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44章 你怎么会在这里?

第244章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三哥以为呢?”男人轻声道,“恐怕太子提出让本王出征正是合了父皇的意,若是本王不同意,三哥以为此事能够善了吗?”

君洛萧微微一惊:“为什么?父皇他……”

“父皇的心意,本王至今不曾猜透,但是有一点很清楚,父皇无论如何也不会拿天阙来开玩笑,所以父皇应该不是想置本王于死地,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同意镇南将军同去了。”

君洛萧的神色并没有因此好转半分,依旧满脸凝重,沉声道:“可就算如此,此行依旧不可避免艰险重重。漠渊如今的皇帝就是当日来我天阙出使的二皇子,他与太子在一年前就有所来往,说不定此次也是二人勾结,目的就是要你有去无回啊!”

男人敛了敛眸,正要开口,突然,书房里画着青竹紫莲的屏风后,一阵轻微的动静传出。

两人皆是一怔。

君洛寒敛了敛眸,沉默不语,看了一眼身旁之人,抬起修长的右腿,缓缓朝着屏风的方向走去,君洛萧亦是紧随其后。

这种时候,应该不会是太子安插进睿王府的人,毕竟今日朝堂之上,太子的阴谋已然得逞,按照原计划,只要等到漠渊与天阙开战之后,君洛寒就会命丧边关,他根本不必多此一举。哪怕真的是太子府的人,也断不敢这么大胆直接闯入书房,更不会在这种时候暴露行踪。

结果,当那屏风被男人修长如玉的大掌微微移开的瞬间,三人的表情皆变得有些古怪。

这件事的始作俑者自是一种被人抓包之后的尴尬与慌乱,她也没想到他们会突然回来,凌飒明明就说这男人今日去了云福楼,想来该不会这么快回来才是,谁想到她才来了书房没多久,他就回来了,还带着良王一起。

面色微窘,她垂着脑袋,一缕发丝自额上垂落,掩去了半张苍白的小脸。

其实她只是觉得,仅凭她一人之力,想要扳倒太子实属不易,而今要和男人联手也似乎成了不太可能的事,别说他究竟怎么想,单单是横在两人之间的那位王妃,怕是也不愿她和这男人再有任何关系。

一旦心生疑窦,如何还能好好合作?

另外,在她原本的计划之中,距离雪炎来接她离开之日也已所剩无几,所以她想在那之前能在这里找到一些有关太子的资料,至少也不会在出去之后像无头苍蝇似的胡乱转悠。

谁知道她还什么都没找到呢,意外就出现了。

更让人无语的是,她似乎还听到了一则震撼人心的消息——原来,天阙和漠渊要开战了,而太子那个心怀叵测小人,似乎还举荐了这个男人前去攻打漠渊,最后的最后,这个男人成了此次出征的元帅,不日就要前去边关。

说不清心中究竟是何感受,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突然得让她一下子乱了方寸。

明明只要他去了边关,她离开睿王府一事就会简单得多,可为何心里没有半分高兴的感觉,反而隐隐生出一丝担忧?

一定是因为担心太子奸计得逞!

是了,一定是那样。

如今只要是太子想做的,她都想反其道而行之。

“你怎么会在这里?”

直到男人出声,她才蓦地回神,脸色微微一凛,有些不自然地垂下了眸,一声不吭。

君洛萧凤眸微眯,神色复杂地看着她,尽管近来发生的事他一概不知,可是对于男人大婚当日的情景,他却仍是记忆犹新,也不知道如今这两人究竟怎么样了。

好半响,房间里都只能听到夜风拂过的声音和女子微微发喘的呼吸声。

君洛寒眸色一闪,差点就要开口,可是下一秒,他却只是不动声色地敛了敛眸,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三哥,你先回去吧。”

君洛萧微一沉吟,终是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一时间,房间里又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寂静的空气似有凝滞,久久无言。

“你怎么会在这里?”男人又问了一声。

被他质问怀疑的语气问得气苦,苏紫染猛地抬眸,冷着一张脸,狠狠瞪他:“你以为我在这里干什么,我能干什么?将你的秘密偷出去给太子吗?”

男人眯了眯眼,黑如曜石的狭长凤眸中似有光芒闪烁,良久,他嘴角几不可见地一勾,脸部刚毅紧绷的线条终于柔和不少。

大步向前,温热的大掌将她单薄羸弱的身子搂入话中:“是不是自从我与三哥回来之后,你就一直站在这儿了?”

“是又怎样?”苏紫染强忍着腹部疼痛,却无力把人推开,只好借着倚在他胸膛上的力道支着自己的身子,气急败坏道:“我就是将你们之间的秘密都听去了,你若怀疑我会去向谁告密,尽可把我关起来,反正你现在不也正是这么做的吗?”

男人眸色一痛,搁在她肩胛上的手险些又要用力,狠狠深吸了一口气,他才忍着胸腔中翻涌的情绪,颤声道:“你伤还没好,怎么能一直这么站着?就算被我们发现你在这里又如何,难道我们还能吃了你不成?更何况,若是我们在这里一夜,难道你还打算在这里站一夜吗?”

苏紫染怔了怔,不意他方才的怒火竟是来源于此,心口像是被万千只蚂蚁咬过一样,奇怪的抽疼了两下,五味杂陈的感觉,就像是同时打翻了油盐酱醋。

又是如今这般深情款款的模样啊……

君洛寒,我究竟什么时候能信你?

“你方才说,过几****要带兵出征了?”

“恩。”

“和镇南将军一起?”

“恩。”

“你……”

她停顿了很久,都没有再开口,就在男人以为两人之间的对话会就此结束的时候,她却几不可闻地问道:“那你此次前去……有把握吗?”

由于是埋在他的胸口,声音闷闷,乍一听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初时,男人就像是没有听懂她的话一样,更准确地说,他是过了好久才从她的话里反应过来——她这是,在担心他、在关心他么?

刹那间,男人漆黑的双眸登时一亮,流光溢彩,潋滟璀璨,好比满天星辰同时闪耀,熠熠生辉。

“苏紫染……”

他低唤一声,声音微哑,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