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11章 这里发生了什么?

第311章这里发生了什么?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去,或许是这段时间一切都太过平静,平静得让苏紫染产生了一种错觉,以为这就是一生一世,所以当噩耗来袭的时候,她才会如此承受不住——过惯了舒坦日子的猎豹兴许真的会忘了如何捕食。

听说慕容殇已经进了宫,她当然得去看看对方,上次匆忙一别之后还没见过面,她甚至没来得及好好谢谢那人对她的救命之恩。

可是她如今身在龙吟宫,当然不可能堂而皇之地将那人召来此地,否则若是被朝中那群老古董知道了,还指不定怎么编排她这“秽乱宫闱”的后妃呢。

本来想跟君洛寒说一声,可听龙吟宫的宫人说他现在还在御书房议事,也就没为这种小事去烦扰他。想起那人一般不允许她随便跑出去,便特意裹了件厚厚的狐裘,就怕自己一个不注意染上风寒,那可真得被那男人念叨死了。

与宫人嘱咐了一声,起初他们还为难地不让她乱跑,可又哪里拗得过她这性子。

“你们不用担心,有什么事儿我担着还不成吗?若是皇上回来了,你们就跟他说我去找慕容……找启圣陛下了。”

虽然那男人爱吃醋,但她都这么坦诚相告了,他总不会再这么小家子气了吧?

宫女太监们自是知道帝王对这位娘娘有多宠爱,又不知她身染寒症,所以她说了没两句,那些人便放了行。

瑶华宫。

“娘娘,我们的人看到染妃离开龙吟宫了。”

楚儿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激动,虽然她什么也不知道,可是娘娘一直关注着龙吟宫那位的动静,想必是早有计谋。

难道是打算把怀孕的消息告诉她,好让她知难而退、主动搬出龙吟宫?

花倾城挑了挑眉。

“这么快就忍不住了?”

话虽如此,她的嘴角却是挂着笑,微眯的眼中透着一抹算计的精光。

捋了捋宽大的藕荷色广袖,她缓缓从榻上起身,姿态优雅地朝外走去。

“你一个人跟着本宫就行了,让其他人不必跟着。”

苏紫染谁也没带,独自一人穿梭在这偌大的皇宫里,咧咧的寒风刮得她的脸颊隐隐生疼,嘴角却是带着一丝清浅的笑容,想着君洛寒一会儿找来之后黑着一张脸的模样,她就觉得好笑。

慕容殇此番不是以使臣的身份来的天阙,加上他已登基为帝,自然不用住在京城的驿馆之中。

君洛寒的心里大概也记着他那次救了苏紫染的事,虽说恼他直接把人带走,可若非他后来又跟着回来求情,事情也不会这么容易解决,所以这次就干脆安排他住在了宫里。

走了许久之后,苏紫染有些后悔,刚才出来之前应该先问问慕容殇住哪儿,现在根本就是在瞎撞啊,哪儿那么容易找到人?

正好迎面走来一个宫女,苏紫染想也没想,连忙把人抓了过来,“你知道启圣陛下住哪儿吗?”

小丫头一惊,手中端着的食盒险些因为她的动作而打翻了去,待看清来人身上的装束之后,连忙告罪道:“娘娘恕罪,奴婢不是故意冲撞娘娘的!”

“行了行了,你就直说启圣陛下住哪儿吧。”

“回娘娘,似乎是在碧落宫。”

苏紫染实在是冻坏了,“恩”了一声就跑了,也没来得及看清这丫鬟在她走后勾起的一抹笑容。

一路朝着碧落宫走去,她的心情一直很好,只是这份好心情维持到碧落宫门口的时候,就隐隐转为几分不安。

慕容殇好歹也是启圣的国君,若是他真的住在这儿,怎么会连个守门的宫人也没有?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苏紫染的脚步因此停了下来,眉心微微一凝,本着不多管闲事的想法,本来都要转身离开了,可里头突然传来一声男人的低吼,紧接着是一道女子的哑声惊呼。

女子的声音是很明显是花倾城的,苏紫染本不想趟这浑水,只要事情一根花倾城搭上关系就必然没好结果,可那男人的声音虽然略有变化,却又实在像是慕容殇的……

按捺不住心中的忧虑,她攥了攥手心,最终还是冲了进去。

可是一打开门,那一幕就完全把她吓到了。

眼前,花倾城衣衫不整地躺在地上,脸上隐隐挂着未干的泪痕,而她身上匍匐的那个双目赤红的男人分明就是慕容殇!

苏紫染终于知道方才在外面的时候为什么会觉得这两人的声音诡异了,女子的声音或许是因为害怕而变了调,可男人的嗓子分明是因为浓重的情*欲而那般低哑。

怎么会这样?

慕容殇和花倾城怎么会搅和在一块儿?

像是被雷劈中了一样,她只觉眼前的场景万般诡异,震惊了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苏紫染,救我……”

沙哑的带着哭腔的女声响起,苏紫染一震,这才如梦初醒般地冲了过去,使劲拉开花倾城身上那个疯了一样的男人。

“慕容殇,你在干什么!”她大吼一声,仔细一看却再次被他眼中的猩红吓到,方才只粗略的扫了一眼就觉得他有些不对劲,如今他这样子分明就是中了媚药!

手边没有金针,她根本无法让他冷静下来,只好狠狠地在他手上拧了一把。

男人吃痛地闷哼一声,迷茫的眼中逐渐恢复一丝清明,久久地盯着她,随着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他突然哑着嗓子喊了一声:“紫染?”

苏紫染一惊。

这就清醒了?

什么狗屁媚药这么没用?

可是一时间她也顾不得去想这些有的没的,连忙回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还没起来的女人,这不看不打紧,一看就差点没把她吓死。

这地上的血什么东西?

虽说她进来的时候确实看到了十分限制级的一幕,可是慕容殇这穿着整齐的样子分明是还没有得逞啊,那花倾城身下的血是怎么回事?

慕容殇也看了花倾城一眼,满目愕然,连忙偏过头去看另一个女子:“紫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隐隐记得自己方才做了些什么,可偏偏记得又不是特别清楚。

苏紫染欲哭无泪,她还想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啊。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她拧了拧眉。

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看样子慕容殇根本不住在这里,那么她路上遇到的那个丫鬟显然也是有人刻意安排的,若是她不曾来,慕容殇或许就真的对花倾城做了什么,所以幕后的那个人是要陷害慕容殇?

可慕容殇在天阙从未与人结怨,什么人会在他初来之际就盯上了他?

“不是你托人传信给我,让我来这里的吗?”慕容殇脱口反问,声音满是讶然。

苏紫染顿时哑然,眉头却拧得更紧,呐呐道:“我从来没有派人传过信给你,今日会来找你也不过是临时起意。”

看来这幕后之人连她也一起算计进去了。

慕容殇也不是笨蛋,听了她的话,又见她是这幅表情,自然知道自己是中计了,可是究竟是谁会这么做,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人沉默了片刻,苏紫染蹲下身去看着花倾城:“倾妃,你怎么了?”

她虽然讨厌花倾城,可还没有到见死不救的地步,看到一个好端端的人这么满身是血的躺在她眼前,只能硬着头皮开口询问。

不等花倾城开口,慕容殇皱眉唤了她一声:“紫染……”

苏紫染抬头看了他一眼,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自己现在应该做的就是离开这个地方,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这样才不会给人留下任何可以陷害他们的机会。

正怔忪间,右手却突然被人死死抓住。

“我的孩子,救我的孩子……”

苏紫染瞳孔一缩,刹那间失了力气,就这么跌坐在了地上。

孩子?

她的心脏狂跳了几下,愣是没有从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中反应过来,以至于慕容殇在旁边连喊了她几声她也没有回应。

是军营里的那一次吗?

原本已经刻意遗忘的事,偏偏要以这样一种方式再次被提起。

虽然她已经迫使自己接受了那一次的事,虽然她知道自从男人登基以来每日每夜都是陪在她身边,可是这个孩子,却让那件事成了他们之间过不去的坎。

她知道自己小气,她允许那样一次的出轨,可是她却不允许这个孩子的存在……

莫名就联想到这段日子男人不让她踏出龙吟宫的事,虽然她知道自己不该这么想,可是那个男人瞒了她这件事却是事实,所以无可抑制地,她偏偏就是觉得那个男人是故意的——为了隐瞒这件事才故意不让她走出龙吟宫。

房门突然“砰”的一声被人踹开。

苏紫染浑身一震。

缓缓抬头,却见男人迎着漫天日光一步步朝她走了过来,凤眸逆光,让她看不到他眼中神色,只觉那镀满了浅金色光芒的身影显得那么遥不可及。

“告诉朕,这里发生了什么?”

清冷,漠然,却隐隐含着一丝风雨欲来之势。

花倾城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顿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爷,孩子……快救救我们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