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77章 你在紧张什么?

第277章 你在紧张什么?

苏紫染清醒过来,已是两日之后。

太久没有睁开眼睛,一下子有些不适应屋子里强烈的光线,尤其是在看到床边那个人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一双眼睛愕然瞪大。

如果不是幻觉,这个人分明就已经回去了,如何还会在边关,又如何会出现在她身边?

“雪炎?”她仍是有些不确定。

那人微微勾唇,妖孽般倾国倾城的笑颜一如往昔:“怎么我一不在,你就能把自己搞成这幅样子?”

像是斥责,像是调侃,却掩不住其中浓浓的关心。

苏紫染眼波一漾,心里头顿感五味杂陈,双手立刻从被褥里伸了出来,紧紧抓着他绛紫色华袍:“雪炎,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是不是骗我,你根本没有回去是不是?你竟然骗我!”

她有些语无伦次,那人却听得乐了:“我确实走了,后来不放心你,所以又回来了。若不是我回来,你以为就你那中了尸毒之后六亲不认的模样还能正常与人对话?可你倒好,非但不好好感激我,竟然还怪我骗你。”

六亲不认?

苏紫染眼波微微一转,还未来得及开口,倏闻一道沉冷的嗓音在房中响起:“既然她已经醒了,你是不是也该依言去诊治其他士兵了?”

也就是在此时,她才发现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人。

雪炎意味不明地哼笑一声:“睿王急什么,阿紫还在这儿呢,难道我会见死不救不成?”

苏紫染还来不及细想脑海中闪过的事,闻他此言,眼角却是微微一抽。

这厮也太坏了,他分明就是故意刺激那男人,什么叫她还在这儿,所以他不会见死不救?言下之意,若是她不在这儿,他就见死不救了不成?

扯了扯他的袖袍,刚欲渡一记眼色给他,他却话锋一转,笑道:“睿王爷可千万别在病人面前动怒,否则会影响病人康复的。”

说罢,他就反过来握了握她的手,轻声笑道:“你好好休息,我先去替外面的士兵看看,晚上再来看你。”

“好。”苏紫染点了点头,微微一笑。

随着他身影翩跹地离开房间,另一人便步伐沉沉地朝她走来,还没靠近,她就已经感受到了对方身上浸袭的那股寒气。

抬眸一看,她突然愣住。

这男人的脸色怎会如此苍白,就好像此刻躺在**的不是她而是他一样。

眉心微微一蹙,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他冷冷地勾唇,嗤笑一声:“是本王打扰你们了吗?”

她一怔。

这说的叫什么话?

她一醒来就看到雪炎在她床边,说两句话难道有错吗?

更何况,就算她真说他打扰了她和雪炎又如何,本来他们现在的关系就不伦不类的,他凭什么这样跟她说话?

心中气苦,她也学着他的样子嗤了一声:“如果我说是的话,王爷打算现在出去把他叫回来,然后退出这个房间不来打扰我们吗?”

不意她会如此,男人显然愣了愣,反应过来之后,他气急反笑:“苏紫染,本王倒是不知,当了两天僵尸之后竟能变得如此牙尖嘴利。”

“王爷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她躺在**不能动,只能把头别到床里面去,眼珠子盯着墙壁咕溜溜的转,撇着嘴讽刺道:“更何况,我不向来都是这样吗,是王爷少见多怪了吧?”

男人还没来得及开口,她却突然从**翻了起来,把他吓了一跳,狭长的凤眸中分明闪过一丝错愕。

“你怎么了?”

苏紫染眨了眨眼,定定地看着他:“我问你个事儿。”

男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看她刚才那样子,他险些以为她身上的尸毒未清,又成僵尸了……

抿了抿唇,他微微别开了视线,慢慢踱步走到圆桌前,动作优雅地倒了一杯水,又回头看了她一眼。

就在苏紫染以为这是倒给她的水时,男人却忽然仰头,兀自喝了起来。

她顿时目瞪口呆。

这到底什么情况?

放下杯盏,男人幽幽转过头来,看着她的表情,凤眸微微一眯:“你也要?”

苏紫染先是点了点头,在他似乎真要给她也倒一杯的时候,又突然摇了摇头:“我要问你个事儿!”

“如果你想问,我们是怎么找到你并且救出你的,事情很简单,在你跟踪那些所谓的僵尸的时候,我也派了凌飒跟着他们,若不是你捣乱,或许我们能更快救出那些百姓。”

话落,他转头看了她一眼,目光绵长,似带着一丝轻易不可触碰的伤痛,漆黑的凤眸中遍布着一团如何也抹不开的墨迹,深邃得似乎要把人整个吸进那无底洞里去。

苏紫染敛了敛眸,不动声色地别开视线:“对不起,我只是想帮忙,没想到最后帮了倒忙。”

男人眸光微微一凝,旋即勾了勾唇:“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还有知错就改的好习惯?”

闻言,苏紫染猛地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你才知错不改呢!”

这男人,果然就不能跟他好好说话。

她还没原谅他呢,他就如此得寸进尺了!

男人也不说话,几不可闻得轻笑一声,骨节分明的大掌再次拎起那茶壶,又翻了一个杯盏往里面添水,然后拿着那添满水的杯盏朝她走了过来,往她面前一递。

“骗你的,既然同样都是中了尸毒,多救一个和少救一个有什么区别?”

苏紫染愣了愣,忽略心中那缕意味不明的感觉,抬手接过他递来的水,缓缓垂下眼帘:“我想问的不是这个。”

“恩?”男人眼梢轻抬,似乎有些诧异,徐徐扫了她一眼,“那你想问什么?”

她抿了抿唇,蓦地抬眸,一瞬不瞬地注视着他,似乎要把他所有的表情都收入眼底一般。

“你……是不是受了伤?”

男人眉梢微微一挑,化不开的漆黑凤眸中似有一抹光华闪过,熠熠烁烁,璀璨潋滟。

然,静默半响,他却突然低低地垂下眼帘,不答反问:“怎么,你还会关心本王?”

苏紫染眯了眯眼,恍然轻笑:“君洛寒,你在紧张什么?”

男人脸色一臭:“谁说本王在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