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63章 那个关于男宠的传闻

第263章 那个关于男宠的传闻

接连三日,暴雨倾盆,堵了汜水关军事要道。

主帐内,一身白袍的男人坐在帐中唯一的宽椅上,面沉如水,另外几人皆是来回不断地在帐中踱来踱去,每一个的脸上都写满了焦虑与烦躁。

凌飒收到来自另外几位将领暗示的眼神,太阳穴突突一跳,为什么每次碰到这种事就要他来说,难道他们以为他一直跟在王爷身边就能从王爷的威严中幸免于难了吗?

蹙了蹙眉,他微微垂了眸子,只作没看见。

镇南将军嘴角一抽,正要开口,将他们所有的小动作尽收眼底的男人却是面色一凛,骤然开口:“有什么话不能与本王说的?”

苏紫染被他突如其来的怒火吓了一跳,虽然她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请让镇南将军等人吞吞吐吐,可这男人从他们进这个营帐起就是这样一张死人脸,要是有人敢开口才见鬼了呢!

就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男人沉沉一眼掠来,吓得她眸色一闪,慌忙垂下了脑袋。

镇南将军无奈,犹豫着道:“王爷,末将以为,王爷若要从那小城通行,似乎有些不妥。”

“哦?将军以为如何不妥?”

“回王爷,虽然末将并不相信鬼神之说,可是那僵尸城名副其实,确实有许多百姓亲眼所见夜晚有僵尸出来游荡,若强行进城,末将怕……军心不稳!”

另一名老态龙钟的副将见状,也连忙附和:“王爷,末将以为,镇南将军言之有理。鬼神一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若是我们天阙士兵不是死在战场上、而是因为这种事有所损伤,着实会成为一个笑话啊!”

苏紫染原本正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闻言,不由回头看了他一眼,这个老顽固,起初还以为他只是冥顽不灵了些,没想到还是个贪生怕死之辈,一瞬间,对他的印象一下子又降了几个档次。

谁知,出人意料地,下一秒,他竟突然话锋一转,口气咄咄道:“不若由末将亲自前去那僵尸城侦查一番,若是僵尸一事只是城中百姓以讹传讹,那末将便立刻回来禀告王爷,好让王爷带兵进驻;若是确认夜晚有僵尸出没,或者……或者末将三日后还没有回来,还望王爷能够等上一段日子,待那汜水关的大水疏通以后,再行攻打漠渊。”

苏紫染挑了挑眉,眉宇间微微闪过一丝诧异。

“便是要探路,也不该由孙副将前去。”君洛寒沉了声音,眸色深深地扫了众人一眼,就在众人以为他会同意此举而另行物色人选的时候,他却轻哼一声,意味不明地道:“更何况,本王并不认为有探路的必要。”

孙副将一惊:“王爷……”

苏紫染勾了勾唇,瞬间了悟男人这番话的意义。

似乎是知道她心中所想一般,男人紧绷的下颚微微一松,嘴角几不可察地上扬:“军师可知道本王在想什么?”

不意自己突然会被点名,神游天外的苏紫染先是一愣,旋即嘴角便是一抽。

见众人无不朝她望来,她无奈地撇了撇嘴,这男人莫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连她在想什么也知道?

下一秒,只好做了这男人的传话筒,解释道:“若是如诸位将军所说,僵尸城中的百姓皆言见过夜晚出游的僵尸,那么孙副将若是前去,此景也必不可免,只怕到时候即便发现了什么,也会因为一个人孤立无援而身陷绝境。王爷的意思,世上绝无鬼神之事,若是因为这种事而延误战机,那才真的要成为漠渊的笑柄,还不若我天阙大军一同进驻,即便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也能一同解决。”

说出那句“世上绝无鬼神之事”的瞬间,其实她的心里虚了那么一下,若是真的没有鬼神,那她又是怎么出现在古代的?

只是僵尸城一事,却实在古怪。

她也算是活了两辈子的人了,什么稀奇的事儿没见过,可是像“穿越”这样的事根本就是亿万分之一的几率,整个城池都出现所谓的僵尸根本就不可能!

这件事,怕是人为作祟……

镇南将军深邃的目光缓缓朝她扫来,那一眼包含的东西太多,诧异,敬佩,遗憾,无奈……看得她心头微惊,这都什么跟什么,就算她意外之下说出了男人心中所想,也不用这么看她吧?

孙副将却仍是有所迟疑,沉吟片刻,看了看男人的神色,确认她要表达的便是男人的意思之后,蹙眉道:“王爷,毕竟僵尸城是在我天阙与漠渊开战之前就已存在,并非一朝一夕的刻意之举,这也就是说,此事并非漠渊之人的诡计,所以末将担心……”

话未说完,就被苏紫染骤然打断:“就算不是漠渊的诡计,孙副将又怎么知道不是其他人的诡计?”

“军师这话什么意思?”

男人轻轻睇了他一眼,唇角几不可察地一勾:“或许这件事与此次开战并无关系,只是有人刻意针对那座城池。”说罢,他眼梢轻抬,再度抬眸,看的却是眸色晶亮的苏紫染,笑问:“军师,本王说得可对?”

必须对啊!

苏紫染立刻点头,不由佩服这男人的洞察力和想象力,她也是曾经在电视里看到过类似的场景才会有此猜测,没想到这男人仅仅是听她说了那么一句“其他人的诡计”就知道了她想表达的东西,简直神了!

“小人正是这个意思!”

这回,不仅镇南将军不说话,就连孙副将也沉默了。

尽管心里还是有些担心,可是见王爷如此执意,军师也言之凿凿,似乎僵尸城的事情真的如他们所说一般。

偏偏男人还非要问他一句:“孙副将以为如何?”

他咬了咬牙:“一切但凭王爷吩咐!”

苏紫染暗暗翻了个白眼,这男人还真是得寸进尺,恶趣味程度一点儿都没变,明明人家都已经默认了,他还非要去刺激人家一下才甘心……

“如此甚好。”君洛寒点了点头,嘴角弧光点点,笑意却不达眼底,沉声道:“吩咐下去,明日一早,三军绕过汜水关,进驻僵尸城!”

“是,末将遵命!”

关于行军一事终于商议完毕,众人正要退出营帐,就在帐帘被孙副将撩起的瞬间,男人的声音却骤然响起。

“小九,你留下。”

苏紫染和其余几人皆是微微一惊,不意他会如此,反观镇南将军,却是了悟般地转过身,径直离去。其他几人见状,便立刻跟了上去,留下唯一站在门口的那人僵直了身子。

“将军……镇南将军……等等属下……”

孙副将已经有些上了年纪,战场上的风采却是不减当年,就连此刻阔步追起人来也是毫不含糊,只那么片刻的时间,他就追上了那个远远离去的背影,还丝毫不带喘的。

镇南将军扶了扶额角,颇有几分无奈地转头看着他:“孙副将有什么事吗?”

“呃,属下是想……属下是觉得……那个……”

镇南将军不耐地打断:“孙副将往常可不是这种吞吞吐吐之人啊!”

“正是,正是……”孙副将尴尬地扯了扯嘴角,讪笑两声,与方才营帐内那个义正言辞、舍身取义的模样完全不同,竟是十足的一个老顽童,“这个,属下认为,睿王爷确实是有勇有谋,此番皇上任命他为三军主帅,着实没有看错人!”

“说重点!”镇南将军心里微微好笑,却仍是板着一张脸,狠狠剜了他一眼。

孙副将一咬牙,像是豁出去了一般,闭着眼道:“不知将军有没有听过军中那些传言?”

“哦,什么传言?”

“原来将军没有听过,也难怪将军毫不怀疑啊!”孙副将沉沉地叹了口气,略显浑浊的目光中掠过一丝明显的担忧,“虽说此事乃睿王爷的私事,与我等毫无关系,可若是任由底下人这么传下去,属下生怕破坏睿王爷名声的同时,还会影响军纪、动摇军心啊!”

镇南将军并非不知事情的严重性,只是他如今已经知道那个军师的真实身份,所以对睿王的行为半点不觉诧异,只是旁人却是……

他敛了敛眸,正色道:“孙副将说的可是那个关于男宠的传闻?”

孙副将一诧,不意他竟然已经知道,忙不迭点了点头:“正是!”

“难道孙副将也觉得这个军师没有真才实学吗?”

“那倒不是……”

“那就是了!”镇南将军沉了眉目,显然已经有些不悦,“王爷与军师行得正坐得端,自然不怕旁人非议,可若是连孙副将也听信谣传,未免让王爷寒心。”

孙副将心里一惊:“将军,属下不是那个意思!”

“不管是不是那个意思,这样的风言风语,本将不希望再在军中听到!”他冷哼一声,“妄议主帅,该当何罪,孙副将应该明白。明日你就去将那最先传播此谣言的人抓起来,军法处置!本将倒是要看看,还有没有人敢如此胡言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