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68章 军师就搬到本王的院子里

第268章 军师就搬到本王的院子里

几万大军步伐整齐,浩浩汤汤、气势恢宏,走了整整一天,终于到达传说中的僵尸城外。

县令早早地就接到了公文,心里当即是又惊又惧又喜。

惊的是这座万年无人敢踏足的城池竟还能一下子迎来这么多人,其中还不乏王爷身份的万金之躯;惧的是如此大人物来他这小地方若是出了点什么意外,那可是诛九组的大罪;喜的是这一整支军队同时前来,或许就能将那该死的僵尸城诅咒驱逐出去,而这座城池也能恢复往日的繁华呢?

心里打着这些小九九,县令心里还是欣喜居多,毕竟这么多将士都在这儿,没准儿就能斗得过那些所谓的僵尸呢?

思索间,哒哒的马蹄声已行至耳畔,他神色一敛,立刻率着城中为数不多的百姓跪下参拜:“下官僵尸城县令沐砚,恭迎睿王爷大驾光临!”

“参见睿王爷……”

呼声震天。

ww. ;男人翻身下马,迅捷的动作如行云流水,飒爽英姿让那些没有见过世面的百姓看直了眼。

他却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抬了抬手,虚扶一把:“如今行军在外,沐大人不必如此多礼,还是让将士们快些进城吧。”

沐县令原本就已经因为他亲自下马的动作而感受宠若惊,闻言,立即唯唯诺诺地躬身称是:“王爷说的是,是属下怠慢了。”

男人点了点头,转身再度上马,马蹄声“哒哒”响起,一行声势浩大的队伍进入城中。

到了分配房间的时候,也不知那男人是怎么想的,原本沐县令将县衙最好的那间院子让给了他,而身为军师的她则是和镇南将军父子一间院子,可不知怎的,他竟在众目睽睽之下否定了县令的决议。

“沐县令……”他沉声一喝,那县令只当他是不满意自己给他安排的院子,可这已经是城中最好的居所了,再好的……自己也没有办法了呀!正愁眉苦脸地不知该如何作答的时候,男人却冷声反问:“这城子本来就不大,若是本王一个人住一间院子,你让本王的士兵睡哪儿去?”

众人皆是一惊。

除了苏紫染心里闪过一丝不太好的预感,其余众人无不对这位王爷体恤下属的行为佩服得五体投地。

沐县令心内惴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又是纠结又是诚恳道:“王爷恕罪,是下官考虑不周,下官立刻就重新分配住宿名单。”

果然,要不怎么说女人的第六感最准呢,下一秒,男人就徐徐掠了她一眼,黝黑晶亮的凤眸中敛着一抹意味不明的促狭,明明是绝色容颜,丰神如玉,却看得苏紫染莫名心惊肉跳。

他朝沐县令摆了摆手:“不必如此麻烦,若是再有分不到房间的士兵,让他们来本王这里住就是。另外,为了商议军情方便,军师就搬到本王的院子里来,至于镇南将军院子里空出来的房间,也可以分给底下士兵。”

话虽是对着沐县令说的,可那双狭长的凤眸却分明是凝在苏紫染的脸上,将笑不笑。

不明就里的那些人唯唯诺诺,只当睿王爷劳心劳力,便是休息的时候也不忘商议军情,为数不多的知道内情的那几个,却是不悟尴尬的别开了视线,生怕自己忍不住笑出来。

容恒是知道苏紫染的身份的,可他并不知道那个男人也知道了,心下又惊又疑,可这份惊疑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很快,他就被面前不动声色挡住他视线的那人狠狠瞪了一眼。

那一眼里包含了太多东西,看得他心惊胆战。

可是他知道,这已经是父亲忍耐的极限了。

军营里初遇她的那个夜晚,他就是被父亲找去谈这件事了,所以才会在没有认出她的那瞬间发了那么大的火。

父亲说,让他趁早认清自己的感情,也趁早收回自己的感情,因为哪怕那个人从睿王正妃成了侧妃,她也还是睿王的女人,永远都不可能属于他。

那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和父亲吵架,以往虽也有时不时的顶撞,可是他从来都不会真的和父亲真正吵起来,因为他知道,无论父亲说什么、做什么,抑或是打他、骂他,也都是为了他好。

可是那一夜,他对父亲说,既然那个男人不能好好对她,既然她过得一点也不幸福,他为什么不能去争取自己的幸福?

或许是他这句话吓到了父亲,过了好久,父亲才沉沉地叹了口气,却仍是坚决不容许他抱有这种想法,再多的话也抵不过父亲最后那一句“难道你真的能带给她幸福吗”给他带来的打击。

其实他知道的。

他一直都知道,若非心里有那个男人,她又怎会不幸福?

像她那样没心没肺的女人,像她那样聪慧过人的女人,若非动了情、乱了心、损了智,又怎会让自己处于一种巨大的不幸中、却又迟迟倔强地不肯后退?

“父亲,我知道了。”他苦涩地扬了扬唇,几不可闻地说了这么一句。

镇南将军原本的确是怀着巨大的怒气与恨铁不成钢,可是却瞬间被他这句莫名其妙的话打乱了阵脚,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面前的人影已经行至几步之外。

他久久地愣在原地。

这个小小的变故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或许只有君洛寒轻抬眼梢,往这边瞥了一眼,可是反观旁人,却是把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个军师身上,而他也在那一眼之后徐徐收回了视线,眸色深深地看着面前那个小小的人影。

“小九,你觉得本王这主意如何?”

苏紫染原本就险些气得七窍生烟,闻言,更是一口气憋在了胸腔里,不上不下得差点没把她噎死。

瞧瞧,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啊,若是她不了解这男人,还真要以为他有多体恤下属了呢!

军中已经传得够沸沸扬扬了,他是嫌知道他们俩之间的“王爷与男宠”关系的人还不够多不成?

“王爷……”她咧着嘴,面部抽搐,狠狠咬牙,“小人以为……”

话未说完,却骤然被男人出声打断,只见他板着一张脸、面无表情道:“是本王多此一问了,毕竟本王的命令,小九又怎会不从?”

那一本正经的模样,看得苏紫染差点没仰天大笑三声。

好你个君洛寒,欺负她现在有口难言是吧?

很好!

她抽搐着嘴角,从牙缝里挤出一句:“王爷说的是,小人自然不能违背王爷的命令!”

男人甚为满意地“恩”了一声,摆了摆手,转过身子,低醇的声音中含着一丝几不可察的笑意:“那就先这样,大伙儿也都累了一天了,都回去歇着吧。等晚饭过后,小九和各位将军来此找本王商议有关明日行军之事。”

“末将告退!”

“下官告退!”

“小人告退!”

一时间,众人齐刷刷地离去,就连君洛寒也已经进了屋子阖上了房门,院子里只剩下苏紫染一人。

她抬头看了一眼风雨欲来的天色,忽然开始质疑自己此行的正确性。

那整片整片的晦暗,就像是她自以为的地平线下的曙光,殊不知那从来只是虚假的希望罢了。

或许,她真的不该来。

只要离那个男人太近,哪怕她以为自己早已筑起了高高的心墙,可到头来,所有的喜怒哀乐还是会被那个男人牵着走,根本容不得她自己做主。

几不可闻地一声轻叹,她攥了攥手心,幽幽拾步,慢慢往自己那个房间的方向走去。

自欺欺人也该有个度,到了此刻,也该清醒了。

虽然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差错,可那个男人若是不知道她的身份,又怎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出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像他那般冷情的男人,对着一个相识不过几日的伙兵,绝无可能!

是了,这两日也不过是她自己创造出来的幻想,其实那么多的事都足以说明他已经察觉了她的身份,可她偏偏不愿去想,因为她以为,只要她不想,只要她一直这么自欺欺人下去,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会真的如此和谐,而他们的相处模式也会像如今这般平和、温馨。

可是,可能吗?

发生过的事情,会因为她这样掩耳盗铃的行为,就好像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吗?

答案很显然,是她痴了。

抬眸一扫,房间里的摆设一件件映入眼帘,珠翠玉帘,楠木妆台,青花瓷器,虽都不是什么精美之物,可还是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个女子的房间。

不知怎的,明明已经下定决心不去想他,可是看到一张根本没有半点相似的妆台,她竟然忆起了他们大婚第二日,他亲手为她梳起发髻时的模样。

徐徐抬手,颤抖着抚上自己的脖颈与脸颊的连接处,她眉心微微一凝,眸中似有寥落的微光闪过。

或许这才是离开他最好的办法。

只要将人皮面具揭下,再也没有人会知道她是谁,世上也再没有睿王妃这个人。

这样一来,他非但没有办法再强迫于她,恐怕连知道她究竟是谁也不可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