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79章 已经不痛了

第279章 已经不痛了

吻着吻着,男人的呼吸逐渐粗重,理智也一寸一寸地丧失。

尤其是在感受到她那小心翼翼、几不可察的回应时,脑子里紧绷的那根弦“噌”的一声,彻底断裂。

明明上一次这样接触她的气息也不过是几日之前,却像是隔了千年万年一般遥远,似乎只要离开她一分一秒,他就会受不住心里那份煎熬的相思,唯有时时刻刻和她在一起,他才能感觉到自己还真切地活在这世上。

尤其是在她还主动回应的时候,他哪里还抵抗得了那份绝美的诱惑?

男人的长舌愈发猖狂地在她口中肆虐,吸*吮,啃咬,翻搅,带着铺天盖地的不容置喙的凌厉气势,像是要把这些日子以来所欠下的全部补回一样。

女子紧蹙了眉心,起初还任由他与她纠缠,甚至微微回应着他,可是很快,嘴里和胸腔里的空气就被他掠夺殆尽,脑中霎时一片空白。

她滞住了呼吸,被他粗暴的舌尖搅得根本无暇思考与动作,喉咙里时不时发出低低的呜咽声,就像是一个濒临溺水之人,呼救连连。

最后实在无法喘息,女子素手一抬,几乎就要狠狠在他胸口捶下,可是下一秒,不知是想到什么,手中的动作又顿在了半空。

眼角的余光似是注意到了她这细微的动作,男人凤眸一敛,溢着星星点点斑驳的绚彩,琉璃一般闪耀璀璨。

终于,他恩赦般地缓缓将她放开,却又不曾完全放开,唇角勾出的银丝粘连了两人嘴唇四周的一大片,就连脸上也不可幸免,好不***靡!

苏紫染连连深喘了两口气,可是下一秒,他却愈发狂暴地再度覆上唇瓣,粗噶了呼吸,大掌蓦地往她胸前的柔软一按。

女子浑身一颤,大睁的双眼中划过一丝幽幽的迷茫。

自从回来之后,她就一直躺在**,此刻身上很自然地只有一件棉布衣衫,与那日隔着重重阻隔的时候不同,今日手下的触感较之先前更令人血脉喷张。

或许是因为那时他们还在冷战,她还不能全身心地接受他,可是此刻,虽然他还没有搞清楚是什么原因,可她却是不再抗拒他的吻、不再抗拒她的亲近,所以激动狂喜的心情加上面前温香软玉的刺激,就更让他难以自持,身体的某一处也正发生着急剧的变化。

低吼一声,男人突然一口咬住了女子高耸的柔软。

没错,就是咬!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太过兴奋,或许是看到她双颊染红、气喘吁吁的模样,总之眼前的所有一切,都让他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他急切地想要需要寻找一个证明这不是梦的方式!

“啊……君洛寒,你这……混蛋……”

女子明明是极力表明着自己的不满,可脱口而出的,竟是一声几近破碎轻软的呻*吟。

殊不知,此时此刻,这样的声音、还有她微微发颤的身子,都无疑将男人身上那团扑不灭的火烧得更旺。

“染染……染染……给我,好不好……”

一把扯下她的寝衣,男人眸色顿时一深,下一秒,连着她的兜衣一并扯下。

他猛地倾身再度覆下,变着法儿地舔*舐、厮磨着唇舌之间那傲雪红梅,艳丽的色彩晕染让人欲罢不能,另一只手自是也没闲下,用力揉搓着那雪白的浑圆,尽管无暇顾及,可似乎感受着那团柔软的形状变化是他此刻莫大的一个乐趣。

苏紫染差点没忍住把他从身上踹翻下去。

瞧瞧,这就是一头狼,绝对不能给他半点好脸色!

嘴上问她好不好,实际上却根本没有征得她的同意就已经对她攻城掠地了!

明明该是一场好好的原谅加幸福的苦情戏码,偏偏成了如今这活*色*生*香的一幕纯*肉*戏。

这男人脑子里就不能想点其他什么嘛!

可是很快,她的脑子里也不剩其他半点东西了,因为男人来势汹汹的入侵早已让她毫无招架之力,哪里还有工夫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突然,男人狠狠在那早已挺立绽放的蓓蕾上咬了一口,惹得她猛地一阵颤抖,娇喘连连,按在他肩上的双手也变作不由自主地抱住了他的头。

他缓缓地、似带着几分留恋不舍地将口中的柔软突出,留下一大片濡*湿的银丝落在女子身上。

触目惊心的诱惑!

下一秒,他大掌一挥,“嘶啦”一声,猛地一把撕扯了女子纯白的亵裤。

女子洁白无瑕的**就这样无遮无掩地在他面前绽放。

深绞着浓浓情*欲的目光在她身上不断游弋,蓦地,视线触及她腹部那一道不长不短的刀疤,身形陡然一震,连带着眸中的欲*望也褪去不少,逐渐显出几丝清明的痛色。

下身骤凉,苏紫染零散的理智也随之回笼几分,明显感受到身上两道视线焦灼得似是要把她射穿,她怔怔抬眸,就看到男人满目沉痛地看着她腹部那道伤口,久久不能回神。

眉心微微一拢,她颤抖着伸出小手,“君洛寒……”

低哑的一声,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男人皱了皱眉,垂眸看她,深深地凝视。

“染染……”

这样的伤,该有多痛?

可是她却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提起过一句。

或许是痛到深处,她早已无力与他抱怨,又或许,她早已不屑和他说这个。

在她眼中,他就是这么冷酷无情、冷眼旁观地看着她一次次受伤的男人吧?

事实也的确如此。

她的隐忍、她的坚毅,她一次次把所有的苦和痛都往肚子里咽,这样的她,都让他心疼不已,若是可以,他宁可所有的伤害都由他来受,所有的苦痛都由他来背。

苏紫染单是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尽管再看到这伤口,心里终是忍不住委屈一番,可是见他那般模样,却又不禁觉得心酸。

她微微扬起身子去够他的脖颈,玉臂一环,将他整个人都拉向自己,沉缓的动作中带着一丝不容置喙的决绝,亦像是让自己下定决心一般。

“君洛寒,已经不痛了,你别看了。”

话落,像是为了证明什么一般,她咬了咬唇,两眼一闭,突然发了狠似的去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