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08章 本宫十分欢喜

第308章本宫十分欢喜

陈明如获大赦,汗涔涔地立在一旁,再不敢做出任何逾矩的举动,只把自己当成一团空气。

苏紫染瞟了他一眼,觉得这小太监较之宋廉和如今景帝身旁的那位公公要有趣得多,晶亮的黑眸微微一眯,暗衬着往后若是无聊了便拿这位陈公公打趣打趣。

君洛寒一看就知道她打的什么鬼主意,轻咳一声,摆了摆手,“陈明,朕这里不用伺候了,你先下去吧。”

“奴才遵旨。”

陈明逃也似的退了出去,身后却传来女子娇俏爽朗的笑声,他心中一讶,笑声却在此时戛然而止,更引得他好心奇起,遂在临关门前不由自主地往里头瞟了一眼,顿时羞得面红耳赤。

他说这笑声怎么止得如此诡异,感情是被帝王用嘴给吞了!

正怔忪间,“刷”的一道危险的视线朝他射了过来,竟是帝王蓦地睁开半阖的双眼,微蹙的眉宇间分明写着被窥视和打搅后的不悦。

陈明浑身一个哆嗦,急忙关上门,阿弥陀佛,非礼勿视,好奇心害死猫……

室内,苏紫染正被亲的昏昏沉沉、呼吸错乱,忽然就被男人放开,氤氲的双眼中一下子没找着聚焦,难得的带着一丝迷糊可爱。

君洛寒心神一荡,原本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用食指缓缓挑起她的下颚,低声一笑,本该轻佻的动作在他做来却只显亲昵与风流。

“朕今日算是重新认识了一下齿颊留香这个词的意思。”

这男人每次说“朕”的时候,无非就是两种情况,要么是生气了,要么是起了逗弄她的心思,而此刻这情况怎么看都应该属于后者。

苏紫染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这男人说的是她方才喝的那银耳莲子羹残留着香味,脸色一黑,怒道:“若是皇上幼时的太傅知道您如此滥用成语,定是要气得从黄土里爬起来。”

“怎么,爱妃觉得朕说的不对吗?”君洛寒挑了挑眉,眼波莹莹流转,嘴角还带着一抹戏谑的浅笑。

顿了片刻,似乎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兀自点了点头,一幅若有所思的模样:“也是,爱妃香的可不只是齿颊,而是浑身上下。”

“君洛寒,你个流氓!”苏紫染脸色顿红。

刚开始怎么会觉得这是个沉稳儒雅之人,简直瞎了她的眼,这厮骨子里分明就是个十足的流氓痞子!

君洛寒哈哈大笑,竟还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那也只对你一个人流氓。”

苏紫染一噎,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只能坐在他身上狠狠瞪他,可殿中流转的暧昧气氛却让她这动作怎么看怎么没有威慑力。

敲门声就在此时响起。

陈明实在是有苦难言,若是可以,他是万万分不想去打搅殿中那两人啊,不用想也知道自己不合时宜地进去会惹来帝王怎样一张黑脸。

苏紫染却是巴不得有人能来收了这流氓,所以在敲门声甫一响起的时候,她就清了清嗓子,立刻道:“进来。”

陈明意料之中地收到了男人的冷眼,低沉的嗓音不辨喜怒,“什么事?”

“回皇上,丞相大人求见,此刻正在御书房外候驾。”他低着头,心里暗道:皇上您要找茬儿就找丞相他老人家去吧……

君洛寒皱了皱眉,“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奴才告退。”

直到陈明走了,苏紫染才转过头来看着身旁的男人,伸手抚了抚他的轻蹙的眉心:“怎么了,突然就板着一张脸?”

“没什么。”男人五指一收,就这么握住她的手,摇了摇头,“我去去就来,你在这儿待着别乱跑,知道吗?”

“我怎么会乱跑?”苏紫染无奈,“自从你登基那天我走进这龙吟宫开始,你就没允许我踏出过这扇宫门吧?”

这男人怕她受寒,所以这龙吟宫里夜夜摆着火炉不算,早晨起来之后和晚上睡觉之前都会用内力为她驱寒,如此一来,她的寒症倒是真的没再发作过。不过她总觉得这男人不准她出去的理由还不止这一个,或许是怕有人去找她麻烦?

不管是什么,她总相信这男人是为了她好。

君洛寒怎么会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只当她是闷得慌了,捏了捏她的手心安抚道:“你再忍耐一段时间,待到开春之后,随你想去哪儿,我都陪你去。”

苏紫染“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带着寒意的小手从他温热的大掌中抽回,徐徐捧上他的脸,然后对准他菲薄的唇瓣重重亲了下去,说是亲,其实更像是蛮力地撞了一下。

“君洛寒,你这小嘴儿可真是愈发得甜了,本宫十分欢喜。”

男人脸色一黑,苏紫染便连忙从他身上跳了起来,一本正经地催促道:“快去御书房看看吧,别让丞相久等了。”

瑶华宫。

女子一身亮橘色的华美宫装外裹了厚厚的狐裘,高贵中不失柔婉,精致的妆容早已描绘妥当,全然一幅即将出门的模样。

楚儿不解:“这么冷的天,娘娘这是要去哪儿?”

花倾城勾唇一笑:“自然是去做本宫想做的事。”

楚儿见惯了她高深莫测的样子,也不好再问,只好点了点头跟在她身后。

屋门打开的瞬间,两人都被那咧咧的寒风吹的一个哆嗦。

花倾城呼了口气,眼前顿时出现一团白茫茫的雾,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腹部,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几分,一步一步地在这皑皑白雪中留下了浅浅的脚印。

她想要的,只能自己去抢,可是她不在乎,她只在乎最后的结果。

龙吟宫。

流云满脸黑线地感受着殿中比外头高了不只一点点的温度,又看了一眼面前那个瘦瘦小小却穿得丰腴非常的女人,笑意不由自主地就爬上了嘴角,忍也忍不住。

苏紫染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心里头默默地鄙视了他一番,不过今日她可不能随便跟这人吵架,毕竟……

“流云,你知道我找你干什么吗?”

流云于是又看了她一眼,想起今日在府中莫名其妙地被召进了宫,而帝王还特意让宣旨的太监说是染妃娘娘要见他,那时候他就大约猜到了这女人会跟他说什么。

眼波微微一转,他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不知染妃娘娘有何吩咐?”

苏紫染就算知道他是故意的也不好发作,轻咳一声:“我是想问问你,当初那个……在明月楼的时候说好的婚事,你打算怎么办?”

起初也是因为她的关系,影溪才会离开明月楼、离开这个男人,所以她当初做了一个并不太好的决定,现在想起来,若是流云真的无意于影溪,就算让这二人成婚也不过是让这世上多了个深闺怨妇。

所以,哪怕影溪恨她,她也要问清楚这人真正的心思。

流云唇角一勾,反问:“怎么是我打算怎么办,娘娘不是已经为我和影溪定下了婚约吗?”

苏紫染一怔,脱口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不反对?”

“我反对有用吗?”他嗤了一声,旋即又换上一脸理所当然的笑容,“更何况,虽说我当初确实是反对过,可现在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好反对的。”

苏紫染一下子被他的反应弄懵了,这人之前不还一幅天要塌下来的样子么,怎么如今就这么轻而易举地答应了?难道过了这么长时间,他已经想通了?

不等她开口问点什么,流云突然“啧”了一声:“娘娘可真是个大忙人,过了这么长时间才想起我和影溪的婚事,恐怕要让娘娘为我们定下婚期,得等个十年八年了吧?”

“怎么会!”苏紫染也顾不得形象了,一下子高兴得跟什么似的,影溪这么多年的苦恋总算是有了结果,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激动的?

“如今大势已定,是时候为你们举办婚礼了,一会儿皇上回来我就与他商量此事。只是你瞧,我这身体如今出不得门,你且再等等,待到来年开春之后,我就把影溪风风光光地嫁给你!”

虽然流云起初有些心不在焉,可约摸是被她的笑容感染了,突然觉得这桩婚事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摸了摸下巴,他暗衬着,说不准他往后就能因此修身养性了?

或许是看着她和皇上一路走来实属不易,或许是为他们之间刻骨铭心的感情动容了,他也难得地想要试试那所谓的爱情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直到走出龙吟宫很久,那耀眼的金光直射而下,照得他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他嘴角的笑容还是没有褪去。

“哟,这不是流云神医吗?”

迎面一个女子身后跟着宫人娉婷而来,那抹亮橘色在阳光的折射下似乎更加刺眼了。

他终于敛了笑容,本能地皱了皱眉,忘记这女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只是她以前从不会用这种口气说话。

“倾妃娘娘。”他躬了躬身,行了一礼。

花倾城抬了抬手,“流云,你与本宫是故人,不必如此多礼。”

流云暗暗嗤了一声,方才不还流云神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