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95章 早死晚死都是一条命

第295章 早死晚死都是一条命

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对方,各自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浓浓的敌意与挑衅。

“苏紫染,本宫还是头一回见到敢这么盯着本宫的人!”

君洛羽摆了摆手示意屋里的人都退出去,然后一步步朝她走了过来,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舌头不由自主地打了个结,因为他想到了另一个人,这辈子第一个敢这样看着他的女人,一个如今对他不屑一顾的女人。

可是话已说出口,他当然不可能再收回,就这么冷冷地睥睨着面前的人。

苏紫染从鼻子里发出重重的一声哼笑:“那还真是可惜,被我这么看过的人多了去了,你还真算不得什么!”

君洛羽的脸色陡然铁青:“你知不知道自己的小命现在握在谁的手里?”

她挑了挑眉,毫不在乎道:“睿王是一定不会救我的,反正终归都是要死在你手里,那怎么死的又有什么区别?”

“你……”彻底被这个女人噎住。

很好!

他寒森森地笑了两声:“死到临头了还这么牙尖嘴利,那可就怪不得本宫了!”

说完,他迅速点了她周身大穴,亲自把她押了出去,此刻的她,才是真的如待宰的羔羊,根本用不上一点内力。

没有想到经边关一别,再见君洛寒会是这幅情景。

他的身后跟了很多人,其中还有很多明月楼的人,她甚至看到了经久未见的凌霄和流云,而他本人依旧是一袭白袍,临风玉树、气度非凡,可她却成了别人手中用来威胁他的一个筹码。

看到她的瞬间,男人瞳孔骤然一缩,似乎完全没有料到她会出现在此,可是那份愕然转瞬即逝,以至于她根本分辨不清那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说实在的,她并不确定君洛羽究竟要从他身上得到什么东西,若是皇位,那么这个男人是断然不会给的,可若君洛羽要的少一点,或许她的命在这个男人眼里还值那么一点钱。

想到这里,她又情不自禁地笑了笑,那笑容却是比黄莲还要苦,掺杂着掩不去的嘲弄。

没想到她也会有这么一天,像一件货物一样,跟他所拥有的那些东西去作比较,任他估价之后做取舍。

正怔忪间,耳边突然响起一道沉冷的声音:“君洛寒,让你的人全都退到宫外去!”

不远处的白衣男子似乎是笑了,笑他的痴心妄想、笑他到了这个时候还搞不清楚状况,狭长上挑的凤眸中敛着万种风情,浑身上下却笼着一股浑然天成的王者之气。

他薄唇轻启,问道:“若是本王不答应呢?”

苏紫染早就料到会是这个结果,心中无甚悲喜,如今已不只是皇位的问题,而是他手下那千千万万跟随者的性命,若是他为了一个女人而将他们弃之不顾,那他就不是她认识的君洛寒了。

“太子,这是本王最后一次这么叫你。”男人唇角一斜,漆黑的凤眸中寒芒尽显,“如今宫门尽开,你的人几乎全都成了本王的俘虏,本王劝你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束手就擒吧。”

熟料,君洛羽也是阴测测一笑,“是吗?”突然不知是从哪里拿出来的一柄锋利的匕首,倏地抵上苏紫染的喉管,“你当真不要她的命了?”

话音未落,他就明显看到男人的身形往前倾了一倾,虽然脚步不曾移动,他却觉得自己果然是得了个好筹码,起码这个女人在君洛寒心中并非如她所说的那么毫无地位。

君洛寒眉心微微一凝,沉声道:“父皇和本王的母妃在哪里?”

“别跟本宫来这套!”抵在女子脖子上的匕首又往前送了一分,几乎就要嵌进肉里,他笑得愈发狰狞,“你以为分散本宫的注意力就能保她一条命?好四弟,你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吧?”

“你究竟想怎么样?”君洛寒的眉头拧得更紧。

“本宫已经说过了,让你身后那些人全部都退到宫外去!”

苏紫染知道君洛羽现在还不会杀她,让她出点血已经是极限了,毕竟今日逼宫若是败了,他还得指着她保住一条命,遂咬了咬牙,高声道:“睿王爷,皇上和莲妃娘娘根本不在此人手中,他们如今都已经安全了,你不必有所顾虑,现在就杀了他吧!”

众人俱是一惊。

而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君洛寒的双手紧紧握成拳,手背上青筋突突地跳起,心中暗骂这个女人果然是口无遮拦,都这种时候了,还敢说出这种话来,她果真是不要命了吗?

君洛羽顿时恼羞成怒,原先听到君洛寒问父皇的下落他就知道父皇和莲妃那个女人还没有彻底获救,可是被这该死的女人这么一闹,他的处境显然又被动了两分。

“你这女人,当真以为本宫不敢对你怎么样?”

说话间,手中的刀子不受控制地划开了那白皙的脖颈,殷红的血迹刹那间丝丝渗出,蜿蜒而下。

苏紫染脖颈吃痛,几乎是咬牙切齿地笑了两声。

“我早就说过,早死晚死都是一条命,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

其中凛然无畏,听得众人又是一骇。

君洛寒几乎就要喊出“住手”二字,可是他知道,现在他表现得越是慌乱,就越是称了君洛羽的意,那她的处境就又危险了两分。

“好一个硬骨头,本宫倒是要看看,接下来你还能不能这么硬气!”

他伸手招来身旁一个侍卫,只吩咐了一句“把人带来”,具体也没说是谁,那侍卫就急急忙忙地跑开了去,苏紫染脑中顿时生出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可是还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那柄锋利的匕首又开始在另一处完好的皮肤上作祟,脖子传来的剧痛彻底打断了她所有的思绪,痛得她双眉狠狠地拧了起来,死死咬着牙才抑制着没有发出声音。

“好四弟,你确定不要她的命了?”君洛羽一字一顿。

“放开她!”同一时间,男人终于克制不住低吼出声。

君洛羽眉梢一挑,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在苏紫染耳边轻声道:“瞧瞧,本宫就说,本宫这四弟不会对你这般无情无义的。”

话音刚落,他的视线就直直落在君洛寒身后那群人身上,意思很明白,要本宫放了他,就让他们滚出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