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43章 傻得钻进别人的套里去

第243章 傻得钻进别人的套里去

若非唯一,那就宁可什么都不要……

距离那个女人和他说这句话已经过去三日,可每每思及此,他的心都会止不住地发颤。

若是换了以前,有人敢跟他说什么唯一,他定会觉得那是一个疯子,就算是曾经的城儿也不例外。

可不知为何,或许是在那女人身上发生的事都已经足够离奇,或许是那女人平日里的思想总跟寻常女子有所不同,所以那话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时候,他竟没有半点惊疑,反而带着一丝隐隐的窃喜。

事到如今,她还愿与他说这样的话,是不是代表他还有希望?

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禁觉得自己疯了,雄心壮志在怀,哪怕他从不认为自己需要女人来巩固权位,可女人却也是牵制朝堂势力必不可少的因素,然而是那一刻,他虽没有正面回答,心里却分明生出了为她放弃那一切的想法。

那日之后,城儿问他,是不是除了她,别人都再也没有希望了。

他没有回答,因为连他自己也不确定,若是按照内心真实的想法,似乎除了她,再也没有别人能如此牵绊他的情绪,对于别的女人,他也提不起任何兴趣,可是那样的独宠,却又让他无端地感到害怕。

“睿王。”

高台上,景帝眸色深深地掠过来,一时间,四下众臣的视线全都落在他身上

君洛寒愣了愣,旋即敛了眸色,躬身出列,阔步走到金銮殿中央,恭敬道:“儿臣在。”

“太子方才所言,你认为如何?”

随着景帝抛出这个问题,殿中所有人都微微敛了呼吸,静候他的答案。

君洛寒身形几不可见地一僵,敛了敛眸,掩去其中意味不明的神色,旋即垂下眼帘,抿唇不语。

景帝略略沉吟,凌厉的双眼轻轻一眯,声音沉缓,不辨喜怒道:“睿王,朕问你话,为何不答?”

众人皆是一惊,连日来笼罩在金銮殿上的阴霾忽地又加剧几分。

不知何故,景帝近日的心情似乎格外得差,别说是对那些犯错的大臣,就连那些兢兢业业的臣子也被吓得不轻,所以这几日的早朝基本都是草草了结,很少有人敢在如此低气压下主动去撞那枪口,加上今日又收到漠渊军队侵犯天阙边境的消息,景帝的脸色更是黑如墨炭。

方才大殿之上主和派与主战派各执一词,原本的主和派都是以太子为首,可今日奇就奇在太子也改了阵营成了主战派,而且推荐睿王为元帅,率军与敌军一战。

不知道内情的都当他是不愿看到漠渊一次次欺人太甚,可了解内情的几个,比如良王等人,都知道他是公报私仇,想要借此机会除掉睿王这个眼中钉,好确保他的太子之位万无一失。

众人都看得出,景帝虽然没有对是否一战之事做出最后决议,可心里一定是偏向主战派的——堂堂天阙,泱泱大国,如何能在漠渊的一再挑衅之下继续选择息事宁人?

然,在此情况之下,面对景帝的问题,向来稳重无失的睿王为何迟迟不答?

难道在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还是说,他正在思量着如何拒绝太子的提议,毕竟此次与漠渊一战凶多吉少,当初出使天阙的二皇子终是夺位登基,成了漠渊如今的帝王,心中对天阙定是积怨已久,此次派兵骚扰天阙边境之事就已可见一斑,若是真打了起来,恐怕……

就在这时,镇南将军忽然出列,沉声道:“皇上,此次与漠渊一战耗时耗力,凶险万分,至少该由一个有经验的人带兵去打,而睿王爷从未离开过京城,所以末将以为,太子殿下的提议不妥

。”

此话一出,除却*羽,其余众人皆是连连点头附议。

君洛羽脸色一变,带着得色的眼神登时掺上了几分凶狠与冷滞。

方才始终不发一言的君洛寒依旧眸色微沉,低垂着眉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景帝深沉的目光在殿中众人身上久久徘徊,最终落在镇南将军脸上,沉默片刻,不置可否地道:“那么按镇南将军所言,此仗凶险万分,我天阙该派谁出征呢?”

“末将不才,请命带兵出征。”镇南将军向前一步,单膝跪地,神色凝重而谦卑。

“所以镇南将军的意思,朕的儿子不如你,是吗?”

嘶……

景帝此话一出,众臣俱是倒吸一口冷气,连连震颤。

谁也没有想到,景帝的怒火会蔓延到镇南将军身上,毕竟镇南将军自荐出征也是忠君爱国之举,却不想会引得景帝如此猜忌。方才他们还以为景帝近日对睿王似有不满,可现在看来,此举又似乎多有维护……

帝王的心思,果然瞬息万变,最叫人难以捉摸。

果然,镇南将军也是一惊,顿了片刻才反应过来,重重地磕了个头,用一种更为谦逊的语气道:“皇上明鉴,末将绝没有那个意思!”

景帝以为不明地轻哼一声,幽深如海的视线复又落回自己那个儿子身上,脸色一沉,道:“睿王,你还没有回答朕的问题

!”

君洛寒眼波流转,眉心微微一凝,道:“回父皇,正如镇南将军所说,儿臣从未去过边关重地,对于如何领兵打仗更是一窍不通……”说到这里,他蹙着眉头停顿了片刻,就在众人都以为他会开口拒绝的时候,他却接着道:“可是儿臣以为,凡事都有第一次,没有人生来就是战场上叱咤风云的大将,所以对于太子的提议,儿臣愿意一试,同时也甚为感激,感激他给了儿臣这个机会亲临指挥千军万马的场面。”

众人微微一怔,都不曾想到,向来沉默寡言的睿王竟也是如此能言善道。

君洛羽心底冷笑不止,如今倒是说得冠冕堂皇,就是不知你君洛寒死在战场上的那一刻还敢不敢如此嚣张!

景帝敛了敛眸,似乎正要对他的话做出点评价,却闻他沉着的嗓音还在继续:“当然,儿臣还有一个请求望父皇能够应允。”

“好,你说。”

“儿臣希望父皇能够指派镇南将军同去边关,毕竟儿臣对于战事终究一窍不通,若是贸然前去,怕会败北而归,如此,未免就辜负了太子举荐儿臣的一番苦心。”

依旧跪于大殿中央的镇南将军闻言,身躯微微一凛,连忙向景帝进言道:“皇上,此次出征,臣愿伴睿王左右,一切听从睿王指挥!”

景帝“恩”了一声,面色稍霁,高大的明黄身影慢慢从龙椅上站起:“好,难得睿王与镇南将军有心,此次出征,朕就指派睿王为帅,镇南将军为副帅、从旁协之,将漠渊彻底赶出我天阙境内!”

“儿臣领命!”

“末将领命!”

二人异口同声,但见君洛羽的眼中闪过一道得逞的光芒,而镇南将军似是想到什么,再度出列,跪地请求道:“皇上,末将有一请求,还望皇上能够恩准。”

“镇南将军不必如此多礼,但说无妨。”

对于景帝忽然变化的语气,众人心中惊疑,却完全不敢在面上表露出半分。

“回皇上,犬子容恒已二十有五,在家常常与末将念叨希望有朝一日能与末将一同上战场,末将想,如今也该是时候了

。请皇上恩准,此次漠渊一役,能让犬子同行。”

景帝沉吟片刻,突然放声大笑,点头道:“好,好啊!虎父无犬子,既然镇南将军开了口,朕又怎会拒绝朝中多添一员猛将?”

“末将多谢皇上恩典!”

一场战事就此定下,朝中众臣,几家欢喜几家愁。

是夜,睿王府。

书房中灯火通明,窗枢微启,夜风摇曳,吹得烛火左右飘忽,亦是吹落了点点烛泪。

两个男人长身玉立,一袭墨蓝,一袭白袍,袍角轻荡,在幽静的空气中当初层层叠叠的涟漪。

良久,白袍男人徐徐抬眸,轻瞥了一眼身旁男子,嘴角弧光点点,温润浅淡。

这个兄长,他还不了解么?

明明心里已经急得跟什么似的,可是今日,自己不开口,他竟也愣是憋着不开口。

思及此,他嘴角的笑容又更分明了几分,低醇的嗓音缓缓流泻:“三哥今夜前来,可是为了今日朝堂一事?”

君洛萧沉着眉目,闻言,轻叹了一口气:“既然知道当哥哥的不会同意你这个决定,为何还要那么做?”

“哦?”君洛寒挑了挑眉,一脸无辜地看着他,可漆黑如墨的凤眸中却分明敛着一团深邃不见底的浓雾,让人无论如何也无法望进他的眼底,似笑非笑道:“三哥又没提前支过声,本王如何知道三哥心里的想法?”

“四弟!”君洛萧微微有些恼了,眉心拧得更紧,“今日举荐你出征一事乃是太子早有预谋,你明明看出了其中利害,怎么还会傻得钻进别人的套里去?”

君洛寒终于收了满脸玩笑的表情,眉心微微一凝。

良久的静谧之后,一声几不可闻的轻笑,星星点点的落寞与悲哀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