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84章 其实朕只是有句话想告诉你

第284章其实朕只是有句话想告诉你

“难道本王稀罕不成?”

苏紫染暗暗瞪了他一眼,这男人,对方不过要求见她一面罢了,突然这么冲动干什么?

殊不知,男人此刻对她是一万个不放心,任何可能让她出一丁点意外的险他都不能冒。

众人的脸色都有些变了,尤其是那个漠渊来使,虽然他们战败了,可是男人这声不稀罕摆明就侮辱了他们漠渊、侮辱了他们的新帝,一张脸顿时气得铁青。

“睿王爷怎么能这样说话?我们王并无恶意,只是想要见军师一面罢了!”

苏紫染连忙出声与那士兵解释:“这位使者,我并非不想赴你们陛下的约,只是我即将与睿王爷回京,而漠渊京城与此相距甚远,若是在下要赶去漠渊一趟怕多有不便,不如……”

话未说完,就被对方尴尬地笑着打断:“军师尽可放心,我王已经来了边关,所以军师此刻前去,傍晚前应该就能回来了。”

瞧瞧,连这都替她想好了,她还如何拒绝?

苏紫染顿时又是震惊又是哭笑不得。

那位新帝究竟是什么人,见她做什么?

按理说,这次的战争也没什么需要那位新帝亲自料理的事,他为何就特地跑来边关,难道只是为了见她一面吗?

若是果真如此,那也太离奇了。

如果对方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那她此刻就只是小九——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军师罢了,堂堂漠渊新帝,见她做什么?难道还以为战场上那些运筹帷幄的事儿都是她出谋划策的?

如果对方知道她的身份,那他又是如何得知的?她的身份只有君洛寒和容恒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知道,怎么就传到漠渊京城里去了?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真的知道了她的身份,她也不记得她从前认识什么漠渊三王爷啊,怎么突然之间就找上门了?难道是像慕容殇那样无意中结识的?可是她并不记得自己还救过除了慕容殇以外的人啊……

想想就觉得头疼,苏紫染拍了拍脑袋,一脸纠结地皱紧了双眉。

而此时此刻,君洛寒的脸色并不比她好多少,漆黑的凤眸如同打翻的泼墨一般,浓郁得怎么也化不开。

他只道那漠渊新帝既然如此大费周章地跑来边关见她,那他们的关系一定不简单。

他不得不担心那漠渊新帝又是一个慕容殇一样的人物——又是一个与她早就相识、甚至情意深厚的男人。

想到这里,他不由眸色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这个女人就像是一个探究不到尽头的谜,她身上实在有太多他意想不到的事,她所结识的人、她所了解的事……而她口中的那位教习先生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怎么能把一个大家闺秀教得这么不伦不类?

察觉到他凝视的目光,苏紫染敛了敛眸,一脸无辜地耸了耸肩,脸上那种纯然的表情分明写着“我什么都不知道”。

男人方才还阴云密布的脸上顿时散了几分寒气,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有几分头痛、几分无奈,还有几分淡淡的宠溺。

营帐中的众将领顿时敛了呼吸,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虽然他们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了,可是在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总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压抑感,那是一种太过强大的气场,足以让他们心悦诚服、甚至低眉顺眼。

偏偏此刻还有个不知死活的想要来带走他们的军师。

在这天阙大营中,谁人不知,军师乃是王爷的逆鳞?

就算是漠渊的新帝又如何,若是王爷不愿,谁也不能将军师带走!

苏紫染当然也知道君洛寒的意思,可是知道归知道,一个个盘旋在心头的疑惑等着她去解开,所以这一趟的漠渊之行,无论如何她都要去。

她一定要弄清楚,那个漠渊的新帝究竟是谁!

男人一眼就瞧出了她的心思,面色沉了沉:“既然如此,本王便与小九一同去见漠渊陛下!”

孰料,那个漠渊来使就像是早就料到了男人会这样说一样,盈盈一揖,恭敬地笑道:“我王说了,只见军师一个人。我王还说,若是睿王爷要和军师一起去,就让本使代为转达一句话,就说我王只是诚心诚意想见军师一面,并无任何绮念,让睿王爷不必担心军师的安全。”

“王爷……”

这回轮到苏紫染开口了。

那一脸期待的眼神,分明就是怕他拒绝。

君洛寒冷冷地剜了她一眼,菲薄的唇瓣紧紧抿起,半响不曾开口。

苏紫染被他这一记眼刀剜得心头猛跳,可又碍于这是大庭广众之下,让她那些撒娇撒泼的话全都烂在了肚子里,就连一声“君洛寒”也不敢轻易叫出来,只好用眼神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僵持良久,那漠渊来使又言辞恳切道:“睿王爷这是关心则乱啊,此次漠渊战败,我王又刚刚登基不久,怎么会大费周章地伤害贵师呢,如此,不是置我漠渊百姓于不顾吗?”

“是啊王爷,就让小九去吧,小九不会有事的!”苏紫染满脸期待地看着他。

那漠渊新帝实在是太让她好奇了,竟能如此准确地猜到她和君洛寒的心理,既然如此,她又怎能拂了对方的意?

君洛寒眉心微微一拢:“天黑之前,本王会亲自去接军师,届时还望漠渊陛下已经与军师谈完一切。”

漠渊来使面色一喜:“是是是,多谢睿王爷成全,我王必定感激不尽。”

苏紫染跟着那使者一路策马前去漠渊军营,君洛寒还特地派了人护送她前去,路途并不是很长,可是那个使者却一改先前恭敬的姿态,此刻,竟然无论她问什么这人都只对她笑笑不说话,气得她差点没把马鞭挥他脸上。

来到漠渊大营,那些士兵看她的眼神就像是要把她活刮了一样,不过也是,毕竟在他们眼里,她是天阙人,是活活烧死他们上万将士的天阙人。

被带着朝主帐的方向走去,她的心微微悬了起来,尤其是帐帘撩起的那一刹,她几乎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主位上,一袭明黄的漠渊新帝剑眉朗目、面如冠玉,活脱脱一个英俊霸气的美男子。此刻,他优雅又慵懒地斜坐在那里,仅仅是拎着茶壶泡茶的动作就让苏紫染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威严之气,登上帝王几天就能做到如此,这个男人绝不简单。

可是她现在却无暇去想这些有的没的,她只觉得有些失望,因为她发现她并不认识这个男人,甚至,她在这个男人身上找不到一丝熟悉的感觉。

攥了攥手心,她阔步朝他那个方向走去,行了个标准的使者礼仪,“天阙军师拜见漠渊陛下。”

做完这一切,她直起腰毫不退缩地直视着那个男人,带着一丝几不可察的探究。

帝王却没有理她,依旧低垂着眼帘继续着手中动作,神色专注,该干嘛干嘛,沏茶的大掌骨节分明、如玉修长,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那一步步的工序,活像找她来的那个人根本不是他一样。

苏紫染也不急,就这么看着他,等着他。

他突然眉梢一挑,直直地抬起凤眼,犀利的双眼中含着几分似笑非笑的意味,苏紫染一时不察,就这么蓦地撞入他深邃如墨的眸中。

“军师来了。”他微微勾唇,活像是刚刚才注意到她一样,朝她招了招手,“来,到朕身边来坐。”

这模样、这语气,要多熟稔有多熟稔!

苏紫染不禁暗暗咂舌,她是不是失去记忆了,这皇帝其实是认识她的吧?

莫名其妙地走到他身边,看了看他坐着的那张长椅,确实有间隙再容纳好几个人,但她总不能跟人家一个皇帝同座吧?

“紫染,为何不坐?”

苏紫染脚下一软,差点没跌到那张长椅上去,一脸惊悚地看着他:“陛下,我们……不,您跟我,曾经认识吗?”

这哪里像是不认识的样子,分明就是老朋友之间寒暄的态势啊!

帝王毫不在意地捋了捋袖袍,将方才沏好的茶缓缓注入杯盏之中,那慢条斯理的动作看得苏紫染几乎抓狂掀桌,他却像是没有察觉一样将添满的茶盏递了过去。

“紫染,尝尝朕泡茶的手艺如何。”

苏紫染眉心一蹙,整张脸都显得有些扭曲,漠渊的帝王泡茶给她,这可是莫大的殊荣,可她现在却只觉得浑身不舒服,接过茶盏谢了恩,见对方也没有要解答她心中疑问的样子,心里委实更难受了。

“怎么不喝?”

那人挑了挑眉,忽地像是了悟般地捧起茶盏啜了一口,又在她面前晃了晃。

“看吧,朕没有下药,你可以安心。”

苏紫染只觉脑中的某根神经又被击中,眼皮猛地跳了跳,她敛了敛眸,款款一笑:“不知陛下今日召紫染前来所为何事?”

他不肯说就算了,她就权当没来过。

至于这个皇帝到底在玩什么把戏,她迟早会知道!

“哦,其实朕只是有句话想告诉你。”

苏紫染继续笑着打哈哈:“陛下若是有何吩咐,尽管派使者通传一声就是,又何必亲自前来这边关危险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