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69章 这你可冤枉本王了

第269章 这你可冤枉本王了

用过晚膳,正要前去君洛寒的屋里,可不知为何竟又慢了一步,对方已经派人来请。

眼角微微一抽,她甚至在想,那男人是不是故意的,早晨也就算了,的确是她自己睡过了,可是现在,难道大伙儿用晚膳的时间都是不一样的么,她吃得明明也不算慢啊,为什么那几位将军就都已经到了呢?

撇了撇嘴,她只好加快步伐朝男人屋里走去。

行至门口,恰好听到男人在安排今晚的布防:“吩咐下去,让士兵加强巡逻,为免出现任何意外,每隔半个时辰就换一次哨,每次巡逻都派十人同行。”

“是,末将领命!”

在她抬手的前一刻,房门就从里面被人打开了,迎面走出来的正是方才答话的孙副将。

看到她的瞬间,对方先是愣了愣,旋即点了点头:“军师好。”

苏紫染扯了扯嘴角,还没来得及开口,那个雷厉风行的老家伙儿已经跑的没了人影,顿时把她看得目瞪口呆。

“小九,你来了。”

屋里的其余几位副将都与她点头致意,就连镇南将军也对她笑了笑,万般友好的模样。

她几不可见地挑了挑眉,恍然的眼底闪过一抹诧色,她怎么记得今日之/一/本/读/ ybd前,除了镇南将军以外,其他人都对她甚为不屑的来着?难道是觉得她这男宠与他们王爷感情甚笃,所以不能随便得罪了去?

眼波流转之间,她阔步走到男人面前,弯身虚福一礼:“王爷。”

桌上是一张连通着汜水关、僵尸城、还有漠渊边防的底图,看那羊皮纸上的成色和上头崭新的墨迹,应该是刚刚完工不久的样子。

苏紫染不由想到那日在男人帐外听到的谈话,难道这就是他独自一人前去打探的结果?

熟料,诧异抬眸看他的瞬间,男人像是早料到她的动作一般,竟也徐徐朝她掠了一眼。

心里一吓,她愕然睁大了双眼,竟连别开了视线也忘了。

搞什么!

这厮该不是以为她暗恋他呢吧?

男人眸光微微一敛,菲薄的唇瓣几不可察地扬了扬,眉梢眼角浸透着一股淡淡的柔和,竟是与他平素的模样全然不一,看得其余众人皆是一脸茫然。

就在苏紫染感觉自己的脸火烧火燎之时,镇南将军突然开口:“王爷,若是不出意外,我等后日就可率军前去漠渊叫阵。”

她绷了绷脸,微微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生怕众人看出点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慌忙垂下头看着面前的军事地图。

君洛寒闻言,眉心一蹙,道:“话虽如此,然僵尸城一事,虽然本王确信是人为作祟,可在彻底调查清楚之前,那些人恐怕还会出来捣乱。”

另外一名副将沉目道:“王爷所言极是,不知王爷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

“这件事,容本王想想。”他垂下眼帘,深邃的眼瞳中划过一丝幽冷的寒芒,“你们先回去安排明日与后日的行军之事。”

“是,末将告退!”

苏紫染又是一脸纠结与诧异,怎么她才来这么一会儿,还没听出个什么所以然呢,他们就这么散了?

在她不在的时候,这些人到底都讨论出了什么啊!

似乎是看出了她心中所想,男人信步踱到她面前,唇角一勾:“小九,你可知道他们为何都来得比你快?”

苏紫染表示,虽然她很想跟这男人划清界限,可是既然他都打算主动告诉她了,那她当然是不听白不听啊!

“还请王爷赐教。”她眨了眨眼,一脸诚恳。

男人嘴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那是因为,他们都是在晚膳送到房里的那一刻,就来了本王这儿。”

苏紫染瞪大了双眼,满脸诧异不解:“为什么?”

不是说好了吃过饭才来的么,那些人就算是赶着投胎也不用这么急吧?

突然像是想到什么,她眉心一拧,一脸郁猝地看着男人:“该不是王爷吩咐的吧?”

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把事儿都给商量完了!

不过这男人应该还没那么无聊吧?

“这你可冤枉本王了。”男人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突然敛了敛眸色,一本正经道:“其实本王也并非有意瞒着你,只是一时间忘了通知你。”

苏紫染瞪眼:“什么意思?”

“本王让他们吃过饭再来,可是每个人吃饭的时间都不一样,你说,他们得用什么速度来吃比较合适呢?”

她眯了眯眼:“所以?”

“所以为了不让本王等着,他们只能在看到送饭的人前去的时候就到本王这里来。”

深深地吸了口气,她弯唇一下,自认这是她有生以来笑得最为璀璨的一次:“所以王爷事先知道,偏偏就是不告诉小人?”

男人睇了她一眼,晶亮的分眸中竟闪过一丝无辜:“本王也是看他们来了才想起来的。”

鬼才信你!

苏紫染几欲抓狂,这男人分明就是故意的,绝对就是故意的!

她就不该隐瞒身份,明明都已经心知肚明、心照不宣了,却非要装着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她还不如直接说出来,看这男人还敢不敢这么对她!

正要开口,门口却又响起一阵轻缓的敲门声。

苏紫染长长地吁了口气,努力把那股憋闷儿的劲头压了回去,抬眸,却蓦地撞入男人漆黑如墨的深瞳之中。

半响,男人徐徐撤回视线,往门口的方向扫了一眼,沉声道:“谁?”

那厢响起一道清如黄鹂的嗓音:“王爷,民女是西街的豆腐西施,杨茹。”

苏紫染暗暗翻了个白眼。

这男人果然是走哪儿都改不了招蜂引蝶的本事。

“王爷,那小人就先告退了。”她撇了撇嘴,面无表情道。

男人凤眸微微一眯,脸上的表情已是不悦:“什么事?”

门口那人似乎滞了滞,而后才道:“回王爷,民女是代僵尸城的父老乡亲前来感谢王爷的,若非王爷此番进驻,这城子,恐怕真的要成为一座死城了。”

那声音,委屈中含着一丝幽怨,嗔怒中敛着几许娇柔,听得苏紫染这个女儿之身也只觉心中化开了无限柔情。

半响不见男人开口,她弯了弯唇,讥讽一笑:“王爷,人家豆腐西施还等着呢,您还不快开门让人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