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85章 打扰了人家的好事

第285章 打扰了人家的好事

天阙大营。

草垛上,男人白袍翩然,衣发翻飞,长身玉立地站在专属于他的那匹白马之旁理着马鞍,似乎正准备要离开。

远处,一个士兵急急忙忙地往他这边跑了过来,凌飒过去拦截了他,那士兵便将外面的事和凌飒回禀了一下。只见凌飒听完脸色就变了,眉心微微一凝,阔步朝着男人走来,像是有什么急事一样。

站定在男人面前,他颇有几分为难道:“王爷,王妃来了。”

男人眸色一闪,颀长的身影明显顿了顿。

王妃?她不是去了漠渊吗?

不,不可能是她。

如今天色尚早,她不可能这么快回来,更何况,她也说过,她不会以女子的身份出现在这军营之中。

那么……

凌飒见他不说话,一时也拿不定主意,只好再次征询着问出声:“王爷,王妃来了,要让她进来吗?”

来都来了,难道还拒之门外不成?

男人意味不明地扬了扬唇:“你去接小九,务必要将她完好无损地带回来。”

凌飒拧了拧眉:“是,属下遵命。”

苏紫染脚步凌乱地出了漠渊大营,神色中还带着几分恍惚,她的心里实在太乱,以至于此时此刻,她只想趴在君洛寒的怀里好好地休息一会儿,什么都不说也好,只是休息一会儿。

只有那个男人才能让她安心。

可是跑了大段的路,当她的目光触及到漠渊大营外头的那身玄黑的时候,瞳孔蓦地一缩,脚下的步子也不由停了下来。

凌飒却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见她平安出来就很是高兴,连那张平素一板一眼的脸上也出现也一丝几不可察的笑意,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走到她身旁。

“军师,我们回去吧。”

“王爷他……发生什么事了吗?”

还是没忍住问了。

苏紫染有些恼怒自己的不争气,或许是军中有什么事耽搁了,她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了,怎么能霸占着那个男人每时每刻的时间呢?

这般想着,她的脸色稍稍好看了些,同样没有察觉到凌飒的脸色,只是上马的时候不由看了他一眼。

凌飒本身就不善言辞,更何况是这种连王爷都解决不了的事,他有些尴尬地别开了视线,掩着唇轻咳了一声,难得地撒谎了。

“这个,属下也不是很清楚,军师还是回去问王爷吧。”

苏紫染也没深究,翻身上马,猛地一抽马屁股就朝天阙的大营奔了回去,凌飒没料到她会这么快,不明白她心中所想,宽慰道:“天色还早,军师不必如此着急。”

她笑了笑,眉梢眼角突然带上一抹柔弱的温柔:“没什么,我只是想快点见到王爷。”

凌飒从未见过她这般模样,一时间不由怔住了,若是王爷听到这话不知该有多高兴了,只是今日……

苏紫染一心赶路,根本没有注意到他这些细微的变化,甚至当她火急火燎地回到大营的时候,也没有听到任何风言风语,心中急切,便不顾凌飒说要先去禀报一声的话,直接就冲进了那个男人的营帐。

可是那一刹那,她后悔了。

她不该如此不守礼节。

虽然他说过,军师若是前来本王的营帐,任何人不得阻拦,也无需通报。

他这样说那是他看得起她,可是她不能拿着鸡毛当令箭,她应该认清自己的身份才是,怎么能这样就冲进了主帅的营帐呢?

这不,就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还打扰了人家的好事。

眼前,女子急匆匆地从男人怀里钻出来,绝色的容颜上迅速掠过一丝绯色,而男人漆黑的凤眸中亦是闪着错愕的慌乱。

苏紫染稍微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扬起一抹自认为很是璀璨平和的笑容。

怪不得凌飒刚才会那样吞吞吐吐、怪不得这个男人明明说了亲自来接她却突然爽约,原来是这样。

虽然她不知道花倾城怎么会突然来了这里,可既然人家正妃来了,她这个妾室、甚至如今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军师罢了,自然应该靠边站,这完全没错。

“王爷,小人并非有意擅闯,只是刚从漠渊军营回来,一时急切,便乱了方寸,还望王爷恕罪。”

话落,她躬身曲了一礼。

男人脸上的愕然不过转瞬即逝,此刻的脸色堪称难看,凤眸一瞬不瞬地胶结在她身上。

怎么,是怪她打扰了他们的好事吗?

既然如此,她退下就是。

“王爷若是没有什么吩咐的话,小人就先告退了,不打扰王爷。”

她本想说完就走,可是顾及到自己现在的身份,只得继续站在那里听凭男人的发话。

“军师这么急着进来,难道不是有事要和本王禀报吗?”

他冷笑的声音中含着一丝明显的嘲讽。

竟是如此不加掩饰。

花倾城皱了皱眉,探究的眼神直直地望着眼前这个身形瘦小的奇怪男子,原来这就是传说中那位叫做小九的军师,也就是让她不远万里赶来军营的原因。

那日在府中突然收到一封没有署名的信,直言睿王爷乃断袖,还洋洋洒洒地列举了好多事例。

那个男人是不是断袖她当然知道,就看他对苏紫染做的那些事,又怎么可能是断袖所为?

所以她当时就开始怀疑,那个所谓的军师是苏紫染所扮。

如今见了……

身形确实很像,面貌……或许是易了容。

尤其这人方才走进营帐的那一刹那,那双眼睛,那种古怪的眼神,让她几乎是一下子肯定了这就是苏紫染!

她一个人在王府等他凯旋,他却在这里和另一个女人卿卿我我吗?

很好!

袖中的小手正在微微颤抖,可她的视线却毫不闪烁得看着苏紫染,笑得温婉大方:“原来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军师。”

苏紫染笑意更深:“这位姑娘好。”

“城儿,本王已经让凌飒为你安排了营帐,暂时先住一晚,明日我们就启程回京。现在本王还有事要和军师商议,你先回去吧。”

话虽是对着花倾城说的,可他的眼神却自始至终落在苏紫染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