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70章 那就要问王爷自己了!

第270章 那就要问王爷自己了!

男人眼梢轻抬,暗邃的凤眸中划过一丝晦暗不明的冷幽,就这么似笑非笑地睨着她,半响,才沉着嗓子道:“小九,本王觉得,你对这豆腐西施的兴趣似乎不小。”

话落,他徐徐偏开视线,凤眸逆光,那一片玄色如同一团怎么也抹不开的墨迹,让人看不清其中敛藏的深邃。

苏紫染愣了片刻,似乎是被他的话噎住,可是下一秒她的脸色就臭了:“王爷说什么胡话呢!”

什么时候成了她对那豆腐西施有兴趣了?

还好意思说她颠倒黑白,她看这男人才是真的强词夺理、把黑的说成白的,明明心里不知道乐成什么样儿呢,还非要把罪名推到她头上来!

男人轻幽幽笑了一声,意味不明地反问:“哦,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

苏紫染气道:“人家都说了是来找王爷您的,跟小人又有什么关系?”

谁知男人竟是一脸不以为然,眉梢一挑,淡淡道:“若非如此,你为何这般急着要本王去替她开门?”

“那人家都找上门来了,难道王爷还闭门不见不成?”

男人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轻的哼笑,拾步徐徐朝她走来,银色铠甲早已换成了平日里月白色的宽袍,随着男人优雅的步伐动作,纹着鎏金线条的墨莲也幽幽荡开,涟漪阵阵。

最终,他在离她一步之遥的地方站定,狭长的凤眸微微一眯,像是含着一丝轻微的笑意,又似乎闪过几抹淡淡的嘲讽。

“是她要来的,又不是本王让她来的,难道这也怪本王?”

苏紫染怔了怔。

还没等她从他的话里反应过来,面前月白色人影一晃,只听“吱呀”一声轻响,竟是男人已经替那豆腐西施开了房门。

眉心微微一蹙,原本还在想他那句话的深意,可是这下子却是无论如何也认定了这该死的男人方才就是端着,明明很想见人家,还偏偏要摆着架子假装自己有多高尚。

她也真是疯了才会又被他那一脸纯真无辜的样子给骗了!

眼梢一掠,正好瞧见那厢千呼万唤终于被男人放进来的豆腐西施,确实不愧城中百姓封给她的这称号,虽说生在这小地方,比不得京中那位睿王妃貌若天仙,却也算得上小家碧玉、容貌秀美。

然,她在观察对方的同时,对方却压根儿没有注意到她这边,看到男人的瞬间,一双水眸便直勾勾地盯着他,万千情愫荡漾其中,熠熠硕硕,似乎再也收不回来的样子。

半响,她才似意识到自己的无礼,脸色一红,微微别开了视线,而后虚福一礼,柔声道:“民女杨茹,参见王爷。”

男人眸光几不可见地一凝,抬了抬手,嗓音淡淡:“杨姑娘不必多礼。”

便是这样最为寻常的动作看在杨茹眼中也是优雅出尘,自打白日里远远地看到他第一眼起,她就控制不住自己那颗“砰砰”狂跳的心,如今正是趁着大伙对这男人的感激特地寻了个机会前来,虽说城中不少男子对她青眼有加,可她却从未动心半分,唯有今日,她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一见钟情。

何况,只要把握住了今夜,她就再也不用待在这个鬼地方,自此富贵荣华、锦衣玉食皆是不在话下!

如是想着,她红唇一启,正欲开口,却在男人侧身往里走的时候瞥见了屋里另外一人。

神色一诧,暗暗心惊,旋即,她便垂了眼帘,有些不知所措地咬了咬唇。

幸亏发现得早,否则若是叫人知道她如此主动地来倒贴这男人,便是对方的身份是王爷,传了出去也不好听。

缓缓吁了口气,她弯了弯唇,复又抬眸看向苏紫染,晶亮的眸中尽是纯真:“敢问这位大人是……”

不知对方身份,便以“大人”称之,进退得宜,温婉可人。

苏紫染眸色淡淡地看着她,不禁暗想,若她是个男人,或许真的会被这样一个女子收服。

可偏偏她也是个女人,说她嫉妒也好、说她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也罢,反正对于这个女子,她就是喜欢不起来。

淡淡地睇了对方一眼,她甚至连答话也懒得,神色倨傲地收回了视线,抿唇不语。

男人眸光微微一敛,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眼,薄唇轻启,话却是对着杨茹说的:“这是本王的军师,小九。”

杨茹原本得不到回答,脸上神色正是尴尬,闻言,一颗心便是如同小鹿乱撞,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虽说是无意之举,可身为一个王爷能这般替她解围,该是对她有些好感的吧?

苏紫染嗤了一声,这还没怎么样呢,就已经急着为对方解围了?

不知怎的,突然觉得这间屋子闷得难受,在房门被男人关上的前一刹那,她阔步上前,看那架势,几乎是要夺门而出。

他们爱干嘛干嘛,至于她,眼不见为净!

熟料,右腿刚刚迈出房门的瞬间,臂上一紧,竟是蓦地被一股大力拉回,头顶上方盘旋的还有男人紧锁的视线中那一抹幽光。

“小九,本王还没发话呢,你这就急着走了?”

苏紫染用力挣了挣,没挣开,她勾了勾唇,气急反笑:“小人这不是给王爷腾地方呢吗?”

一句话又把那豆腐西施说得面红耳赤。

男人眉心微微一蹙,又把她那句话重复了一遍:“给本王腾地方?”

苏紫染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完全忽略了男人话语中一闪而逝的冷意,猛地抬头,撞上那双绞着万千复杂情绪的漆黑凤眸,她眸光微微一凝,须臾,不动声色地别开了视线,倔强地狠狠点头:“是,给王爷腾地方!”

“呵……”一声不辨喜怒的冷笑,男人棱角分明的五官逐渐绷紧,“腾地方做什么?”

“那就要问王爷自己了!”

“本王可什么都没说,从头到尾,是小九要本王替杨姑娘开门,是小九口口声声要给本王腾地方,如今本王怎么又反过来问本王?”

不意他会如此咄咄逼人,苏紫染满心气苦地瞪了他一眼,却硬是半句话也说不出来,甚至,僵持到后来,连瞪人的气势也不足了。

那豆腐西施起初还满脸娇羞,可渐渐地,她突然意识到如今这两人之间的氛围似乎有几分古怪,不似一个王爷和一个属下之间的正常交涉,反而有种微妙的剑拔弩张之态。正怔忪间,却恰好听到男人那句“是小九要本王替杨姑娘开的门”,脸色便是倏地一白。

她敛了敛眸,撇开心中那窒闷的感受,慢慢朝门口的二人走去:“王爷,民女……”

话未说完,却被男人沉冷的嗓音蓦地打断:“姑娘的谢意本王已经收到,若是无事的话,姑娘先回去吧,本王还有事要与军师商议。”

杨茹的脸色更白了几分,水眸微闪,柔婉的小脸上闪过几抹玉碎的凄凉。

“王爷……”她垂着眼帘,低低地唤。

若是错过了今夜,怕是再也没有机会能接近这个男人了,便是有,她也没脸再来第二次。

这般想着,她用力攥紧手心,咬了咬唇道:“如今天色已晚,王爷身子要紧,不如还是……早些休息吧。”

闻言,男人狭长的凤眸微微一眯,深邃的眸光一瞬不瞬地胶在苏紫染脸上,似乎是要把她整个人看尽、看透一般。

半响,望着她微颤的眼睫,他才徐徐点头,“恩”了一声:“杨姑娘言之有理。”

杨茹面色一喜,猛地抬眸看他,只当他是明白了自己的暗示,一双水眸刹那间黝黑晶润,如玉光彩中闪着熠熠繁华:“那王爷……”

苏紫染眉心微微一蹙,被男人紧扣在掌中的手臂又用力挣了挣,谁知却遭来男人一记狠狠的瞪视,菲薄的唇瓣紧紧抿成一条冰冷的直线,漆黑的墨瞳中更是冷色昭然。

“既然如此,杨姑娘是不是更该回去了?”

低醇、磁性,明明是这世上最为惑人的嗓音,说出的话却又如此决绝,冷漠得不容置喙。

不意他话锋会转得如此之快,两人俱是愣住。

苏紫染惊疑不定地看了他一眼,一时间竟连挣扎也忘了,就这么任由他的五指紧紧扣在她臂上。

反观那豆腐西施,竟是陡然间脸色煞白,连嘴唇上的血色也消失得一干二净。

像是犹不满足似的,男人紧扣在苏紫染臂上的大掌蓦地松开,下一秒,却在那两人满脸惊愕的眼神中,长臂一捞,狠狠将她带入怀中。

没错,就是狠狠,甚至带着一丝咬牙切齿的意味,苏紫染觉得自己的肩胛骨都要被他折断,鼻梁更是在他坚硬的胸膛上撞得酸痛不已。

可是这一刻,她别说是理直气壮地将他推开,竟连伸手揉一揉自己的鼻梁也不敢。

转念一想,她又不由暗骂自己用词不当——她才不是不敢,只是被这男人惊世骇俗的举动吓得忘了动作而已!

熟料,这还不算什么,更惊世骇俗的还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