然紧缩。

对方脸上那种失望与怒火就像一根根细细密密的银针扎在她的心口,痛得无以复加,而他此刻双手成掌,正与雪炎比拼内力,久久不撤,那股诡异涌动的气流更是让她胸口闷闷一滞,几乎要呼吸不过来。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异样,雪炎垂眸看了她一眼,也就是这么一眼,他脸色登时一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撤掌。

甫一阵天旋地转。

待她反应过来,身处的方向已与方才截然相反,此刻,正是雪炎双臂紧搂着她绵软的身子,用后背对着院中站着的另外两人。

那两人……

花倾城自是没有受伤,那男人来得也真是及时,正好从雪炎的掌下救下了她,可他的怒火却没有因为那女子安然无恙而平息,毕竟在他看来,是雪炎和自己联合起来伤害了他的女人。

所以,他出手了……

“噗——”的一声。

耳边响起的声音猛地将她游走的思绪拉回,不曾抬眸,却被眼前地面上那一滩触目惊心的血迹乱了心神,空气中混杂着淡淡的血腥味。

她浑身一颤,那是雪炎的血!

两人比试内力,要么彻底分出个高下,要么同时撤掌,若是有一方先行撤回掌力,那么除了被对方的内力所伤,还会遭受自己的内力反噬,这样一来,等于是受了双倍的伤!

苏紫染满目痛色,牙齿咯咯地打颤,若非为了她,雪炎又怎会如此?

他宁可自己重伤,也不远让她被二人比试时的内力所震,所以他率先收了掌;同样的情况下,那个男人却眼睁睁地看着她难受、看着她痛。

“雪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