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65章 自愧不如

第265章 自愧不如

“不过是一次的输赢罢了,小九不必太放在心上。”见她仍是满脸纠结,男人的眼底不由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小九不是也说了吗,除此次之外,小九都是只消片刻光景就能把对方杀得片甲不留。”

他不说还好,他这一说,苏紫染就更无地自容了。

这五子棋是她传授给这男人的,可偏偏这男人第一次下就轻而易举地赢了她,他怎么可能相信方才她说的那番看似自吹自擂的话?

还说把别人杀得片甲不留呢,现在分明是她自己一败涂地,这男人心里还指不定怎么嘲笑着她呢!

心中尴尬,面色窘迫,此刻的她,只恨不得能立刻挖个地洞钻进去。

“王爷……”

她满脸气苦地撇了撇嘴,正要开口,却被男人含着笑意的声音打断:“本王知道,这只是小九与本王开的一个玩笑,不若我们再下一盘?”

苏紫染微微一怔。

我们?

什么时候,他一个高高在上的王爷竟和一个伙兵出生的军师成了“我们”?

就连曾经的她也不曾拥有的殊荣啊,她从来都是多余的那个,他和花倾城之间才能够称之为“们”,而如今,换了一重身份待在他身边,竟是能得他如此青睐。

何其讽刺……

她敛了敛眸,偷偷看了他一眼,生怕他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却见他神色专注地摆放着棋盘上的黑白子,未曾抬眸,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她这突然变化的神色,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五味杂陈的心中又不由泛起一丝涩意。

“啪嗒”一声,最后一颗棋子摆放完毕,依旧没有得到她的回答,男人眸光微微一凝,询问的视线徐徐落在她脸上。

见状,苏紫染尴尬地扯开一丝笑容:“王爷开口,小人又岂敢拒绝。”

男人眸色一黯:“小九,你如今已经是本王的军师,日后不用再以小人自称。”

不意他的思维跨度会这么大,苏紫染诧异的同时,方才那点伤春悲秋的东西也全抛之脑后了,意识脱线之下,一句不经大脑的话便脱口而出:“那小人要如何自称?”

既不是“属下”,也不能是“小人”,那她该如何自称,总不能直接说“我”吧?

“随你高兴。”

闻言,苏紫染先是一诧,旋即就怒了,这叫什么答案啊,说了等于没说,还随她高兴?

咬了咬牙,道:“那小人还是继续以小人自称吧,毕竟这么长时间已经习惯了,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王爷不必放在心上。”

男人点了点头,不再言语,却是默许了她的话。执了黑子正要落下,却又突然被她“呀”的一声惊呼打断。

他眉心一蹙:“怎么了?”

苏紫染嘴角微微一抽,也不知道自己发的什么神经,怎么突然之间那么大反应,搞得好像真有多大事儿一样,其实她只是想说,把黑子让给她吧……

可是被这男人黝黑的眸子盯着瞧,她不自察地咽了口口水,哪里还开得了那个口?

视线缓缓从男人脸上移到他手中的黑子上,顿了片刻,又重新移回到他脸上,眸光幽幽地看着他。

末了,轻轻摇了摇头:“没事了,王爷继续吧。”

男人挑了挑眉,骨节分明的右手伸出,将那黑子的棋盅托于掌心,黝黑的眼底闪过一道促狭的微光,菲薄的唇瓣微微一勾,刹那间芳华尽显,动人心魄。

正看得怔忪间,男人薄唇微启:“想要?”

苏紫染一脸郁猝地看着他,究竟是她的心思就全写在了脸上,还是这男人会读心术?为什么她在想什么,他总是看一眼就能知道呢?

而且他现在这个动作……莫名就让她想到了主人逗宠物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根骨头,一边笑一边看着自己的宠物,还万分欠扁地问一句“想要?”

思及此,她突然咬了咬牙,一脸愤愤地别过头去:“不想!”

瞧瞧,这才叫有志气!

男人“哦”了一声,放下棋盅:“本王还以为小九喜欢,正打算让给你来着。”

就在她几欲反悔说自己确实很喜欢的时候,他话锋一转,一脸正经道:“不过既然小九不想要,本王也就不勉强了。”

“……”

执黑可先下,这便是苏紫染喜欢黑子的原因,拿到整盘棋的主导权,从而拿到最终的胜利,这便是她的一贯棋路。

此刻,她正托着下巴看着眼前的棋盘,星眸璀璨晶亮,长如蝶翅的羽睫扑扇扑扇的,在那正对着她的烛火映射下,于眼窝处投下一层淡淡的阴影。

殊不知她如今这不经意的小动作露出了多大破绽,若非男人早就猜到她的身份,这必定是要让男人怀疑的因素之一。

男人落子之前,狭长的凤眸清幽幽扫了她一眼,不知是想到什么,眼底的笑意又深了几分,似乎很是愉悦的模样。

手起棋落。

一子定乾坤!

苏紫染执起白子,男人便从容不迫地看着她凝神思考的样子,直到她那一子落下的时候,他才微诧着动了动眼皮。

都说由棋路观人心,他一直都知道这个女人很要强,却不知她竟是像个男子一样大气。

他缓缓地抬手,修长的食指和中指伸入棋盅之内执起一白子,不紧不慢地落下,动作优雅从容,恍若惊世翩鸿。

苏紫染不禁暗骂,估计这男人跟别人下棋就没输过,单单是看他这般动作,就能把对方不论男女迷得神魂颠倒了……

当然,她除外!

她撇了撇嘴,“啪嗒”一声,落在一子。

男人微微挑眉:“古语曰:急于求胜者,多败。”

苏紫染头顶顿时划下三根黑线,看了一眼棋局,暗悔自己方才确实是被这男人扰了心神,还说什么她除外,分明就没能从他的妖术中幸免于难嘛!

可是他非要这么得了便宜还卖乖吗?

从暗夜遍布,一直到烛泪点点、天色渐亮,两人始终是难分高下,这盘棋也就一直没有停下。

君洛寒不得不承认,他碰到对手了。

若不是他严防死守,以对方的进退有致来说,这盘棋恐怕他要输了。

现在的他们,每下一步都格外严谨,生怕一朝错,满盘皆输。

其实人生中能够碰上一个棋友也实属不易,一方面难有人与他棋艺相当,若是与棋艺稍逊者,就会失了下棋的乐趣;另一方面,即便真的有和他旗鼓相当之人,他也无法毫无警惕地与对方下一盘,毕竟,棋路可观人心。

所以这一生能够碰上一个她,真的是带给了他太多的惊喜,以至于他那颗空寂的心逐渐被填满,甚至觉得,与她比起来,似乎什么都不重要了。

空气中泛着微凉的水汽,即便是营帐中,二人落在地上的衣摆也都已经湿了。

明明已经到了秋日,苏紫染的额上却沁出一层薄薄的汗珠。

其实她的棋艺并不差,两世为人,她都精于此道,只是因为不了解这个男人的底细,或者说是有些怕他的深沉,所以一开始才会选择五子棋。

没想到不论是哪个,她好像都会输的样子……

咬了咬唇,她不由暗自腹诽,真是没天理,这样天生就没弱点的人,到底活在世上干嘛的?难道就是为了气气别人,好让人对于重新投胎这件事抱有幻想?

怔忪间,男人突然执起一子,却是落在苏紫染死都想不到的一个位置,从一开始,两人就是旗鼓相当,甚至男人比她略胜一筹,可他现在下在这里,却是为何?

难道是因为想完成她的心愿,所以故意认输?

嘴角微微一抽,她差点没忍住给自己来一拳,这都什么跟什么,这男人要是会为了完成她这小小军师的愿望就故意让着她,那这男人要么就是疯了、要么就是断袖了……

“王爷这是让着我吗?”她微微挑眉。

“小九就这么肯定本王会输?”男人凤眸一眯,低沉的嗓音中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苏紫染恍若被他蛊惑了一般抬起头来,突然精神一凛,她又垂下脑袋轻松落子。

恍然一笑,白子一声脆响,落在被黑子的包围圈中,她刚想欢呼雀跃自己终于胜了这盘,却在看到棋盘情势的时候满目愕然。

那一步,置之死地,柳暗花明!

她张了半响的嘴却说不出一句话,脸色变了几变,终是神色复杂地叹道:“王爷棋艺高超,小九自愧不如!”

男人浅笑:“无碍,下棋本来就是愉悦身心之事,不必太注重结果。”

苏紫染很想说,您老人家赢了,您当然这么说啦……

可是面上却又不得不装出一副“王爷言之有理”的模样,点了点头,正要开口,却闻男人磁性的嗓音再度在耳边响起:“难得棋逢对手,虽说小九最后还是输了,可若是小九真有什么愿望,本王还是愿意尽力满足。”

“真的?”苏紫染眸色登时一亮,像是一只突然看到了猎物的小狐狸。

男人凤眸流转,晦暗不明中闪过一丝苦笑与自嘲,旋即便垂了眼帘,低声道:“自然是真的。”

只是曾经与你说过,除了放你离开,其他要求都可以满足你,你却丝毫不屑,却宁愿以如此方式求得我一个承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