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81章 就给他们一个议论的契机

第281章 就给他们一个议论的契机

苏紫染发现雪炎不见已是翌日一早的事。

那个人,来无影去无踪,她还什么都没有来得及问,他又一声不吭地离开了。

他明明说过会来看她的,怎么就这么走了?

难道……

想到昨天夜里的事,她的面色不禁微微一白。

“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男人清冽的嗓音蓦地在耳边响起,带着一丝明显的担忧,下一秒,触感温热的大掌轻轻搭在她左肩上。

“在想他吗?”

这个“他”是谁,两人都心照不宣。

可是有些事情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说清的,正如有些心结并非一朝一夕可以解开。

苏紫染眸光轻敛,徐徐收回视线,却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

“僵尸城的事解决了,你打算何时攻打漠渊?”

男人眉心微微一凝,搭在她肩上的手不由自主地变成了环抱她的样子:“你想回京城吗?”

尽管没有抬头,她依旧可以感受到头顶上方盘旋的那两道灼人的目光,苏紫染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可是这一刻,她竟无端有些想笑。

“喂,我来都来了,你不会打算把我赶回去吧?”

“你不知道边关重地很危险吗?”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她板着一张脸,故意做出一副很夸张的表情,转瞬,却又恢复了那种嬉皮笑脸的模样,还是让人恨得牙痒痒的那种,“君洛寒,其实我来这儿,你还是很高兴的吧?不然你为什么不在最开始发现我身份的时候将我赶走?”

说罢,她晶亮着双眸,一瞬不瞬地凝着面前的男人。

被人说中心中所想,男人也不恼,反而唇角一勾,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没错,我是很高兴,可是那又如何?”

“什么叫那又如何?”

苏紫染气急,这男人不会打算把她吃干抹尽之后就不认账了吧?看他现在这样儿,似乎还打算把她送回京城?

“你不觉得我在你身边才是最安全的吗?让我脱离你的视线范围之内,你就不怕我一个不当心又把自己弄丢了,或是又出了什么意外吗?就算不出什么意外,你就不怕我趁你不在的时候跟别的男人跑了吗?”

一连三个反问,确实把男人问得懵了,可是当她把第三句话说完的时候,男人的脸色却蓦地黑了。

“你敢!”

“我怎么会不敢?”她哼了一声,完全不把他沉声的威胁放在眼里,微微别过头去,“君洛寒,要是不想让我乱跑,除非你拿根绳子永远把我拴在身边。”

半响没见他开口,苏紫染微微一诧。

她该不会真把这男人惹毛了吧?

抬眸看了他一眼,方才发现他也正神色古怪地瞪着她,旋即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苏紫染,你怎么越来越不知羞了?”

本想再顶撞他两句,可是见他脸色已经黑成一片,她心道还是见好就收吧……

遂重重地咳了一声:“那个,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打算何时与漠渊开战?”

男人幽幽地看了她一眼,看得她脸色发烫,却又不自知地顶着那一张诡异的脸讪笑不止。

“你什么时候才能把这张面皮摘了?”

苏紫染愣了愣,眼角便是微微一抽

这男人就不能好好回答她的问题么?

撇了撇嘴,她不答反问:“怎么了,你不喜欢吗?”

男人冷冷一笑:“不如本王也去做一张你这么丑的面皮,然后顶着这样一张脸与你相处,你觉得如何?”

她眸色一闪:“你嫌我丑。”

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且说话的声音太过平静,平静得让人以为她不过是在叙述一件生活中的琐事,那崭亮的眼中甚至不带丝毫埋怨和落寞,看得男人心口猛地一跳。

“你别断章取义!本王只是喜欢你本来的面貌,想看到你本来的样子,不想成天对着这张陌生的脸!”

“你才胡说!那我当初是小九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说陌生,而且你当时还对着这张脸亲了下去呢!”

“苏紫染!”

男人蓦地拔高了音调。

苏紫染讪讪地撇了撇嘴,该死的男人,有什么了不起的,说什么不想对着她这张陌生的脸,明明就是嫌这张脸丑嘛!

可他哪里知道,他过去成天对着的那张“素颜”也不过是她手下的一个工艺品罢了。

幸而雪炎那日为她驱毒的时候揭了她脸上这张小九的面皮,否则若是等到那男人来揭,少不得又得被他发现点什么端倪。如今事情虽然已经过去,她的心里还是不由一阵后怕。

这般想着,她不由敛了眸色,讨好笑道:“我是这军中的军师啊,大伙儿都认识我,若是突然变了模样不是很奇怪吗?”

见他仍是一脸不为所动的模样,她咬了咬牙,干脆道:“那要不这样吧,有旁人在场的时候呢,我就戴着小九的面皮,若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就把面皮揭了。这样你可满意了,睿王爷?”

男人阴云密布的脸色这才有稍许好转,睇了她一眼,轻哼着别过头去

该死的傲娇!

苏紫染暗暗翻了个白眼:“那睿王爷您老人家现在能告诉我打算如何对付漠渊了吗?”

男人眯了眯眼:“本王很老吗?”

苏紫染一呆,瞬间抓狂。

这男人究竟知不知道何为重点?

漠渊!

她是问他如何对付漠渊!重点根本不是那个“老人家”好不好!

她重复了这么多遍,她就不信这该死的男人真这么拎不清,他分明就是故意的!

强忍着掀桌的冲动,她皮笑肉不笑地道:“王爷,妾身如今不到二十,您已经二十好几了,难道您认为自己不老吗?”

男人脸色一黑:“所以你是嫌弃本王?”

苏紫染从鼻孔里发出重重的两声冷笑,阴阳怪气道:“我哪儿敢啊,王爷……”

“本王看你的样子,似乎没什么不敢的。”

苏紫染扯了扯嘴角,狠狠地吸了口气。

须臾,又自顾自地倒了杯水给自己,咕咚咕咚地一口气喝完。

末了,还用力地舔了舔嘴唇。

做完这一切,她深深地看了男人一眼。

好吧,她承认,她的忍耐力确实没这男人好,所以她再也忍不住怒吼出声:“君洛寒,你个混蛋,究竟为什么不肯告诉我?”

看着她几乎是拍案而起的模样,男人晶亮的双瞳微微一漾,嘴角敛着一抹妖孽般绝美的笑容:“染染,你怎么还是这么沉不住气?”

“你不知道我躁郁症吗?”

“躁郁症是什么?”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

“那好吧……”

京城,太子府。

“砰”的一声,瓷器碎裂的声音。

“给本宫滚远点,本宫不想看到你!”

“太子,月儿只是来给你送点心的,并非有意打扰……”

“苏琉月,本宫警告你,事到如今,本宫都还没有动过将你废黜的念头,你最好不要再来招惹本宫,否则的话,难保你哪日就什么也不是了!”

“君洛羽,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书房外,一袭墨蓝色锦缎的男子身形笔直地站在门前,手执长剑,面无表情。

这样的场景,若说头两次见到的时候他还会觉得愕然,可是久而久之,他甚至连叹气惋惜的力气都没有了。

只是有一点他一直不太明白——明明太子与太子妃大婚以前,两人的感情是很好的,至少表面上太子总是对那女子极尽温柔,却不知为何,婚后竟成了这般模样。

难道当初的好只是表面假象,是为了拉拢相府的势力?

如今相府不复存在,所以太子也就不屑看一眼那个毫无权势的女子了吗?

或许真是如此吧,睿王府那两位不也是一样吗——起初还真以为他们有多恩爱,可如今,睿王还不是照样娶了别的女子。

拾步转身,正欲离开,背后却忽然传来“吱呀”一声。

门开了。

他没敢回头,生怕看到那太子妃如今的模样,不只是对方尴尬,他也同样尴尬。

“齐洛,进来。”

忽闻书房中传来一道余怒未消的声音,他身形一僵,辨别着女子的脚步声是往左侧而去,遂在她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向右转身,阔步朝书房迈去

“你倒是体恤她!”

男人沉沉的一声冷笑,齐洛半响才反应过来他说的自己方才在院中的举动,心里猛地一惊:“太子,属下只是不知该如何……如何……”

“如何面对她?”君洛羽嗤了一声,“你是本宫的人,管她做什么?记住,在这个府里,除了本宫以外,你可以不用看任何人的眼色。”

“是,属下知道了!”

“你今日来,可是本宫让你办的事有消息了?”

说到这个,齐洛脸色微微一变:“太子,睿王动作太快,我们的人还未来得及做任何手脚,他就已经将那所谓的僵尸统统灭了,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趁机下手!”

闻言,君洛羽的脸色顿时更沉:“本宫这个四弟,果然不简单!”

这么多年的隐藏,其实只是一场蓄意的蛰伏。

这样的人,如若不除,定是他日后登上大统的心腹之患!

突然似是想到什么,他眸光微微一凝:“对了,你上次与本宫说的关于那个男宠的传闻,有几分可信度?”

“回太子,据说军营里人人皆知此事,睿王爷对那位名唤小九的军师不是一般的好。可是最近,由于那几位将军的雷霆手段,没人再敢当众议论这件事,最多也就是私底下偷偷谈及。”

“哦?”君洛羽意味不明地勾了勾唇,阴鸷的眸中露出一抹寒森森的笑意,“既然如此,那本宫就给他们一个议论的契机!”

“太子的意思是……”

“你去睿王府,派人把这件事告诉睿王妃。记住,只要将军中那些传闻写下来,然后随便在街上找个乞丐送去就行,其余的,你什么也不用做。”

“是,属下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