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83章 希望能见军师一面

第283章 希望能见军师一面

“男人又怎样?男人就不可以生得好看吗?我跟你说,我最初见到你的时候就在想,这小男孩可真好看,若是长大了一定更好看!”

“哼……”

“你哼什么呀,我是认真的!”苏紫染双目灼灼,言之凿凿。

突然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她也重重地哼了一声,一脸嫌弃地看着他:“谁知道长大后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你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冷冰冰的,再也不像当初那样对我笑了,就好像我欠了你一屁股债一样!”

男人幽幽地扫了她一眼:“谁让你那时候一看到本王就像个傻子,我还以为你和寻常女子一样,生怕惹上什么麻烦,又怎么可能对你有好脸色?”

“我那不是激动吗?”苏紫染气呼呼地跺了跺脚,“那你后来为什么又对我好了?我记得你后来在相府见到我的时候就对我很好,难道是因为皇上赐婚的关系?”

“不,我只是觉得你很有趣。兴许是我过去二十几年的人生都太无趣了,所以看到你的时候,就忍不住想要进入你的生活。”

苏紫染顿时哭笑不得

她以为她至少会听到点夸她的话,再不济也是当初那曲凤舞九天把他吸引了吧,结果竟然是因为她有趣?

有趣……

撇了撇嘴,她又不死心地问:“所以你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问完这句话,明显看到男人凤眸一闪,白皙的俊颜在那火光的映射下微微红了一下。

他别开了视线,轻咳一声:“那你先告诉本王。”

苏紫染大喇喇地笑开,原来逗这男人也是这么有趣的一件事:“我啊……”她故意拖长了尾音,明显看到男人眉梢一挑,眼角的余光徐徐朝她瞥来。

险些忍俊不禁,她我舔了舔嘴唇,一本正经道:“其实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你了。”

孰料,男人猛突然冷笑两声:“你第一次见本王的时候还是个小女孩,那时候你就知道什么叫喜欢了?”

这模样,分明是不信她的话。

苏紫染很是无辜地眨了眨眼:“你不信也得信,自从小时候第一次见你开始,我就对你念念不忘了。还记得你当时送我的那条蓝色发带吗?我一直留着,留了将近十年,直到……”

男人微微一怔,旋即一把将她揽入怀中,低沉的嗓音中似带着一丝黯哑。

“对不起……”

苏紫染愣了愣,心中不由好笑,她还没说直到什么呢,他就对不起了?

“你对不起什么?对不起没有在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喜欢上我?”

男人不语。

她弯了弯唇,双手轻轻环上男人的胸膛,有一下没一下地在他身上拍着:“我跟你说,其实有件事我一直瞒着你,但是我现在还不打算告诉你

。若是真如你所说,可以给我想要的一切,那么那一天,我会把那个秘密告诉你。”

如若不然,她就带着那个秘密离开他。

也只有那样,她才能永远地、彻底地离开他。

男人突然放开了她,脸色有些阴沉:“什么秘密?”

苏紫染挑了挑眉,故作生气道:“你这是干什么呀,我又不是不告诉你,只是迟些告诉你,想当初你瞒了我多少事儿啊我都没生气,如今我都主动坦白了,你急什么呀?”

“好!终有一天,本王要你亲口将所有的秘密告诉本王!”

五日后。

漠渊大军果不其然撤出天阙势力范围,却并非因为战败而降,而是因为漠渊易主!

这个消息如同平地惊雷,“轰”的一声在天阙军营中炸开了锅。

据说那位漠渊的新帝是漠渊三王爷,据说他早前身子不好,却常年在外游历,没多久以前才回到漠渊,却不想,就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竟成功褫夺了皇位。

当然,更没想到的还在后头。

天阙众将领皆在主帐之内商议此事,苏紫染仍是像过去那样安静地站在一旁,并时不时参与一点意见。

如今战事基本已了,要商议的就是重建僵尸城,还有漠渊退兵离开天阙、赔款呈贡一事。

就在众人刚刚开始商议没多久的时候,帐外忽然传来士兵禀报的声音,说是有漠渊来使求见。

“宣。”

那人进来之后倒是礼仪得当地与众将领问好,只是在最后,却停在苏紫染面前不动了。

“阁下可是天阙的军师小九?”

军营中的众人皆是一诧。

苏紫染拢了拢眉:“正是在下

。”

“我王下令,赔款进贡一事皆由睿王爷说了算。如今我漠渊新帝刚刚登基,百废待兴,所以我王相信,睿王爷也不会太过为难漠渊的百姓,一定能制定出一个让两方都满意的赔款方案来。”

此话一出,众人俱是惊愕不已。

那漠渊新帝怎么如此胡来,他倒是吃准了睿王爷不会狮子大开口吗?

漠渊来使却像是没有瞧见众人的眼神一样,仍然注视着面前的苏紫染,继续道:“不过我王有一个条件,希望睿王爷能够答应。”

男人眉心微微一凝,干脆利落:“说。”

“我王想见天阙的军师一面。”

所有将领都愣了。

须臾,又不约而同地朝他们的主帅望去,但见男人凤眸微眯,轻拢的眉心中倏地划过一道冷芒。

苏紫一惊,险些一把抓上他的手臂让他冷静,幸而手只伸了一半就意识到这里还有外人在场,又悻悻地缩了回来。

看着面前那个陌生的士兵,她抢在男人之前开口:“你们的王为何要见我一个小小军师?”

其实她很想说,真的不是这个士兵传错话了吗?漠渊新帝想见的其实是君洛寒吧?

“这本使就不知道了,待军师见到我王之时,大可以问问我王为何如此。”

君洛寒冷冷一笑:“这场战役天阙才是胜者,你以为,本王凭什么要答应你的要求?”

话音未落,众人就感受到营帐中铺天盖地的寒意将他们浸袭。

“睿王爷喜怒!”漠渊来使不卑不亢,满脸恭敬地道,“我王并无恶意,也知道漠渊乃战败之国,所以在登基之后二话不说就撤出了天阙境内,并且,我王还愿与天阙结百年之好,只是在此基础上,我王希望能见军师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