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73章 僵尸出没

第273章 僵尸出没

“谁规定只有第一次见到一个人才能紧张?”

“所以你的意思是,不论何时,只要你见到本王,都会像个初经情事的少女一般紧张?”

苏紫染顿时目瞪口呆。

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吗?

不知何故,跟这男人讲话,她总会时不时生出一种英雄气短的感觉来。

男人眼梢轻抬,徐徐睇了她一眼,似乎对她这愕然呆愣的表情甚为满意,眼帘一垂,缓缓从袖中取出她方才口口声声想要回去的东西。

伸手递到她面前,却并不给她,握着簪子的手在她面前晃了晃:“你看清楚了,这是什么?”

苏紫染不解他此举何意,难道这簪子还有假的不成?

“不是紫玉簪吗?”她微微撇嘴。

“是,是紫玉簪!”男人点了点头,口气咄咄,灼灼的凤眸一瞬不瞬地凝着她,“你如今把这簪子要回去,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承认了自己是我的心爱之人?”

闻言,苏紫染狠狠一震。

这算什么?

虽然当初修补这簪子的时候男人就告诉过她,这是他送给心爱之人的物事,不能经由她手,可当初她并不知道男人已经洞悉了她的身份,听那话的时;一;本;读, yb+d候也只当他是胡言乱语,片刻的怔愣之后就过去了,如今再听,竟是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

严格意义上来说,便是两人关系最好的时候,他也从未对她说过“爱”这个字眼。

那么高尚的字眼,那么遥不可及的字眼,又怎么会适合他们两人之间?

可是如今他又是什么意思?

他不是一个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人,甚至,像他这样将自己的感情藏得那么深的男人,若非必要,便是对自己心爱的女人也不会轻易说出这个字来。

可是此刻,他却偏偏用这种隐晦的方式跟她说了——跟她这个前不久还被他从正妻贬为小妾的女人说了。

眉心微微一拢,她幽幽朝男人看了一眼,那一眼,怨怼与怒火皆有之,更多的却是几分迷惘,几分依恋,几分不舍。

三更之时。

僵尸城果然不负“盛名”,夜晚来临之后,便是阴森森一片,竟还能时不时听到几声类似狼吠的声音。

苏紫染独自走在人烟稀寥的大街上,只觉毛骨悚然,若非偶尔遇上那么一两队视察的士兵,恐怕她走两步就要往回撤了。

手中触感温润的紫玉簪被她攥得不断升温,也不知道为什么,即便是在男人说了那种话以后,她还是把东西夺了过来,只对他说了一句话:“这原本就是我的东西,无关乎承不承认。”

后来想想,她这话就好像是在说那男人原本爱的就是她一样。

其实她当时想表达的根本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那男人胡搅蛮缠——竟然拿着她的东西让她去承认他的感情,简直荒谬,简直可笑!

可是当他听完这话以后扬起的若有似无的笑意,她到现在都忘不了。

越想越乱,根本理不清头绪!

心中烦闷,也不知是在跟自己赌气还是怎么的,她突然停在原地,愤愤地跺了跺脚,然后才又拾步,继续朝着岔路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幽寂的小巷中,稀稀拉拉的士兵步伐散漫,毫无军纪,嘴里还时不时骂骂咧咧几句。

“你说王爷也真是的,为什么一定要来这个阴森森的鬼地方……”

“哎,还不都是为了打仗吗?上头发话,咱身为最底层的又怎能不遵守……”

“这仗等上一段时间再打又不会死,可我们在这儿要是碰上点什么,那可就……”

“呸呸呸,你这乌鸦嘴,胡说八道些什么呢,没事咒自己干什么……”

“要我说,这事儿主要还是怪王爷,说什么不信鬼神一说,说什么僵尸城里的事儿纯属人为,他倒好,来了以后就躲在那县衙里,当然不会出事儿,最后遭殃的还不是我们这些底层士兵……”

远远地看到这般景象,苏紫染眉心骤拢,心下气急。

脚步一抬,几步就要冲过去把他们狠狠教训一顿。

这些人明明什么也不懂,凭什么在这儿乱议是非、诋毁主帅、惑乱军心?

不知为何,虽然她嘴上、甚至心里也总在骂那男人,可她就是看不惯别人如此说他,更何况还是这么一群什么都不懂的自以为是之人。

不管他对她做了什么,可凭心而论,她还是不得不承认,那个男人既然会下令进驻,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他不会拿这些士兵的性命来开玩笑,所以他也一定有十足的把握。

可是刚走没两步,却又生生止住。

世上本无鬼,然而迷信教条的古人才不会相信什么科学,这些话,她要怎么跟他们说?

恐怕她过去之后,这些人表面恭顺致歉、连喊着“该死”和“不敢”,背地里对那男人的议论就更多了——原本还只是说他决策有误、罔顾士兵死活,看到她之后,或许还多了一条在军中豢养男宠、败坏军纪吧?

“哎……”

正欲转身离开,眼前陡然发生的情况却让她愕然瞪大了眼,僵硬的双腿再也挪不动半分。

“救命啊,救命啊……”

“僵尸出来害人啦,救命啊……”

方才还聚在一起口口声声抱怨的一队士兵哄然散开,三三两两地往不同方向跑去,纷纷逃命。

可僵尸的数量本来就多,加上士兵们的功夫也不高,瞬间就被围堵起来,任由他们大声呼救,也没人能来救他们。

不过眨眼的时间,所有士兵统统倒地。

苏紫染远远地看着这一幕,心跳骤剧,脑海中的那根弦紧紧绷住。

蓦地,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她眸色一敛,连忙闪身藏到了小巷尽头那矮棚后面。

虽然天色甚暗,可是借着微弱的月光,她分明看见那个为首的僵尸手中撒出了一把烟雾状的东西,然后那些士兵才会晕倒。

是什么?

迷药,抑或毒药?

如此一来,就更加能肯定僵尸作祟一事乃是人为,若真是鬼神,又何须多此一举、使用药物?

可是这些所谓的僵尸出来捣乱到底意欲何为,僵尸城那些失踪的人口又都到了哪里去?

一个个疑问在脑海中闪过,眼看那些“僵尸”就要带着倒下的士兵离开,她眸色一暗,再不多想,立刻拾步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