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78章 让任何一个女子深深沦陷

第278章 让任何一个女子深深沦陷

“若不是在紧张,你为何这么大反应?”

男人一噎,脸色似乎比方才更黑了几分,闷着声音道:“本王只是不喜欢别人擅自揣度本王的心情,而且猜的还是错的。”

“哦,是吗?”

苏紫染也不生气,眉梢微微一挑,莹莹的双瞳中似划过一丝流光。

半响,她才低着嗓音,意味不明道:“我记得你更不喜欢向人解释,今日倒是难得一反常态。”

男人神色一滞,竟又是无言以对,索性轻哼一声别开了视线。

苏紫染轻声一笑,拍了拍身边的床沿,道:“君洛寒,你来,坐这儿。”

不意她醒来之后会像这般变了个人似的,男人略显错愕地凝了凝眉,凤眸几不可察地一眯。

犹豫片刻,方才一撩袍角,在她身边坐下,视线却仍是落在她身上的粗麻棉布被褥上。

见他如此,苏紫染唇角又是一弯,眸色深深地看着他,其中意味复杂难辨。

“你知道吗,我刚刚好像做了一个梦。”

男人皱了皱眉:“什么?”

什么梦值得她如此好言好语、郑重其事地与他探讨?

“我梦到……”

话只说了一半,她便忽然止了声音,一双水眸一瞬不瞬地凝着面前的男人。

然,这次却不是在看他的脸,而是盯着他俊挺的身上那件月白色锦袍,繁复堆砌的浅金色暗纹绣的是祥云的形状,一朵一朵宽大高雅,谪仙一般的非凡气度,似乎将他那白净的脸色衬得更为苍白。

男人被她深绞的目光看得有些发憷,记忆中,她向来是有话直说、或是干脆不表现出任何情绪,从未像如今这般欲言又止的模样。

张了张嘴,正要开口,女子莹白的小手却忽地一扬,徐徐抵上他的胸膛。

男人一震。

起初,那颤悠悠的轻抚就像一阵绵软的风,在他身上落下星星点点的火苗,而他那英挺的剑眉也随之一点一点地蹙起。

可是渐渐地,女子手下的力道却开始没轻没重起来,时而在这里停顿一会儿,时而在那里按压两下。

“呃……”突然一声闷哼。

苏紫染眉心微微一蹙:“君洛寒,你果然受伤了。”

男人愣了愣,旋即就反应过来。

难怪她会突然之间跟他提起什么梦,原来是想试探他究竟有没有受伤。

他苦笑一声:“若你真想知道,我也不会非要瞒着,你又何必用这种方法来试探?”

还硬是掰扯出一个莫须有的梦来。

熟料,她却摇了摇头,神色定定地看着他:“不,我真的做了一个梦。”

男人无奈地笑了笑,狭长的凤眸中闪过一道宠溺的光芒,大掌轻轻一扬,似乎是拍拍她的头,可蓦地又似意识到什么,扬在半空中的手又徐徐收了回来。

“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梦里面的主角就是我,而我还在你的梦里受了伤吧?”

“是!”她双眉紧锁,狠狠点了点头,末了,又补充了一句,“非但如此,我还梦到是我将你砍伤。”

梦境太真实,以至于她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尤其是醒来以后看到他那苍白的脸色,她更加确定他的确受了伤的同时,也愈发觉得是自己伤了他。

男人眸色一闪,须臾,从鼻子里发出重重的一声哼笑,带着几分嘲讽、几分揶揄:“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要如何砍伤本王?”

瞧瞧,又是“本王”。

她方才说这男人紧张不是没有道理的,明明一直都是以“我”自称,只有在这种时候——在他潜意识觉得事情似乎要不受控制的时候,他便会本能地用“本王”自称,以此来掩盖那份心虚。

若非仔细观察,其实她也不会瞧出他那细枝末节的神色变化,更不会想到,有朝一日她竟也能看透这男人的心思。

无视他话语中的讽刺,她弯了弯唇,指尖轻点他的胸膛:“王爷,那你身上这伤是怎么来的?”

“自然是与那背后主谋打斗时被他砍伤的。”

“王爷武功如此高强,没想到,竟也会有被人重伤至此的一天。”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武学一术本就是门无止境的学问,即便遇到比本王武功高强的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

苏紫染挑了挑眉,意味不明地“恩”了一声:“王爷说的也是。”

顿了顿,她眼波微微流转,话锋一转,又问:“那幕后之人可有招供说他为何要害那些无辜百姓,又为何要将此城变成僵尸城?”

男人愣了愣,旋即便不作他想的与她解释道:“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大约十年前,他们一家三口途径此城,正逢旱灾饥荒,至死不曾有人向他们提供援助之手,他的妻儿都死在了这座城中,所以他誓要复仇,将这座城子变成一座死城,将这城中百姓全部变作僵尸。”

说完,男人眸光一敛,微微一叹:“说到底,不过是他心胸狭隘、迁怒旁人罢了。真没想到为了这种原因,这座城子几乎真的成了一座死城。”

“失了世上最重要的两个人,那人恐怕已经疯了,哪里还会管什么迁怒不迁怒。”

“你同情他?”

“当然不。如果一定要说同情,我还是更同情他那死去的妻儿,当年已经死得够凄惨了,没想到还要平白无故被活着的人牵连,连死都死得不安生。”

不意她会想得如此通透,男人点了点头,正待起身,却突然发现自己胸膛上的那只手仍是没有撤去,不由微微一怔,脸色竟是几不可见地一红。

苏紫染自然没有错过他这细微的表情变化,从方才问及他的伤开始,她就一直在观察他,反而这个男人,或许是因为心虚,所以一直不敢看着她的眼睛。

她并非一定要追究他身上的伤是哪里来的,只是他方才那番说辞破绽太多。

若他的武功真的不如那幕后之人,那他们最后又是如何一举捣毁那个山洞、再将所有的受害人救出来的?

可是,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既然他不愿说,那她就不再问。

敛了敛眸,她缓缓垂下眼帘,视线落在男人的衣襟处:“王爷,这伤可有让雪炎看过?”

其实这个问题问了也是白问。

看他跟雪炎那种水火不容的样子,怕是让雪炎替士兵们看伤已经是他的极限,绝无可能再纡尊降贵主动要求对方替他看伤吧?

果然,男人一声不吭,显然是不准备回答她这个问题。

“那你自己可有好好包扎过?”

“苏紫染,你这是什么意思?”

女子微微一怔,一下子没明白他话里的含义。

什么叫她这是什么意思?

毕竟他这伤很大可能是因她而来,她如今只是关心一下罢了,怎么就成“什么意思”了?

难道她现在的样子很像图谋不轨、意欲加害于他不成?

怔忪间,身子却忽地一把被那人拉过,灼热的带着龙涎香的气息在耳边肆意扑洒:“既然你如此关心我,那我就老实告诉你好了,至今为止,我都守在你身边,所以还没来得及包扎。如此,你可打算动手帮我?”

话音未落,他微微侧首,墨色深瞳紧紧凝视着女子,生怕错过了她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明明知道她会拒绝,还是忍不住要问。

明明知道她会拒绝,还是止不住内心翻涌不息的渴望,渴望奇迹能够出现。

苏紫染眨了眨眼,似乎被他胶结在她脸上的视线弄得有些不好意思,眸光微微一敛,很是古怪地应了一声:“可以。”

他似乎在害怕、似乎在紧张,他似乎有期待、又难掩那抹洞察结局的失落与黯淡。

那样的眼神,足以让任何一个女子深深沦陷。

所以,即便明知前路坎坷渺茫,她还是奋不顾身地一跃跳下那个看不见底的深渊,只为那可能存在的一丝光亮。

男人长睫一闪,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

“我说可以。”话刚出口,就被女子抢声打断。

看着他漆黑的眸中陡然涌现的绚烂,苏紫染“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原来这个男人也会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

脑海中那一幕幕时时盘旋,或许是梦,可她却宁愿相信那是真的。

她手执长剑,直直砍下,他掌风将至,却在看到是她的那一秒,宁可自己受伤也没有落下那一掌,就怕伤了她。

幕后之人被缚,他身受重伤,却将她一把抱起,不愿假手他人,也禁止任何人对外透露山洞里发生的一丝一毫,只为护她名誉。

从僵尸城到那山上的路途很长,那一夜她走过,她甚至都记不清自己走了多久,可是这个男人的怀抱却是那么稳稳落落,没有让她受到丝毫的颠簸动荡。

君洛寒,我可不可以认为,你会一直让我如此安稳下去?

女子唇边的笑意俞扬愈高,男人起初还有几分局促与紧张,可是渐渐地,他似乎有些明白过来,瞳孔一缩,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突然,他小心翼翼地捧起她的脸,那样肃穆的神情,像是对待自己呵护备至的珍宝一般。

下一秒,苍白的唇瓣慢慢覆上。

两人都没有阖眼,那一刻,他们都清晰地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