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03章 她有什么立场去指责?

第303章 她有什么立场去指责?

苏紫染满脸愕然地看着他。

当初景帝以她假死为条件绕她一条性命,然后她被慕容殇带走,最后又被君洛寒追回,当时她以为是那个男人查清了一切,所以景帝才肯为她洗脱罪名让她回来的不是吗?

难道这件事还另有隐情?

“因为他和启圣的国君一起来求朕,朕不得不允!”景帝重重地叹了口气:“可是看他那个样子朕就知道他陷得太深,朕不想让自己的儿子为一个女人如此神魂颠倒,所以朕跟他说,若是要让你名正言顺地回来,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他去娶了神女。而且朕还不准他将此事告诉你,否则就要了你的性命。”

苏紫染身形一晃,越往下听,脸色就越白上一分。

这一刻,不得不说,她是恨的,她恨这个因为一己私心拆散她和君洛寒的冷血帝王,若不是他刻板的思想被那所谓的“红颜祸水”占据,她和那个男人之间也不至于走到如今这一步。

可是事到如今,即便是恨,她又能如何?

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她再不愿意,君洛寒也已经娶了花倾城了,她还能怎么办?

她不知道那日军营中发生的事是他和花倾城之间的第几次,可是大婚这么长时间,她早该有所预料、有所准备了不是吗?他和花倾城本就是青梅竹马,若是没有她的出现,说不定他们早已修成正果,更何况二人如今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就算他碰了花倾城又如何?

所以她宁可景帝今日什么都没有告诉她,她宁可还是被蒙在鼓里,起码那样她还能告诉自己,是君洛寒对不起她,是他为了他的如花美眷辜负了她的一番真情,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不好。

可是在她知道了一切真相之后,知道那个男人为她隐忍至此,哪怕是被她误会了这么长的时间也从未有过一句怨言,仅仅是不想拿她来冒险,所以连偷偷跟她解释这件事也从未有过,在知道了这一切之后,让她还如何怨怪她曾经自以为的那些辜负?

一直以来都是他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默默地付出着,哪怕是那一晚她拔剑相向的时候,他也不惜伤害自己放她离开;哪怕是在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无理取闹之后,他也还是愿意为了她不顾自身安危,这样的他,她有什么立场去指责?

似乎这么长时间以来,她一直自以为对他很好、事事都为他考虑,可是到头来,他做的却远比她做的要多得多,只是他从来不说,所以她什么都不知道

这样说来,她是不是也从未信任过他?

屋外的阳光很刺眼,蓝天白云,秋风徐徐,苏紫染跌跌撞撞地走在回芳菲殿的路上,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满脑子回荡的都是景帝方才对她说的那些话。

“朕相信你不是一个不识大体的女子,既然现在已经知道寒儿的心,以后出了事你也多体谅着些。毕竟寒儿以后是这天阙的皇帝,三宫六院是必不可免的,总之你知道他心里那个人是你就够了。”

是啊,他君洛寒马上就是这天阙的帝王了。

万里山河,红尘滚滚,这整个天下都是他的了。

这样的他,必然是要充纳后宫为皇室开枝散叶的,可是她连一个花倾城都已经接受不了,又要怎么接受他身上每天围绕着燕瘦环肥、每天充斥着不同的脂粉味?

急切地想要见到他,可是见到他之后又能说些什么……

脚步减缓,最终停在了一枝叶繁盛的梧桐树下,见四下无人,她靠着粗大的树干缓缓滑落,最终抱着膝盖埋首在自己的双臂之间,任由那刺眼的金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影投洒在身上,暖融融的似要将她整个包围。

“染染,你怎么在这里?”

熟悉的声音带着一丝惊讶在头顶响起,她还记得初见这人时,他的声音还透着一股稚嫩很青涩的阳光之气,其实那时候虽然她的身体还是个孩子,可是她实际上却早已二世为人,所以对这么多年前的旧事,她还是可以记的这么清楚

可是长大了,他却已经不能再像从前那般,或许是这个宫廷改变了他,让他用坚硬的外壳和冷漠的伪装将自己裹了起来,所以那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他的声音满是清冷与漠然。

而这一刻,他却又像是回到了小时候一样,尽管声音变了,却仍是让她感觉到了温暖,仿佛那天上的太阳一样再一次带给了她生活的希望。

缓缓抬头,对上那张背着光隐匿在暗色中的俊脸,她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模模糊糊地看不清他的样子,意识使然,在她自己有所反应之前,左手已经不可抑止地朝他伸了出去。

她眯着双眼,有些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似乎是有那么一瞬间的惊讶,然后就朝她伸出了手,把她拉了起来。

怎么就没想到要抱抱她呢?

苏紫染咂咂嘴,有些恶趣味地想。

哦,或许是怕她一把把他推开?

“君洛寒,你知不知道,其实我很喜欢你。”

借着他拉起自己的那股力道,加上刚刚站起来有那么一瞬间的脱力,她干脆就摇摇晃晃地扑进了他的怀里,嗅着他身上清冽的淡淡的龙涎香,她突然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闻的气味。

明显地感觉到被自己抱着的身体有刹那的僵硬,哪怕没有亲眼所见,她也可以想象现在男人脸上的表情有多么的丰富多彩——在被她莫名其妙地告白又莫名其妙地抱住之后。

“你怎么不回答我?”苏紫染咧了咧嘴,伏在他胸口有些恶趣味地问道。

耳边不断有温热的呼吸恶作剧似的扑洒,弄得她整个人都有些麻麻的、痒痒的、软软的,就像她现在的心情一样,原来真的有那么一个人,你抱着他的时候就像抱着全世界。

君洛寒的确是被她突如其来的亲密吓到了,明明上一次见面的时候她还是满脸抗拒,怎么才这么一会儿功夫就成了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