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74章 竟是死人的白骨!

第274章 竟是死人的白骨!

她并没有见过什么僵尸,可是在她的认知里,僵尸走路就是要用跳的。

而眼前这一群,虽说她根本不信这世上真有僵尸存在,然而看到他们个个神情呆滞、并不似装出来的,心里不免微微发憷,尤其是见他们手里抱着方才倒下的士兵、跳动的步伐却仍是那么整齐划一的时候,只觉耳边似乎有阵阵阴风吹过。

可是下一秒,她眼帘一颤,愕然地紧蹙了双眉。

僵尸群中有两个僵尸似乎并不是那么合群——一个是方才为首撒药的那个僵尸,另一个跟在他身后,手中还抱着一个倒地的士兵,虽然他们也在跳,且极力装出一副跟周围僵尸完全相同的样子,可她却还是从他们略显凌乱的步伐中嗅出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原本每个人的步子就是不同的,哪怕再小心翼翼的遮掩也会露出破绽,除非神识俱失、受人控制,才能达到完全一致的效果,而那些神情呆滞的一看就是被人摄了心魂。

虽然她不知道那幕后之人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可就像现代的催眠术一样,要想控制一个人并非是没有办法的,药物、蛊虫,抑或是别的什么……

如此看来,这两个不合群的应该是两个没有被控制的人,也就是说,他们要么就是僵尸一事的幕后操纵者,就算不是,也是深得那幕后之人信任的属下。(. 广告)

而之所以这么久以来都没有被发现过,或许是因为这僵尸城中从未有人敢仔细观察他们——越是封闭的地方就越迷信鬼神一说,百姓们早在僵尸出没的时候就已吓得慌乱逃窜,偶有几个看出蹊跷的恐怕也早被抓走了,哪儿还有人能揭穿他们的阴谋?

想到这里,苏紫染只觉心惊肉跳。

一下子控制这么多人,这些人究竟有什么目的?

月色清冷,星辰寥落,空旷的大街上了无人烟,一派诡异的寂静,就连方才还能偶尔碰上的巡视士兵也在顷刻间全都消失不见。

是也被抓去了,还是正好碰上换岗、守卫松懈?

士兵们的失踪,会不会又给了底下人妄议主帅的由头?

她如今独身一人,根本没有办法从这么多“僵尸”手中救回被带走的士兵和城中百姓,可若想办法回去搬救兵,今夜就没有办法继续跟着,或许还会就此失去这条线索……

犹豫间,她竟已跟着对方来到一处偏僻的林子,本就诡异的场景,在这暗夜里更似泛着森森寒气。

她眸色一敛,对自己说,既然如此,那就跟着。

如果找到了他们的聚集点,再回去找那男人带兵来缴,这样能省却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一眼望去,林子里尽是参天大树,地上也因此散落着不少枯败的落叶与断裂的树枝,若非前些日子一直下雨,这样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她恐怕走哪儿都得发出些脆生生的动静。

这期间,不知又走了多少路、拐了多少个弯。

苏紫染突然有些后悔,再这样下去,别说是带那男人来找这幕后总部,她怕是连回去的路都找不到了。

突然,脚下不知踩到了什么,“咔嚓”一声,像极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她一惊,生怕那声音有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身形一闪,连忙藏在一棵树后,死死屏住呼吸。

许久不见有人来寻,而那厢的脚步声似乎也渐渐远去,她这才拍了拍自己狂跳的心,顺了口气。

“啊……”甫一低头,她整个人为之一震。

白骨!

她方才踩到的,竟是死人的白骨!

好不容易放下的一颗心一下子提得更高,差点没从喉咙口跳出来,她狠狠吸了口气,才勉强迈开脚步,继续跟了上去。

总算她这一番苦心和惊吓没有白费,很快,方才那两个被她瞧出破绽的僵尸全都恢复了人样儿,在一个山洞前停下,用一种再正常不过的方式开始对话。

隔得太远,她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只有“赶走这些不速之客……”和“今夜的教训之后,看他们还敢不敢继续待在这儿……”之类的句子迎着风钻入耳膜。

她想,他们说的应该是天阙大军。

看来,他们至今为止还没有要跟朝廷作对的意思,不管他们是另有目的还是只是人手不够,这一点总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否则若是真的打了起来,那些所谓的僵尸都是些无辜百姓,又让那些士兵怎么下得了手?

直到那一个个的僵尸全部进了山洞,漆黑暗夜中,那个身形瘦小的士兵打扮的人影也才趁黑摸了过去。

苏紫染起初还很疑惑这小小的山洞如何藏得下这么多人,进去之后她才发现,其实这看似普通的山洞内有乾坤,不止洞穴良多,每一处还都大得惊人。

由于她这里靠近出口,并没有什么人来人往,也因此没有被人发现。

挑了一个似有火光的方向朝里深入,隐隐听到里面有人声传来,便愈发笃定这里是那幕后之人的盘踞之所。

“尊者,为何不让我们直接杀了这些士兵,反而要费心将他们带回此处?”

是方才那个为首的僵尸。

看来他口中这位尊者便是僵尸事件的幕后主谋了。

“蠢货!以往僵尸从未直接在城中杀过人,若是睿王大军一来你就你这么做,那和直接对外宣称我们心虚有什么差别?”

“属下知错!”

“够了!本尊养你不是想听你说这些的!”

恰在此时,一股异香入鼻。

苏紫染皱了皱眉,暗叫不好,却已为时过晚,早已吸入了不知多少那种诡异的气味。

“敢问尊者,我们如何处置带回来的那些士兵?”

如何处置?

听到关键之处,苏紫染拼命地想要撑开眼皮,可是脑子里零零乱乱的一片,眼前像是有一层茫茫迷雾遮挡了视线,什么也看不见了,耳朵亦是,如同被两团棉花堵了,什么也听不见。

意识全无的前一刻,她听到那个尊者冷笑的声音。

“此等雕虫小技,还敢在本尊面前卖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