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64章 盛情难却

第264章 盛情难却

镇南将军回去以后,思来想去都觉得提心吊胆,王爷分明就已经知道了小九的身份,那他方才对自己说的那句话,究竟是什意思?

什么叫想不到军师和容恒如此熟稔?

其实,对于那个女子和恒儿的关系,尤其是恒儿对那女子的感情,王爷都是看在眼里的吧?他之所以不点破,怕也是顾着那女子的想法。

“哎……”

真不知道恒儿什么时候才能明白,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就是注定的,不属于自己的人终究不会属于自己。

不行,他一定得再跟恒儿说说,免得恒儿越错越离谱,否则真到了哪天不可挽回的时候,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营帐内。

男人自从开口说了那声“小九,你留下”之后就不曾开过口,神色专注地垂着眼帘,却不知在想些什么,似乎方才让她留下的根本不是他一样。

苏紫染起初还只是觉得诧异,可是久而久之,她渐渐就有些不淡定了。

明明是他让她留下的,如今一言不发又是什么意思?

略略抬眸,见男人深邃的五官线条中敛着一丝几不可察的寒气,她心里一惊:“王爷……”

这又是哪儿有人得罪他了?

.小说

男人紧绷的下颚微微一松,深邃复杂的一眼朝她掠来,与方才笑颜以对的模样完全不同,究竟是哪里不一样了她也说不清楚,只是现在的他,似乎不太想搭理她。

心里顿时一个咯噔,不想搭理她干嘛还让她留下?

撇了撇嘴,苏紫染不禁觉得奇怪,怎么一个人的情绪变化可以这么快,明明在他们商议结束之后再也没有发生过任何事,她究竟是如何突然之间惹到了他?

“小九,你陪本王下盘棋,如何?”

“啊?”苏紫染眼角微微一抽,一时间不明所以,完全不在状况。

“下棋,会吗?”

男人竟然好脾气地把话又重复了一遍,一边说,一边取出一方玲珑棋盘来徐徐摆放,与方才深沉如海的模样又是大相庭径。

苏紫染看得云里雾里,这男人,人家翻书都没他翻脸的速度快啊!

烛火微漾,跳跃的火光落在精致的玲珑棋盘上,纵横交错的玄色线条折射着透亮的光芒,一颗颗碧玉般玲珑剔透的棋子璀璨闪耀。

眼波流转之间,苏紫染一声轻笑,伸手止住了男人摆子的动作:“王爷,下棋没有赌注怎么成?”

不意她会如此,男人微微一怔,转而却是勾了勾唇,深邃凤眸中的阴郁雾霾一扫而空,潋滟璀璨。

“小九想要什么?”

“这个嘛……”话锋微微一顿,她皱了皱眉,似乎是苦思冥想的模样,“小人还没想好,不如等小人什么时候想到了,再行告诉王爷?”

男人眯了眯眼,点头:“可以。”

没想到他会这么好说话,苏紫染顿时笑得眉眼弯弯,立刻又补充了道:“小人还有一个提议。”

男人挑了挑眉,眼梢轻抬,瞟了一眼被她抓在手里忘了放开的胳膊,眼波微微一转,又徐徐收回视线:“恩。”

“其实咱们平日里下的都是王爷那般的棋,未免有些无趣老套,不若今日咱们换个新玩法?”

其实苏紫染也觉得自己今日有些得寸进尺了,只是她这么做却是有私心的。

虽说她不知道这男人的棋下得如何,但是这种考验谋略心计的东西,对于这男人来说不正是信手拈来之事么,那她赢他的可能性未免也太小了,还不如以己之长、攻彼之短,或许还能险胜一招。

男人似乎是来了兴致,晶亮的凤眸中闪过一道璀璨的流光,笑道:“说来听听。”

苏紫染想了想怎么说才比较妥当,到最后简单一句话就囊括了精髓:“五子连成一线,横向纵向皆可。”

绕是男人学识过人,可对这种下棋方法也是闻所未闻,不由心生诧异,微微挑眉看向她:“这是小九自创的棋路?”

“当然不是!”苏紫染微微一抽,她哪儿有那本事啊?

“这叫五子棋,是我幼时的先生教的。”

将棋盘上那些用于示范的黑子一颗颗收进棋盅之内,她扬起脑袋,粲然一笑:“王爷可有兴趣一试?”

男人却忽地眯了凤眸,小九啊小九,难道你忘了,你只是一个穷乡僻壤出身的伙兵,哪儿来什么幼时的先生?

一句“你那些古怪的想法都是你那先生教得吗”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幸而最后一丝理智仍旧残存,他眉心微微一凝,敛了敛眸,垂下眼帘。

“小九都将棋局撤了才来问本王的意思,不觉太迟了吗?”

听出他话语中不加掩饰的揶揄,苏紫染顿时就乐了:“若是王爷不愿意,大不了小人再摆回去嘛!”

男人睇了她一眼,语气中含着一丝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宠溺:“盛情难却。”

苏紫染眸色一亮,“啪嗒”一声,率先落下一枚黑字。

男人紧随其后,烛火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一层淡淡的昏黄中,朦胧而俊雅,凤眸偏逆着光,虽看不清其中神色,嘴角那一抹微扬的弧度却分明昭示着他此刻的心情不错。

两人就这么一子一子的下着,谁也没有占到上风,不过一盏茶的功夫,棋盘上已是黑白遍布。

“王爷,小人从来都没有花这么长时间下一盘棋!”

“恩?”

“往日跟人下这棋的时候,从来都是片刻光景,小人就能把对手杀得片甲不留!”

男人点了点头,意味不明地挑眉道:“哦,是吗?”

若说前一刻苏紫染还不明白他这声“是吗”的意思,那么在他的示意下,目光落向棋盘的瞬间,她却满目愕然地瞪大了眼。

什么情况?

眉心紧紧一蹙,她微眯了双眸,一瞬不瞬地盯着面前的玲珑棋盘,一次又一次地数着上头黑白子的个数,最终却仍是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想她曾经纵横五子棋场十几年,今天竟然被一个初学者打败了?

这怎么可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