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82章 会给你想要的一切

第282章会给你想要的一切

“僵尸城中僵尸乱,士兵纷纷弃城出。

这是近几日在漠渊当地最流行的两句顺口溜,也不知是天阙哪个不要命的传出来的。

军营中,手下将士一脸激动地与李泽禀报这则消息,而主位上那人亦是听得双目炯炯,两眼放光。

“传令下去,派人去那僵尸城外打探消息,若是确认消息无误,今日午时,即刻率军进驻那僵尸城!”

“将军,这会不会是睿王的阴谋?”身旁有人小心翼翼地提醒。

李泽怒瞪了他一眼:“是不是阴谋,难道本将不会自己看吗?本将已经派人前去打探,难道你是质疑本将的能力不成?”

“属下不敢,属下只是觉得,就算那僵尸城中真的无人,不是还有僵尸吗?万一我们的将士进去之后……”

尽管他没有再说下去,可以言下之意,早已不言而喻。

身为军人,他们不信鬼神之说,可若真的能让天阙大军弃城而出,那或许真的有很可怕的东西在那城子里。如此,若是将军还要强行进驻,会不会落得个跟天阙大军一样的下场?

李泽狠狠剜了他一眼:“不就是小小的僵尸吗,本将就不相信,我们几万大军还收不了区区几只僵尸!天阙大军之所以会被僵尸所困不过是因为他们没有一个擅于排兵布阵的主帅,进驻之后什么都不干,就算里头没有僵尸也成了僵尸祸乱,其实不过是认为作祟罢了!”

“将军,可是属下还是担心……”

“你给本将闭嘴!”李泽怒斥着打断。

自从上次败于天阙之后他就一直耿耿于怀,他可是纵横沙场几十年的老将,而对方睿王不过是个初上战场的毛头小子,可就是如此悬殊的差距,他竟然一时不察输给了对方?

此番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可以一举进攻天阙,他又怎么可能放过?

定要一雪前耻!

“不要总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天阙的睿王不过是第一次上战场,哪里能如此瞻前顾后,本将初上这战场的时候,他还在娘胎里呢!更何况,看他那样子,分明也就是个独断专行的自负之人,就算有镇南将军在旁提携又能如何,还不是免不了败给本将!”

底下人知道他已经下定决心、再劝也是枉然,遂只好沉默不语,偶尔有几个附和着道:“将军所言极是!”

打探结果自然是在意料之中,僵尸城内所有大军皆已撤出城中,城中甚至有不少将士的尸体,眉眼黑肿,死相可怖,竟不似人为,反而真的像是僵尸所为。

可是当大军进驻之后,看着那些惨烈的尸体,底下立刻又有人劝说:“将军,您看这……这……”

李泽眉心微微一蹙,心里头闪过一丝不太好的预感,可是事到如今,他又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地退兵,更何况,这样的死状若是用毒药不也能制造出来吗?

“众将士听令,今晚在此扎营,明日若是一切安好,继续攻占天阙其他城池!终有一日,我们漠渊将从那荒芜的草原遍占各国,百姓们再也不用为吃穿用度愁眉不展!”

“好!好!好!”

震耳欲聋的呼喊声。

夜,漫天璀璨的星子。

然而,与那城池外的一场大火比起来,这闪耀的星辰根本算不得什么,甚至根本没有人会在这旺盛的火焰之下注意到它们。

秋风狠狠地吹,苏紫染第一次知道,原来秋夜里的风竟也可以这样强烈,强烈得将那一面面军旗刮得猎猎作响。

其实她早就知道这个男人会成功,在他当时跟她说这个计划的时候,她就料到了他会成功,或许是因为他的计划听起来那么严密无隙,或许是因为这个男人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或许是因为他当时那种运筹帷幄的眼神,总之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让她坚定不移地相信着他。

事实也证明,他不会出错,她的信任也没有错。

他们弃城而出,并非真的因为什么僵尸作乱,若是果真如此,那个男人当初就不会进驻,更何况,什么作祟的僵尸,不过就是几个故弄玄虚的人罢了,这个男人早就将他们一网打尽,又怎么可能因为这种原因弃城?

所有的一切都是这男人安排的,就连那两句顺口溜也是这男人派人传向漠渊的。

他知道那个李泽虽然带兵打仗多年,可一直以来都是个刚愎自用之人,到如今还没有死在战场上,只能说是运气好。在经历了这男人那日的之后,李泽必定是急欲报仇,否则怎么搁得下军中主帅的面子?

既然如此,他们就给李泽那个机会——他们假意弃城,将城中百姓也都暂时迁出,若是李泽想继续掠夺天阙的其他城池,那就必须要经过僵尸城或是汜水关,但是汜水关又岂是那么好过的,所以要入侵天阙,占领这座城子乃是最好的方式。

果然,李泽中计了!

不论手下人如何劝说,李泽终究还是进了这僵尸城,而且是全军入驻。

这么好的机会,君洛寒又怎么可能放弃?

本是打算在他们进驻之后带兵攻城,因为那里面早已有他们的人埋伏,却没想到李泽把整支军队都带过来了,既然如此,他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放火攻城。终归这座城子已经几乎成了一座死城,还不如在此之后彻底重建!

若是李泽还有半点的仁慈之心,他就会让士兵撤走,也就是退到他们当初上山找到僵尸的那条路,那里所有的出口都被君洛寒派人守着了,所以无论走到哪里,他们都不可能逃得过这男人设下的陷阱。

如今放在漠渊大军面前的不过两条路,要么全军覆没、烧死在这城中,要么朝后山的方向退、成为天阙战俘。无论是哪一条路,这一仗,天阙都是大获全胜。而漠渊一下子损失了这么多将士,算是元气大伤,暂时不可能再派兵前来,所以天阙要收回失地乃是轻而易举的事。

也就是说,再过不久,他们就可以回京城了。

远远地,僵尸城中火势漫天,整座城子都响彻着士兵们吵吵嚷嚷的声音,有呼救的、有呼痛的、有找水的、有救火的……

此时此刻,胜利的狂喜却无法将苏紫染淹没,看着那经久不绝的火龙,她只觉自己的身体仿佛也在被那场大火的热度蒸腾了,浑身上下都有种不自在的感觉。

一将功成万骨枯,说的大抵就是如此了吧?

既然有一方要胜利,那终归有一方要失败,就算不是用这种方式,那些士兵照样会流着血战死沙场。

可是明明知道,亲眼目睹的时候,心里还是不免有些难受。

有时候命运就是这般,即便可以预见到结果,还是……

一双温热有力的大掌突然环上了她纤弱的腰身,她阖了阖眼,微微倾身往后靠去。

“在想什么?”

“想你,想我,想很多事。”

男人几不可见地拢了拢眉,也幸而苏紫染此刻是背靠在他怀中,所以什么都没有察觉。

“君洛寒,若是可以,我真希望永远只是你的小九。”

这样的话,就不会有花倾城,不会有睿王妃,也不会有横亘在他们之间的重重阻碍。

虽然他们谁都没有说,可是他们心里也都明白,若是回去了,她便只是一个侧妃,他有他的正妻,他们之间恐怕又会回到原先那种误会重重的境地。

“染染,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把所有的事都解决好的。”他伏在她的耳边呢喃、轻叹。

“解决什么?”苏紫染轻声一笑,嗔恼地抬起头斜了他一眼,故作生气道:“难不成你还能休了你的王妃?”

若是真的可以,他便不会费尽心思娶了那人。

男人长如蝶翅的眼睫微微一颤,突然定定地看着她,一瞬不瞬:“只要你给我时间,只要你相信我,我会给你想要的一切。”

“好,我给你时间。”她答得轻快。

信任,谈何容易?

可是既然事已至此,她便再信他一次又有何妨?

而她想要的一切——包括一生一世一双人吗?

或许,他连她有这个心思都不知道吧。

男人皱了皱眉,只当她是敷衍,一把擒起她巴掌大的小脸,远处的大火将他黑曜石般的凤眸衬得熠熠璀璨:“苏紫染,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愿意相信我,愿意等我。”

他的语气太过认真,认真得像是许下生生世世的诺言。

苏紫染一阵恍神,忽地璀璨一笑,眉眼弯弯:“我不是已经说了吗?”

男人板了板脸,哼了一声:“刚才那个不算,你再说一次!”

苏紫染哭笑不得:“好好好,我信你,我等你,这样总行了吧?”

眼前的男人听完这句话,唇角一敛,刹那间勾出一抹潋滟艳绝的笑容,尤其是在那灼灼火光的映射下,更显夺目风华。

“君洛寒,我有没有与你说过,你穿白色真的好美。”

男人的脸色却蓦地一黑,丝毫没有因为她这赞誉的话而有分毫高兴。

苏紫染“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揶揄道:“你是不是不喜欢别人说你美呀?”

“本王是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