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37章 你可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第237章 你可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几乎是用尽了全身力气,她才勉强挤出这么一句话,身形单薄,狠狠颤抖,大惊失色的眸中尽是痛惜与怨恨。

痛惜是对雪炎的无私付出,怨恨是为花倾城的咄咄相逼,更是为那个男人不分青红皂白的怒火——将将出现在这个地方,就对她的救命恩人下次狠手。

明明什么都不知道,他凭什么就对雪炎出手?

什么叫“你们在干什么”?

他们干什么了?

哦对,方才为了离开,雪炎对花倾城出手了。

可他不是已经救下了那女人么,那女人不是毫发无伤么,他为何偏偏不肯手下留情一回?

就算这一年来的温情似水只是为了她身体里的玲珑珠,就算那一次次的挽留只是一场费尽心机的骗局,可好歹也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她也曾全心全意地为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为何他就不能对她仁慈一些?

头顶上方,两道温柔缱绻的目光久久徘徊,深深地胶在她身上,男人嘴角一抹刺眼的鲜红,更为刺眼的却是他弧光点点的笑意,带着无尽的安抚与疼惜,却更是看得她心底发颤。

为何要对她这么好?

这种时候,一次次为她受伤之后,为何还是“死性不改”地对她好?

难道他就不知道知难而退嘛!

“雪炎,你还……”

想问他的伤怎么样了,可是话到嘴边,却又被她狠狠咽了下去,紧紧咬着下唇,似有晶莹在眸中打转。

捧着她消瘦惨白的小脸,雪炎浅浅勾唇,笑得风华绝代、天地失色,深深掩去眸底那股哀凉与疼痛,蛊惑人心的话语在她耳边哑哑响起:“阿紫,不要这样,只是一点小伤罢了。若真是感动得不行,那就以身相许吧。”

苏紫染浑身一震,两只眼睛直直地看着他,恍恍惚惚,怔怔愣愣,像是突然傻了一样。

周遭的空气仿佛在这一瞬间凝滞。

蓦地一声冷喝划破寂静:“若是嫌命太长,本王不介意送你一程,好让你记住,本王的女人,不是你该觊觎的!”

身后的男人终于再也按捺不住,原本进门的时候看到他们相依相偎的身影就已觉得分外刺眼,所以想都没想就对那个该死的竟敢将她拥住的男人下了狠手,可是此时此刻,他们竟然当着他的面、你侬我侬地说出这种话来?

就算她三日前已经离开了睿王府,可他从未给过她休书,从未承认过她自说自话地离开,所以此时此刻,他还是她的夫——唯一的夫!他决不允许任何人对她有半分逾矩的行为!

雪炎身形一震,嘴角却是笑容艳艳,他淡声反问,声音带着浓浓的讽刺与嘲弄:“什么叫你的女人?睿王爷,若是在下没有记错,三日前,是你自己放她离开的。”

苏紫染全身发软,可此时此刻,她却不得不用自己的力量将雪炎的身子支起来。

方才君洛寒没有说那句话的时候,她就察觉到雪炎的身体已撑到极致,而在那人说完之后,约摸是受了刺激的缘故,雪炎终于再也撑不下去,整个人就从方才搂着她的姿势改为了整个压在她身上,那一瞬间的突变差点没让她和他双双摔在地上。

可碍于这里还有别人在场,她实在不想让人看了笑话去,更不想在那对男女面前示弱,所以忍了很久,终于做到了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明明连自己站稳都有困难,却奇迹般地把另一个人的重量也撑了起来。

明显感受到身旁颀长的身影一震,花倾城的心里也跟着一抖,,银牙紧咬,嘴角缓缓溢出几丝冷然的笑意。

她眸色一闪,身影温婉道:“公子,我已经说过了,就算当日王爷放了苏侧妃离开,可说到底他们两人还是夫妻,所以此刻,你无权这样与王爷说话,更无权这样抱着我睿王府的侧妃。”

听了她的话,苏紫染差点没仰天三声长笑。

瞧瞧,多会装啊!

方才那男人没来的时候还口口声声的“本王妃”呢,如今人一来,就立刻成了“我”了是吧?

或许这就是她和这女人最大的差别吧!

全力扶着雪炎的身子,苏紫染有些吃力地想要转过去正对他们,可身子还没来得及动,身上的力量骤然消失,竟是雪炎蓦地从她身上移开,摇摇欲坠地站定在离她两米开外的地方。

眸色一痛,她快步走到他身边,沉痛的声音中隐隐透着一丝幽怨:“姬雪炎,你干什么!刚刚不是还问我愿不愿意么,现在这是怎么了,听了一个不相干的外人的话,你就连这点勇气都没有了吗?”

在场三人皆是一震。

君洛寒满目痛色,全然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一瞬不瞬的眸光紧紧盘桓在她身上,却换不来她轻抬眼梢的一瞟,她的目光,竟自始至终都是落在另一个男人身上。

由于她是侧对着他,所以他并不能很清楚地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唯一清楚的是,她虽然说着埋怨的话,侧脸的线条却是无比柔和,就像是在对情人含羞地呢喃撒娇一般。

多久没有看到她这幅模样了?

上一次两人之间这般相处还是在他大婚之前,却不想,一眨眼竟已恍若隔世,如今再见她如此模样,竟是对着另一个男人!

花倾城微眯的眸光在身旁的男人和不远处那个女人之间不断游弋,像是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嘴角一抹掩不住的笑意浅浅流淌,可在察觉到身旁那抹冷飒的气息已经足以将她冻僵的时候,心里却又蓦地生出几分恶意的嫉妒。

那个女人都已经这样说了,难道他还是不肯死心吗?

如此一来,又将满心满眼只有他的自己置于何地?

雪炎是最后一个反应过来的,像是没有听懂女子的话一般,他久久地盯着她,失了神一般。

半响,才怔怔道:“阿紫,你可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未等女子开口,身旁人影一晃,一抹月白带着一股毁天灭地的寒气冷冷插进两人之间。

两个人的温柔登时成了三个人的对峙,留下不远处一抹孤零零的藕荷色身影狠狠发抖。

“苏紫染,本王不想再重复一遍方才的话,但你是本王的女人,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所以本王劝你最好还是想清楚再开口!”

他并不想这样跟她说话,明明只想将她拥入怀中好好感受一下她的气息,可此情此景,除了这般无力的威胁,他竟想不出别的可以说的话来!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两人之间成了如今这幅模样?

苏紫染眉梢轻佻,终于恩赐般地瞟了他一眼,眸光幽幽,漆黑深邃,像是蒙上了一层浓浓的黑雾,饶是男人历经艰辛,依旧看不透其中敛着的那一分异样与复杂。

“睿王爷,是不是一定要我把命给你,你才肯放我离开?”

凄凉、清绝。

女子一声毫无起伏的质问,却无疑是平地惊雷,在男人心中砸下重重一击。

君洛寒眸色一痛,几乎就要痛呼出声——谁要你的命?

远处,花倾城脸色一变,眼中掠过一丝几不可察的慌乱,想了想,立刻阔步朝他们奔来。

“苏侧妃何处此言?虽说我很需要你体内那颗玲珑珠,可王爷已经找到了从你体内取出玲珑珠的方法,根本不会伤及你性命,你又作何要这样质问王爷?”

闻言,两个男人皆是一惊,唯有那女子自始至终都保持着一脸平静的模样,就像在听一件与她无关的事一样。

君洛寒满目愕然地回头去看花倾城,目光触及她倔强中带着痛色的双眼,心里却是狠狠一抽,她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就连他自己也是不久前才得到了那本医术,方得知世上有一种方法叫做“剖腹取物”——顾名思义,此法就是要将人的腹部剖开,取出其中未曾溶于骨血的东西。

难道是因为他随手把医术放在了书房,无意中被她发现了?

眸光微微一凝,他心下一沉,莫非……她今日特地带兵前来,就是为了将人带回去?

雪炎紧紧逼视着身旁女子,顾不得五脏六腑翻搅的疼痛与不适,他长臂一捞,狠狠将女子拽到跟前,十根指头狠狠地扣紧了她的肩胛,痛得她眉头紧蹙,他却像是没有察觉到一样,不管不顾地继续着这个姿势,甚至将指头绞进了她的皮肉之中,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问:“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都说十指连心,可此刻明明只是被他擒着肩胛,她也痛得心里一抽一抽的,嘴里立时发出“嘶”的一声低呼,然,见他这般模样,她又连喊疼都不敢,只好一脸委屈地看着他。

熟料,这屡试不爽的一招却在此时失了效。

雪炎狠狠地瞪着她,一双潋滟的凤眸晶莹不再,只剩下一片赤红的血色,像是要将她生吞活剥一样,狰狞不已。

“苏紫染,你快说,她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第一次连名带姓地叫她,明明是带着无穷无尽的怒火,却又分明夹杂着深深的痛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