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96章 你这又是做给谁看!

第296章 你这又是做给谁看!

两方久久的僵持,君洛羽却是微微扬着唇角,心里最后那丝不确定也在对面那个男人喊出“放开她”三个字的时候烟消云散,虽然他至今都没有搞清楚这两人之间的纠葛,可是有一点他很清楚,那就是他的四弟没有办法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女人就这么死在他手里。

苏紫染紧紧攥着手心,用力之大,让她的整个身体都在为之颤抖。

无论那个人此刻会做什么决定,她却已经没有半分跟他耗下去的心思。

死一般的寂静之后,君洛寒突然扬了扬手,声音不大,却是一字一句都掷地有声。

“凌霄,你带他们全都退到宫外去。”

“王爷……”

身后众人齐呼。

他板着一张脸,面上的神色是一股不容置喙的决绝:“不必多言,全都退到宫外去,没有本王的命令,不准擅自行动!”

“扑通”一声,凌霄蓦地跪了下来。

“王爷万万不可啊,这分明就是太子的诡计,就算属下等人真的退出宫外,他也必然不会放过侧王妃的!”

男人却是不发一言,摆明就是主意已定。

他们的心思他怎么会不懂,就算他的人全部退出宫外又如何,君洛羽这个人心思极重,没有掌控在手里的东西是不会安心的,所以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放了染染。

可是那又如何?

难道让他眼睁睁地看着那把刀子再在她脖子上划出一条血痕来吗?

他的心思,除了他自己,没有人懂。

没有人知道她有多重要,其实连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他从来没有衡量过这些东西,只是当他看到鲜血从她脖颈上溢出的那一刹那起,他就知道了自己的决定——他不想看着他受伤,绝不!

那一刻,他甚至觉得,哪怕君洛羽要他将皇位拱手相让他也是愿意的。

君洛羽知道他这个人说一不二,所以并不担心他会改变主意,也因此并不很着急,只是用眼神催促着凌霄等人的动作。

却在此时,苏紫染开了口。

“睿王爷,你忘了吗?”

她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引得众人纷纷侧目看着她,各种各样的眼神中带着探究、带着担忧、还有几抹意味不明的沉重。

君洛寒亦是紧蹙着双眉看她,不知为何,虽然她还什么都没有说,可是他却很想狠狠地堵住那张嘴——那张叫他欲罢不能的嘴里说出的永远都是伤害疏离的话。

他甚至不得不承认,他在害怕。

女子的话却还在继续:“早在你娶神女为妃的那一日起,就已经答应放我离开睿王府了不是吗?”

她低低地垂着眼帘,让人分辨不清那双总是饱含着情绪的眸中此刻究竟在诉说什么。

蓦地,她恍然一笑,像是怕人听不懂似的,又补充了一句:“也就是说,我们早已没有半分关系。哪怕你今日救了我,我也绝对不会感激你,更不会留在你身边。”

往日的伤疤再一次被揭开,竟然已经没有她想象中那般疼痛,心中也

最次元txt下载

没有因为他的取舍而有半分喜悦涌出,只觉得满腹的委屈顷刻化成了一片惨淡的悲怆与荒芜。

做出这样的决定,不管他是愧疚也好,还是真的心里有她也罢,她都没有办法接受。她不想欠他的,不想让他这么多年的计划因为她而有半分闪失,更不想因为这次的事就背上那样一个包袱,太沉重了。

若是他真的那么做了,不管他以后再做什么,她都会觉得欠着他。一旦欠了,她就再不能因为他身边有了别的女人而擅自离去,她就注定只能绑在这段三个人的感情里,再无救赎。

顿了良久,她用力闭了闭眼,让自己翻涌不息的情绪平复下来,再睁开时已是一片清明,脖子上的伤似乎也没那么痛了。

“所以,这又何必?”

她没有说,你爱的又不是我,做这些又是何必,她现在甚至已经不想去计较这些事情。

君洛羽听她说完,几乎气得要拿手中的匕首狠狠地扎进她的心窝子,他没想到这女人这么狠,非但对别人狠,对自己也那么狠。

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只是刀子刺入的地方却不是心窝,而是胸口的另一处。

一次一次的伤口似乎汇聚了大量的血色,弥漫了她洁白的衣襟、袖口、裙裾,一点一点蜿蜒而下,就像是汨汨流淌的红色溪水,无论如何也止不住那活泼的跃动,白与红的鲜明对比,倾世冶艳,华靡天成。

苏紫染狠狠地吸了口冷气,唇角却勾着一抹绚烂的笑容,原来她也并非是没有知觉的,只要痛到极致,心里那点伤又算得了什么?

“没有听到本王说的话吗?”

一道嘶哑森冷的嗓音蓦地响起,君洛寒双目赤红地瞪着眼前的女子,话却是对着身后那些人说的。

“若是还不退下,从今往后就不必再跟着本王!”

凌霄还想说点什么,却被流云拉住,皱着眉、神色复杂地冲他摇了摇头,他狠狠地攥着手中的长剑,攥得骨节发白,青筋暴起,最后看了一眼面前不为所动的男人,咬了咬牙,只好带着一干人往宫外退去。

苏紫染脸色一白,脚下顿时失了力气,竟不知是气的还是伤的。

“现在可以放人了吧?”君洛寒冷声。

君洛羽哈哈大笑,阴狠的视线落在那群浩浩汤汤、渐行渐远的人群身上,突然不知是想起什么,他止了笑声,冷冷地看着不远处长身玉立的白衣男子。

“四弟,本宫知你武功高强,虽然你的那些属下全部出了宫,本宫却还是不放心你,这可如何是好?”

男人眉心几不可察地一拢,可是下一秒,还不等苏紫染说点什么,他的右手猛地扣上左肩,“咔嚓”一声,竟是毫不犹豫地卸了自己的琵琶骨。

动作太快,脸上甚至没有任何情绪变化,以至于对面那些人只觉眼前一花,这一切就成了定局。

苏紫染刹那间面如金纸。

“君洛寒,你疯了吗?我已经说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感激你的,你这又是做给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