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07章 我这不是给你面子吗

第307章 我这不是给你面子吗

如果到这里他还没有听明白的话,帝王接下来的那番举动就让他彻底明白:处罚什么的,根本就只是帝王和染妃之间故作严肃的互相调戏罢了。

苏紫染依言走了过去,半点不含蓄地张开双臂坐到了他身上,动作没有半点犹豫拖沓,和谐得就好像两人之间本该如此一般,男人的脸上也未见半点不自然。

陈明尽管低着头,还是把这两人的动作瞧进了眼里,吓得又是一个哆嗦。

“一醒来就吃,吃饱了又睡,你这是把我当猪养了吧?”

陈明当然不会自恋地以为染妃这个“你”说的是他,那么在场的剩下的就只有帝王了,他那颗心脏又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了。

对着妨碍帝王处理政事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对着帝王不用敬称,染妃的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不过看帝王丝毫没有半点诧异于不满,似乎是早已习惯了她这模样。

他暗暗吸了口气,提醒自己也要赶紧习惯帝王这诡异的习惯才行。

君洛寒唇角一勾:“若是真把你养成了猪,其实也不错。”

苏紫染白了他一眼,刚刚端起玉碗,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呀”了一声,指着还跪在地上的陈明道:“陈公公,你跪着干什么?”

“奴才……”陈明吞了口口水,抬头看了帝王一眼,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这个问题。

苏紫染在男人胸口推了推,小声地“喂”了一声,男人这才咳了一声道:“陈明,你还不起来,是打算一直跪下去吗?”

“奴才不敢。”陈明感激涕零地看了苏紫染一眼,忙不迭地爬了起来。

侧眼望去,只见女子不知在帝王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帝王的脸上蓦地黑了两分,可是旋即,女子从玉碗中舀了一勺莲子羹递到帝王嘴边,盈盈一笑,帝王的脸上又缓缓由阴转晴,就着她递过去的勺子喝了一口,完全忘了刚才是谁说的自己已经饱了。

陈明叹了口气,再次告诉自己:习惯就好。

其实苏紫染说的是:作为一个皇帝,你的心眼怎么比针眼还小,成天板着张脸吓人干什么。

酒足饭饱之后,苏紫染终于想起方才被她忽略的那个问题,指了指案上那本奏折,眉心微微一蹙,像是刚刚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一样,悻悻问道:“你这奏章怎么办?”

君洛寒哼笑一声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在说你问我我去问谁。

苏紫染的脸顿时就黑了。

撇了撇嘴,问道:“你这折子上说了什么?”

“扑通”一声,竟是陈明又跪了下来。

苏紫染这回是真的纳闷儿了,如果刚才还能勉强知道他是在为自己求情,或者是被自己的无意之举吓到了,那么现在这又是在干什么?

她一脸不解地看着他,“陈公公……?”

陈明欲哭无泪,他一直以为在帝王身边当差是幸运的,当然,除了每天要面对这样的突发状况之外,其余的时候确实是很幸运,毕竟每天被那些小太监们众星捧月般的恭维的日子是他以前不曾有过的,可若是每天都要这么被染妃吓上一吓,他会觉得自己命不久矣……

偷偷地看了帝王一眼,只见帝王黑着一张脸抿唇不语,陈明一时间也摸不清帝王的心思,只得呐呐道:“娘娘……这……后宫……不得干政……”

他紧皱着一张脸,语不成句,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把这句话挤完整的。

苏紫染看着他这样子就想到了将近一年未见的夕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再细细回味他话中的意思,感情这事在指责她后宫干政了?

“陈明,朕还没有开口,你就已经如此急不可耐,不如朕允你去朝堂上做个谏臣如何?”

帝王一句话说得无波无澜、平静得很,可陈明却不知为何从中听出了浓浓的火药味,这分明就是在指责他多管闲事啊!

“奴才不敢!是奴才失言,求皇上恕罪!皇上恕罪!”他连连磕头。

苏紫染叹了口气,转头看了男人一眼,本想开口求情,但又怕某个被她祸害的人吓得又干出什么蠢事来,只好轻轻拉了拉男人的袖子。

谁知帝王却是一脸无动于衷的样子。

“你若是想为他求情,就快想想这折子该怎么办,想好了朕就放过他。”

苏紫染愣了愣,旋即就反应过来他这是想让自己卖陈明一个人情,眉宇微微一松,不由自主地伸手环在他的背上,温暖可靠的感觉远比那火炉来得好。

陈明心里连连暗叹,感情帝王根本就没生气,又是自己胡乱揣测圣意了。看来往后无论这染妃娘娘做任何事,自己都得彻底无视才行——帝王都默许的事儿,自己一个太监还瞎操个什么心?

苏紫染径直拿起奏折翻了翻,一边看一边咕哝着:“到底写了什么呀?”

“咦,慕容殇要来了?”她微微一诧。

“是,庆贺朕登基!”

不知何故,苏紫染似乎从他这简单的一句话中听出了咬牙切齿的意味,忍了忍没忍住,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

原来陈明是刚好撞枪口上了,这男人生气的最初导火索在这儿呢?

“这是礼部安排的接待仪仗,问你的意见呢。”她依旧心情甚好地扬着唇角,自言自语道。

“其实要想拯救这折子,方法很简单。”苏紫染笑眯了眼,“我记得你的字写得很漂亮,而且……虽然我没见过你的模仿能力,但是我觉得一定也坏不到哪里去,不如你就把这折子再誊抄一份,然后还给礼部,就算他们觉得字迹微有差别,也不敢来你这儿兴师问罪吧?”

“你闯的祸,却要我来收拾烂摊子?”君洛寒挑了挑眉。

“我这不是给你面子吗?”她笑得无耻,“你瞧别人就没这福气,就算慕容殇是我的义兄,我也不会找他替我收拾烂摊子,是不是?”

男人微微一怔,潋滟的凤眸中蓦地涌上一丝璀璨的光亮,莹莹烁烁。

那一刻,她知道,她的意思他听懂了。

他是她的男人,所以她的麻烦只交由他来解决,至于慕容殇,那只是她的义兄,再无其他。

“陈明,你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