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75章 不会出什么意外吗?

第275章 不会出什么意外吗?

京城,太子府。

书房里光影绰约,一袭玄衣的男子靠在身下的楠木椅上,烛火在他脸上投下一层暗色阴影,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晦暗阴鸷。

看着手中字条上的内容,他的嘴角逐渐扯出一抹冷然的笑意。

见状,身前站着的那人不由心惊,连带着底下传上来让他求情的话也一时噎在了肚子里。

君洛羽眉尖一挑,忽然意味不明地斜了他一眼,像是洞穿了他心里所有的想法似的:“你有什么话要和本宫说?”

“太子,属下……”

犹犹豫豫,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开口。

良久,男人似笑非笑的视线依旧落在他身上,他呼吸一滞,慌忙道:“不知太子打算如何处置李副将?”

“处置?”君洛羽意味不明地反问,“本宫为何要处置他?”

那人以为自己求情有望,眸色一喜:“太子的意思是……”

“他本是镇南将军的副将,如今四弟是漠渊一役的主帅,那他也就是四弟的属下,哪里轮得到本宫来处置?”

“可是太子,李副将不是我们的人吗?”

君洛羽脸色微变,嗤道:“一个天阙的叛将,作战之时暗投漠渊,险些导致我天阙大将折损,这样的人,留他何用?”

那人怔住,险些脱口问出——李副将这样,不全都是太子的吩咐吗?

还记得许多年前,太子将李副将安插进军营的时候就说,只要你能取得镇南将军的信任,从此荣华富贵皆不在话下。

这么多年过去,荣华富贵是有了,到头来却终究没命去享

到了这一刻他才明白,求情有什么用,太子并非要怪罪,而是根本不打算插手此事,只当和李副将从来没有任何联系。

面对他片刻的失神与怔忪,君洛羽丝毫不为所动,反而笑道:“齐洛,你该不是在同情他吧?”

“属下不敢!”

君洛羽邪佞地拢了拢眉,凤眸阴测测地一眯:“不管你敢不敢,都给本宫记住了,这样的人,根本就是死有余辜。办事不利、坏了本宫的大计不说,还把自己都绕进去了,你说,本宫留他何用?”

齐洛点了点头,突然像是想到什么,急声道:“可是太子,若是他口风不严,把太子招供出来怎么办?”

“虽说他贪生怕死,可到底也是家有妻小的人,怎么可能为了拖本宫下水而断了他李家的后?”

“太子英明!”

“够了,齐洛,你平素不是一个逢迎拍马之人,往后也别跟本宫来这套。”

齐洛眼角微微一抽,顿觉尴尬不已。

这还不都是底下那群人教的?

说什么他太过死板,时间长了会惹太子不喜,平日里得多说些好听的话才是,可他今日还没说什么呢就被太子嫌弃了,看来还是按照以往的方式来比较好……

睨了他一眼,君洛羽哼笑一声:“本宫方才看那书信所写,四弟似乎进了传说中的僵尸城?”

“是。据说因为这件事,睿王先前运筹帷幄救回容恒的事也淡了下去,相反地,士兵们议论纷纷,就连有几位将军也颇为不满,认为睿王此举是拿将士们的性命来开玩笑。”

“本宫这四弟,就是太自负。”他摇了摇头,轻笑一声,眉梢眼角都带着一股不赞同的嘲讽,“虽说本宫也不信什么鬼神一说,可这件事若是换了本宫来处理,本宫就宁可等他个十天半个月,待到汜水关可以通行之时方才与漠渊开战。”

“可这样不是就延误了战机吗?”

“要想赢这场仗的方式可不只有这一个,相比之下,本宫还是更看重如何收服军心

。”

齐洛又是一怔,不是完全明白这个男人的意思,却也知道个大概。

对于这男人来说,要赢那仗确实方便,因为他早就和漠渊的新帝连成了一气,只要随便打个招呼就好了,不是吗?

其实此次开战完全就是这个男人的私心,虽然不知他究竟答应了漠渊新帝什么条件,或许也有人家当初在天阙受辱一事而心存怨气的原因,总之那帝王最终还是同意出兵天阙了。

起初这个男人打算自己亲赴战场,然后赢了那场战役,就能让景帝重新把注意力移回他的身上,可是后来也不知是什么事请改变了他的想法,或许是因为他觉得还是让睿王死在战场上更加一劳永逸,所以向景帝举荐了睿王。

只可惜,李副将并没有能够很好地完成任务,镇南将军不死,睿王战败的可能性也就低了不少……

君洛羽眯着眼看着面前的烛火,不知在想些什么,突然,他摆了摆手:“行了,你下去吧。替本宫仔细查查那僵尸城的事儿,看看能不能找个机会在那里下手。”

“是,属下告退。”

抬步,转身,阔步走到门口,却又被身后的男人唤住。

“齐洛,你的剑法不错,等过两年,让本宫的儿子跟着你学剑如何?”

齐洛半响也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谁,傻愣愣地在原地停了许久,才不确定地问道:“太子说的可是烟夫人的孩子?”

“不然呢?”

齐洛顿时傻眼,几乎是哭笑不得:“太子,那孩子还不足岁啊……”

就算再过两年,那孩子也还没有他手中的剑长啊,又要如何学剑?

男人也不恼,点了点头,淡淡地“恩”了一声:“是本宫心急了,那就多等几年吧。”

齐洛这才退下

替男人掩上门的瞬间,他似乎看到男人在笑,笑得前所未有的温和。

他微微一惊,可待他再想细看的时候,房门已被掩得不留一丝缝隙,只好转身离开。

总觉得,这男人似乎有哪里变了。

虽然大多数的时候还是和从前一样行事果决狠辣、不留一丝情面,可是偶尔,他竟会在这男人的脸上看到一丝怔忪,或是盯着什么东西出神,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情……

僵尸城,县衙。

男人长身玉立,一袭月白衬得他丰神如玉,俊美无俦。

房间里影影绰绰地站了好几个人,都是晚膳时与他商议军情的那些。

“事情进行得如何了?”

孙副将面带喜色:“一切都已按照王爷的吩咐去办了,相信凌副将很快就能把结果带回来。只要末将等人率军前去,一定能把那幕后主使的老巢连根拔起!”

起初他确实不太相信这男人的话,僵尸一事毕竟在这城里盛传了这么多年,哪怕是认为作祟,也会搞得人心惶惶、军心不稳,所以对于进驻这座城子的事一直很抵触。

只是没想到仅仅一个晚上的时间,这男人就已经部署好了一切。

他故意下令让士兵们对他横加指责,也让那些所谓的僵尸以为他们士兵散漫、军纪紊乱,这样一来,那些僵尸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将他们抓回去,然后撤回城中的巡查士兵,只嘱咐凌副将一人暗中跟上,其余的,只要听从凌副将的命令回来禀报此事即可。

凌副将武功高强,一定能完成任务归来,到时候,僵尸城中僵尸不再,也算是还了百姓一个安生之所!

“恩,安全起见,明日一早再行出发,届时本王与你们一同前去。”

“是!”

男人点了点头,眼梢轻抬,瞥了一眼一旁始终沉默着未发一言的镇南将军,眉心微微一凝

这厢孙副也终于注意到了这份不对劲,不由劝道:“将军不必担忧,王爷都已安排妥当,我等明日定可大获全胜,将那些心怀叵测之人一举歼灭!”

镇南将军却没有答话,突然抬头、一本正经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沉声问道:“王爷确实只吩咐了凌副将一人跟踪那些僵尸吗?”

“本王并不认为还有旁人可以胜任此事。”他凤眸一眯,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丝不太好的预感:“将军何出此言?”

孙副将却也因为这个答案蓦地一惊,顿时就和镇南将军面面相觑。

两人越是不说话,君洛寒心里那份诡异的感觉就愈发强烈,脸色一沉,正要开口,孙副将却恍若自言自语地颤声道:“那为何士兵回来的时候看到军师也跟在那些僵尸后头?”

男人登时脸色大变。

镇南将军还没来得及补充点什么,忽闻男人含着一丝怒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待凌飒回来以后,将军与孙副将带五千精兵即刻前去他们的据点。”

待二人反应过来,眼前哪里还有男人的影子,那一道颀长的月白色身影早已行至月色下,那扇微微摇晃的房门似乎在陈诉着男人方才的举动有多急切。

孙副将微微一怔:“将军,这……”

镇南将军叹了口气:“我们还是快出去看看凌副将到哪儿了吧。”

“王爷他这么着急……是要去哪里?”

“或许是去找军师吧。”

闻言,孙副将整个人为之一震,不解他为何还会如此淡定:“可是王爷一个人,不会出什么意外吗?”

镇南将军摇了摇头,没有说话,阔步朝外走去。

就算再危险又如何,那个男人无论如何也不会坐在这里干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