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12章 我只想问一句话

第312章 我只想问一句话

苏紫染眸光微微一敛,蹙眉凝着男人不说话。

慕容殇原本想过去将她扶起,可碍于男人突然走了进来,他伸出去的手又鬼使神差地收了回来。

不管发生了什么,现在这种时候,他还是不要再给她添乱得好。

此刻殿中的几个人,两个站着,一个跌坐着,一个横躺着,剩下一群太监宫女面面相觑,冷凝的气氛尤为诡异,加上地上那一滩红色的血迹,触目惊心。

距离君洛寒走到身边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可苏紫染却觉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这么久,除了最开始进来的那一眼,他的视线始终落在花倾城身上,一把将那楚楚可怜的女子打横抱起,然后阔步离开,头也不回。

“苏紫染,跟上。”

几步之外,他清冷寡淡的声音传来,苏紫染胸口一滞,慕容殇皱着眉要来扶她,她却摆了摆手示意不用,手心撑在地上自己站了起来,单薄的身形却是几不可察地晃了晃。

眼前那抹明黄健步如飞,苏紫染须得小跑着才能跟上他的脚步,丝绣鞋履慢慢被厚厚的白雪浸湿,渗得两只脚都是冰冷得失了知觉,只能僵硬地靠着本能前行。

她用力裹了裹身上的狐裘,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停下脚步,蓦地转过身去,视线触及身后紧随而至却又同她保持着合适距离的男人,瞳孔微微一敛。

“慕容殇,别跟着了。”

“事情是因我而起的,若是我不跟着,谁去和皇上解释?”慕容殇急声道。

苏紫染面色寡淡地勾了勾唇,反问一句:“你打算怎么解释?”

慕容殇眉心微微一蹙,“有一个小太监传话说是你找我,我才会去的碧落宫。可是进去之后我就觉得不对劲,那里分明就没有人住,你就算要见我也不至于如此偷偷摸摸。后来倾妃就来了,看到我的时候,她似乎也很惊讶,还问了我一句你在哪里,说是你把她约过去的。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成了你进来的时候看到的那样。我想,我可能是中了媚毒,只是有一点我刚刚想了很久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你一进来我的媚毒就不药而愈了?”

越说他就越觉得奇怪,只是他已经来不及去考虑这些问题,“紫染,当务之急就是要找出当初传话的那个小太监,只有这样才能把这件事查清楚。”

“皇宫这么大,若今日这一切都是那幕后之人早就设下的局,你要去哪儿找一个或许根本不存在的小太监?”苏紫染抿着唇,脸色阴沉地看了他一眼,“所以,不管事实真相究竟如何,也不管这件事到底是谁主使、背后又有什么阴谋,你都不要跟着我,让我自己去跟他解释。”

“紫染……”慕容殇微微一诧,不意她会突然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你……”

“启圣陛下,你不觉得若是你真的跟了去,他才会更生气吗?所以就当是为了我好,你不要再跟着我们。”苏紫染微拧着双眉,袖中的小手紧紧攥在了一起,“另外,如今我是天阙的染妃,所以陛下往后还是称我染妃为好,免得徒惹非议。”

婉唐txt下载

说完,她强忍着不去看他受伤的表情,转身就走。

无论如何,不能把慕容殇牵扯进来。

不管这件事是不是针对她而来,她都不希望因为她的关系害了慕容殇,更不希望因此破坏天阙与启圣之间友好的领邦关系,所以若那幕后之人真的是针对她而来,那就让她一力承担那个不可预知的后果吧。

瑶华宫里的宫女太监忙忙碌碌地乱作了一团,楚儿更是在一旁哭得生气不接下气。看着那一盆盆的清水端到内殿,出来的时候却成了红艳艳的一片,哪个不是胸中闷堵。

君洛寒就站在苏紫染面前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眸光一瞬不瞬,满脸寒霜似乎比外头那茫茫白雪积得更厚。

“城儿说,不关你们的事,是她自己摔倒了。”他口气淡淡,说完就笑了。

苏紫染意味不明地“哦”了一声,“那她有没有告诉皇上,是谁让她去的碧落宫?”

楚儿突然冲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倒在男人面前,眼中还带着晶莹楚楚的泪光。

“皇上,您一定要为倾妃娘娘做主啊!娘娘出去的时候明明还好好的,为什么回来就成了这般模样?自入宫以来,倾妃娘娘从未招惹是非,怀了龙种之后更是连瑶华宫都不曾踏出过半步,今日若非染妃娘娘相邀,倾妃娘娘她也不会出这样的意外啊!求皇上一定要查明真相,为娘娘讨回一个公道!”

苏紫染自始至终没有看她一眼,只单纯地对面前看着她的男人挑了挑眉,近乎挑衅地弯了唇角。

真不怪她怀疑此事是花倾城所为,楚儿的表现加上慕容方才说的那些话,这所有的一切都太过巧合,明摆着就是冲着她来的。

若是她今日没有去碧落宫,那花倾城和慕容殇的口供一对下来,众人就都知道是“她”让他们去的碧落宫,所以慕容殇所中的媚毒也就自然而然地算在了她身上;若是她今日去了,那就是方才那种状况——她和慕容殇站在一边,而花倾城满身是血地躺在地上,是个人大概都会觉得这件事是她这个妒妇所为,目的就是要除了花倾城腹中那个龙种。

只是可惜,今日之前,她就连花倾城身怀有孕之事都蒙在鼓里。

“滚!”

竟是君洛寒一声暴喝,一脚把楚儿从身旁踹开,虽然用力不大,却是苏紫染第一次见他对下人动粗,看得她不由愣了愣神。

楚儿的脸色登时煞白,男人冷冽地一记眼风扫过去,她这才跌跌撞撞地爬进了内殿。

于是这大殿中又只剩下苏紫染和他两人独处。

“苏紫染,你有什么要说的?”男人定定地看着她。

“我只想问一句话,你是什么时候知道她怀孕的事?”顿了顿,像是怕自己表达得不够清楚一样,她又哑着声音补充了一句,“是刚刚才知道,还是早就知道了?”

话一出口,她分明看见男人瞳孔微微一敛,虽是极其细小的动作,却还是不幸地被她捕捉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