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05章 莫不是急着想见我

第305章 莫不是急着想见我

苏紫染早已站得昏沉沉,可每当目光触及那抹明黄之时,只觉得脑子里所有的烦躁都没有了,仿佛只要看着他,整个人就能平和下来。

终于等到散场的时间。

高台上身着明黄的男人最先离开,待到众人都可以动的时候,苏紫染只来得及跟身边的两个丫头打了声招呼,就一路小跑着朝着龙吟宫的方向而去。

结果到了那里才发现男人还没回来,只好等在宫门口,一口一口地吸着气,喘得厉害。

她也不知道自己发的什么疯,按说男人前些日子虽然忙着处理一些登基前的事务,可只要他一空下来,两人就成天腻在一起,如今她却还这么火急火燎地跑过来,弄得自己跟个怀春少女似的……

或许只是想成为那第一个与他道贺的人?

远远地,君洛寒就看到了她靠在龙吟宫门口气喘吁吁的模样,脚下步子不由加快,龙袍边角轻荡,漾出层层叠叠的涟漪。他转头吩咐了一声凌飒:“都别跟着了,回吧。”而后朝着龙吟宫的宫门大步而去。

凌飒含笑看着两人的方向,扬了扬手,示意众人一道离开。

当明黄的颜色撞入眼帘的瞬间,苏紫染嘴角一咧,墨瞳晶亮,笑得眉眼弯弯。

“你终于回来啦!”

“你怎么来了?”

说话间,君洛寒扬手替她理了理被风吹乱的鬓发,动作虽是温柔呵护,可那菲薄的唇瓣却是微微抿着,就连眉心也是蹙起。

察觉到他似乎是不高兴,苏紫染撇了撇嘴,郁闷道:“我好心好意来与你道贺,你做什么一回来就板着一张脸?”

君洛寒一边拥着她快步走入殿中,一边吩咐宫人准备些暖炉和炭火来,最后才黑着一张脸转过身来对着她。

“你自己的身子你不知道吗,这么冷的天,怎么受得住风吹?”

苏紫染本要再顶他两句,可一时间被他严肃凶狠的语气吓得有些胆寒不敢出声,几不可闻地咕哝了一句:“今儿个不是没风吗?太阳这么好,再说我又穿了那么多……”

“穿再多也不能保证你的寒症不会发作!”男人沉声打断。

苏紫染就怒了。

这男人把她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也就算了,竟然还这么恶声恶气地训斥她,果然已经得到的就不知道好好珍惜了么?

想着想着她就红了眼,狠狠地瞪着他:“是是是,我保证这整个冬天都不会再出门了,皇上您也千万别来打搅我,毕竟每次开门关门都会带入寒气,一个不小心我的寒症就得发作了!”

君洛寒一怔,漆黑的凤眸中蓦然闪过一道潋滟的微光,似无奈、似宠溺。

“说什么傻话?天启这么冷,你一个人哪里受得住,我得每日用内力为你驱寒才行。”

苏紫染重重地哼了一声。

“谁稀罕!”

君洛寒不在意地挑了挑眉,知道再跟她继续这个话题肯定没什么好结果,就没再继续。

想起方才她红着脸待在宫门口的样子,心神一荡,揶揄问道:“刚才莫不是急着想见

黑执事之绝配主仆无弹窗

我,所以就一路跑着过来了?”

苏紫染闻言,呼吸微微一滞,连带着方才那些不快也全都抛之脑后了,咬牙瞪他:“开什么玩笑,我为什么要跑过来?你少臭美了!”

“是我臭美?”君洛寒眯了眯眼,拉着她走到长椅旁坐下,一把将她带入怀中,勾着唇角,状似不明所以地反问,“我记得我是第一个从那儿离开的,走得虽说不算快,却也不会比你一个女子慢。所以,若非是用跑的,你为何会比我先到这儿?”

苏紫染被他问得噎住,磨了磨牙:“我走捷径过来的!”

君洛寒故作茫然:“怎么在宫里住了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从金銮殿到龙吟宫还有什么捷径?不如改日你带着我走走,往后我也好省些时间。”

苏紫染气得肺疼。

“你忘了刚才是谁不让我出门来着?”

“无碍,大不了再等上几个月,到时候你总能出门了吧?反正我们还得在这宫里住上好几十年呢,知道一条捷径总是没有坏处的。”男人一本正经,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样子。

卧槽……

苏紫染忍不住在心里爆了句粗口。

这该死的臭男人!

“君洛寒,你个混蛋,就不能让我一回吗?”她用力捶着他的胸膛大嚷。

“让着你也不是不可以……”男人眸光微微一敛,似乎是在思考些什么,“这样吧,你亲我一下,我就让你一回,若是要我让你第二回,你就得亲我两下,第三回就得四下,以此类推,你看这样行吗?”

苏紫染“呵呵呵”地冷笑了三声:“你好,君洛寒,你够狠!”

男人一脸真诚地看着她:“这件事你可以慢慢考虑,不急。”

苏紫染连连翻了好几个白眼,赶紧来道雷劈死这臭男人吧!

“行啊,不就是亲两下吗,你到时候可别反悔。”她咬牙切齿地阴笑两声。

“恩。”君洛寒点了点头,晶亮的凤眸中闪着熠熠光华,“还有,往后我就是皇帝了,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能满足你,但你若是提出什么不合理的要求,又胡搅蛮缠地非要我答应,也可以用这个来贿赂我,说不定我心情好了就会答应你。”

以权谋私,这厮敢在无耻一点吗?

苏紫染已经对他这些话表示无动于衷了,摊了摊手:“行,你是皇上你最大。往后我就做个祸国的妖妃好了,若是有人来找我茬儿,你记着替我惩处他们就行了。”

君洛寒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那是自然。”

苏紫染心念一动,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看着他:“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你的文武百官全都觉得我是红颜祸水,让你务必要除了我才肯罢休,那到时候你会怎么办?”

“怎么会问这么傻的问题?”

男人无奈地看着她,突然伸手在她鼻梁上刮了一记,很轻,像是被羽毛划过一般,绵柔中带着酥麻。

“便是与整个天下为敌,我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