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04章 不会再有以后了!

第304章 不会再有以后了!

可是惊讶之余,更多的却还是惊喜。

原本因为来不及反应而垂在身侧的双手也慢慢环上了她,紧紧地把她搂住,君洛寒低低一笑,下巴抵着她的发顶,依稀可以闻到她发间的清香。

“你要我怎么回答?”他的下巴微微一摩挲,似乎是觉得方才那句话有歧义似的,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句,“你想听什么样的答案,恩?”

苏紫染就无语了,这男人,还真是给点颜色就开染坊的类型。

她撇了撇嘴,问:“是不是我想听什么你就说什么?”

君洛寒沉默了很久,就在苏紫染差点忍不住发飙质问他怎么连这么点小事都不肯答应的时候,他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声。

“染染,你能不能永远都不要离开我?”低沉的嗓音中隐隐含着一丝卑微的祈求。

苏紫染何曾见过他这般模样,这个男人向来就把所有的事都握在掌控之中,而她却成了他生命中的一抹意外,也不知是好是坏。胸口一滞,那些方才被她刻意忽略的东西一下子齐齐涌上心头,一遍遍地提醒着她,他们之间的阻碍何止千山万水?

这个世界上,不是相爱就可以解决一切的。

她攥了攥手心,徐徐将他推离,右手的食指抵上他坚硬的胸膛,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左手却仍是落在他精细的腰间。

君洛寒眼睫一颤,几乎就以为她要拒绝,正待开口,她却回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君洛寒,你马上就要当皇帝了,你高兴吗?”

她很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想着哪怕从中看出那么一丝丝的情绪也好,可是和以往的每次一样,男人面沉如水,眸色深邃,她没有办法从他这样的神色中看出半点端倪

耸了耸肩,似乎也没想得到他的答案,她兀自继续道:“你会娶很多很多的女人,三宫六院,佳丽三千。到时候,我就只是你千千万万女人中的一个,既没有倾城的容貌,也没有贤惠温婉的性格,你说,这样的我,真的能够留住你吗?”

“染染……”君洛寒眼皮猛地跳了两下。

“父皇说,我只要知道你的心在我这里就够了,至于你的人,宠幸妃嫔、雨露均沾是你作为一个皇帝应尽的责任,所以我不能为了那些小事跟你斤斤计较。可是你知不知道,我很怕,我怕你将来的某一天突然告诉我,你爱上了别人,我怕我也会变成一个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深宫怨妇,恶性循环,若是我成了那样,你的心也会因此离我越来越远。到了那个时候,我该怎么办?”

君洛寒眸色一痛,猛地一把将她拉回了怀里,心口像是被一根绳索狠狠揪住了一样,一扯就疼。

他从来不知道,她爱得这么小心翼翼,爱得这么胆战心惊。

是他不好,是他给的安全感不够,所以才会让她一再往后退,让她一碰到什么问题就缩回自己坚硬的壳里、对外界的一切全都视而不见。

“不会的,染染。相信我,无论我是不是皇帝,我的心里都只有你一个人。”

苏紫染趴在他的胸口闷笑了几声,那笑声中包含的情绪太过复杂,似是愉悦,又似无奈。

“如果我说我想当皇后,你会答应吗?”

“会。”

他竟答得毫不犹豫。

苏紫染愣了愣,嘴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她是王妃,我是侧妃,你若立我为皇后,就不怕满朝文武诟病吗?”

这个“她”指的是谁,两人心照不宣,说是怕满朝文武诟病,可事实上苏紫染真正想说的是她的神女身份,当初不就是因为这个,自己才从王妃莫名其妙成了侧妃么?

“所以要先委屈你一阵子了

。最多一年,你耐心等等,可好?”

苏紫染鼻子酸了酸,闷闷地“恩”了一声。

“为了巩固皇权,免不得要娶那些大臣的女儿,但是你不能碰她们,可以么?”

这回是君洛寒缓缓将她拉开,微微拧着眉头,定定地看着她的双眼,一瞬不瞬。

“除了你,我再不会碰别人了。”

此话一出,两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当日军营里的那一幕,脸色皆是一变。

苏紫染抿了抿唇,勉力一笑:“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我也无能为力了,但是以后……”

“不会再有以后了!”男人口气咄咄,沉声打断。

龙吟宫。

“回皇上,东西都收拾好了,明日即可启程。”

“明日?”没等景帝开口,莲妃就诧异地低呼一声,错愕地看着景帝,“不等寒儿登基了吗?”

“儿孙自有儿孙福,莲儿就不必操心了。那种排场,朕瞧着头疼。”

莲妃嗔恼地睇了他一眼,“过去几十年都是这样三跪九叩的排场,怎么就没见皇上说头疼?”

“那不是莲儿没给朕机会说吗?”意识到莲妃脸色一变,景帝连忙腆着脸笑道,“哎哎哎,莲儿别生气,朕就是开个玩笑。之所以急着去江南行宫,这不是急着快点和莲儿二人世界吗?”

莲妃白了他一眼。

“这么老的人了,还没个正经。”

“要什么正经?都已经这么老了,若是再不能随心所欲地过自己喜欢的生活、说自己想说的话,那朕这皇帝当的也太委屈了吧?”

莲妃冷笑:“皇上这些年过得也叫委屈?左拥右抱、燕瘦环肥,若是这样还委屈,那臣妾过的那叫什么日子?”

景帝明知她是开玩笑的,心里却还是涌上一股愧疚与心疼,重重地叹了口气

“确实都是朕不好,是朕害莲儿受苦了。幸亏莲儿还愿意原谅朕,往后的几十年,朕就只陪着莲儿一个人。”

话音未落,他就用力地把女子捞进了自己怀里。感受着这份错失了二十几年的温馨,又是满足又是失落,只恨自己没能趁早珍惜。

腊月十五,黄道吉日,天阙新帝登基。

艳阳高照,万里无云,璀璨的浅金色光芒直直地照射着整片大地,便是冬日也依旧让人感觉暖融融的一片。

明黄与正红的布帛肆意地在空气中地飘荡,整个皇宫之中,处处都悬挂着喜庆的彩灯与锦缎,色彩奢华艳丽却不显累赘,排场壮观浩大而不失利落。

当然,此次新帝登基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还是那登基的场所——竟不是在朝堂之中,而是选在了金銮殿外的空地上,且最为特别的是,大开宫门,允许各府女眷与京中百姓一同观礼。

影溪和昕梓兴冲冲地站在苏紫染身旁,虽然她们不知道为什么苏紫染会同意回来,不过看着对方与王爷之间似乎已经和好如初,心里的一块大石总算放了下来,加之今日王爷新皇登基,二人自然是喜上眉梢。

三个人并排挤在人群的最前端,可以清楚地看见眼前即将发生的一切。

“蓝烟去了哪里,怎么不见她人?”苏紫染突然发问。

影溪一震,心虚地看了昕梓一眼,虽然知道对方也不了解这件事,可是见对方似乎没什么反应的样子,便强笑着道:“她似乎去找前太子了。”

蓝烟的事没有人敢告诉苏紫染,如今自己这样的回答也不算是欺骗、最多就是有所隐瞒,虽然心里很是内疚,可也实在不愿让这个女子再经历一次生离死别,蓝烟在她心中的地位就像是亲姐妹一样,若是叫她知道了,怕是又得伤心好一阵儿了。

“找君洛羽?”

苏紫染微微一诧,想起前几次蓝烟提到君洛羽的时候那种神态,眉心微微一蹙,总觉得有哪里很奇怪,可是她也没有多想,点了点头,“恩”了一声

终于等到巳时。

“皇上驾到……”

小太监尖着嗓子的一声唱诺之后,金銮殿前的众人顿时安静了下来,满脸肃穆地看着上方,再无声响。

待到那一袭明黄的身影出现时,众人齐刷刷地跪下,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喊出。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震耳欲聋。

君洛寒从出口处出来,身姿俊逸,步履翩跹,一路沿着明黄的长毯蜿蜒而上。

苏紫染扫了一眼周围众人,发现个个都是低着头肃穆而待的,便不由起了心思,偷偷地拿眼睛去瞄那龙毯之上的男人。

一袭明黄的龙袍上,金线绣制着五爪金龙,配上男人面如冠玉的相貌,威严中不失优雅,冷傲中不减俊美,颀长挺拔的身影让人不禁看呆了去。

恰在此时,他有意无意地侧首瞟了一眼这个方向,苏紫染一时没来得及低头,被他逮了个正着。

四目相对,一个满眼愕然,一个面沉如水。

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君洛寒缓缓转过了头,沉稳的步伐踏上高台,一撩袍角坐下,犀利的目光扫过全场,扬袖。

“平身吧……”

众人纷纷起身,谢恩的声音再一次要把苏紫染的耳膜震破。

小太监念罢新帝登基明志,百官上表称贺,乐鼓声起,将军卷帘,拱卫司鸣鞭,众人行三跪九拜之礼。

至此礼成,登基大典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