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67章 小九这是在安慰本王?

第267章 小九这是在安慰本王?

其实对于军中那些风言风语,她并非全然不知。

只是知道归知道,因为大多数的时间都和那男人待在一起,所以很少正面碰上点什么,也因此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可方才那个士兵的神色却给了她当头棒喝,原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暧昧到连底下人都怀疑了。

虽然她会开玩笑说那男人是断袖,可他究竟是不是断袖,别人不清楚,难道她还不清楚吗?

那么他对她的这些举动,到底是为何?

难道真的只是因为惜才,所以才会把她留在身边,所以才会对她如此和颜悦色,以至于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他都不会真的生气吗?

走进营帐,慢慢走到那张床边,掀了被褥,蜷着身子躺了下去。

虽然天都快亮了,可不知为何,她却还是想着,能睡一会儿算一会儿。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她,貌似雷厉风行、行事果断,可实际上,却凡是遇上让她觉得不高兴的事,则是能躲则躲,半点不愿意去想,以为蜷缩在自己的壳里边儿,这个世界就是安静的、安全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耳边时而响起淅淅沥沥的雨声,夹杂着响雷滚滚,让她即便是睡也睡得不安稳。

“军师……军师……”

**的人皱了皱眉,慢慢从梦中醒来,睁开眼的瞬间,整个人显然还不在状态,愣愣地朝营帐口的方向看了两眼,恍然惊觉天色已经大亮,猛地就从**弹了起来。

这下完了。

说好今日一早大军进驻僵尸城的,她却在这儿睡了过去。

急急忙忙地梳洗了一下,冲出营帐的瞬间,看到那个奉命来叫自己起床的士兵,顿时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也没顾得上说什么,尴尬地笑了笑就朝主帐的方向跑了过去。

外头的雨已经停了,地上却仍是泥泞一片,空气中湿度不减,夹杂着一股刚刚下过雨之后奇异的花香草香,煞是好闻。

远处,熟悉的人影站在一大片士兵的最前方,银色的铠甲闪着寒幽幽的冷光,三军集结,气势恢宏,却丝毫无法掩盖男人身上那种出尘斐然的气度,仍然是一眼就可以勾魂摄魄。

似乎是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男人眼梢轻抬,往她这个方向看了一眼,眸光微凝了片刻,又重新收回了视线,随手唤来身旁的镇南将军,不知与他吩咐了些什么,说完,他就侧身走到了一旁。

苏紫染想了想,跑到军队附近的时候,微微放慢了步速,深吸了几口气,努力装出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那个男人知道也就罢了,她可不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是睡过头了。

男人几不可察地挑了挑眉,信步朝她走来。

“军师可是在帐中安排行军路线?”

“啊?”她愣了愣,须臾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在为她解围,眼角微微抽搐两下,却怎么也说不出个“是”来。

头顶上方传来一声几不可闻的轻笑,男人似乎是被她的表现愉悦到了,可又碍于众人面前,也不好说点什么或是做点什么,就这么眸色深邃地睇了她一眼。

一旁的镇南将军又与三军将士吩咐了几句,像是要注意沿途的安全之类的,还有一些别的什么,苏紫染也没有听进去。

最后,由男人亲自宣布:“拔营,出发!”

她跟在男人身旁,骑着马,走得却并不是很快,虽说军中骑兵不少,可是也有很多步兵,因而行军速度不能太赶,否则就容易落下了那些士兵。

路过一条分岔路口的时候,男人转头看向了与他们行军方向相反的那一边,眉心几不可见地一凝。

苏紫染正好看到他这般模样,先是微微一诧,不过转瞬就了悟了他之所以如此的原因。

若是所料不差,那个方向便是汜水关吧?

不知为何,虽然天不遂人愿,汜水关大水堵了他们的行军道路,可她还是觉得,只要有这个男人在,无论如何,天阙与漠渊的这一仗,他们都一定会赢。

只是,若非这场突如其来的雨水,他们不知省却多少工夫,也难怪这男人会是这般表情,易地而处,明明本来用三成功夫就能完成的事,偏偏要用上他七成功夫,任是换了谁也不会觉得高兴吧?

轻声一叹,她看到男人早已收回了视线,正神色如常地目视着前方,心里微微一疼。

“王爷,其实从哪条路走不都是一样,反正僵尸城一说原本就是那些不明就里、危言耸听之人胡乱传出来的,刚好还给了我们的士兵一个驻扎休息的地方不是吗?”

男人不意她会突然开口,说的内容还是这个,神色微愣地看了她一眼。

下一秒,那双漆黑如墨的深瞳中蓦地划过一丝湛然光彩,他笑问:“小九这是在安慰本王?”

苏紫染眼角微微一抽,虽然他说得是事实,可他能不能不要这么一本正经地说出来?

对于这种人,她就不该同情心泛滥!

撇了撇嘴,她幽幽地看了他一眼,更准确地说,是白了他一眼,只是白得不太明显,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而已。

“王爷想太多了,小人只是……随口一说。”

“哦?”男人挑了挑眉,明显一幅不太相信的样子,唇角一勾,乐道:“怎么小九随口一说就能说到本王心坎儿里去,看来小九与本王果然是心有灵犀!”

如果不是在这么多人面前,苏紫染一定会给他一拳。

这男人非得要这么语不惊人死不休吗?

这里又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加上他这句话说得并不小声,镇南将军和凌飒都听到了好不好!

转头偷偷看了一眼身旁那两人,却见他们一个神色庄严地眺望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个则是怔怔地看着自己的马匹出神,像是完全没有听到男人的话一样。

苏紫染扶了扶额角,只觉太阳穴突突地跳动了两下,他们这幅模样,根本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咬了咬牙,她恨恨道:“王爷,小人相信,这颗担忧三军将士的心,人人都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