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17章 说多少遍我都是这句话

第317章 说多少遍我都是这句话

不得不说,她冷了太久,这份暖意实在来得太过及时,所有的防线似乎在一刹那崩塌,让她差一点就忍不住丢盔弃甲,可是在身体本能地朝她靠近之前,她的心就已经做出了预警的信号,一遍遍地告诉她不能靠近,不厌其烦。

苏紫染睁开了眼,发现她离那堵墙只剩那么一星半点的距离,攥了攥手心,就朝那堵墙的方向挪了挪身子,哪怕只是一点点,她也不想放弃半点能够远离他的希望。

可是刚一察觉到她的动机,君洛寒手臂猛地一用力,就把她翻了过来,正面对着自己。

苏紫染神色一滞,面无表情地和他对视了几秒,那几秒的时间,她的脑子都处于完全放空的状态,因为她只以为男人会不让她动作、或是再朝她靠过来,压根儿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地把她翻了个身,让她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与他对视,根本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

也索性是放空,没有震惊、没有失态,她很庆幸。

然后她就做了一件事,被褥中的手动了动,轻而易举地握住了男人搁在她腰上的那只手,滚烫的温度触得她心脏一颤,手中的动作却仍是不动声色地进行了下去,无论他用多大的力气,她就像是发了狠一样一定要把他从自己身上推开,狠狠地、决绝地,把他推开。

两个人都没有开口,明明该是温情脉脉的动作,偏偏被两人搞成了一幅剑拔弩张的态势。

最终还是男人妥协了。

“好,我不碰你,你好好地睡。”

苏紫染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在犹豫着要不要相信他说的话,过了一会儿,见男人主动把手移开,身体还往后挪了挪,她紧蹙的眉头才微微松开了些,然后再次翻了个身,紧紧地依偎着墙壁。

君洛寒看着她的动作,眼中流露出一阵苦涩,她明明那么冷、冷得就像外面的风雪寒霜一样,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她的身体叫嚣着要靠近他,可是她的动作却是那么决绝,半分妥协也不肯有

她还是她,似乎变了,其实却没有变。

耳畔渐渐传来均匀细密的呼吸声,君洛寒深吸了一口气,借着肩膀的力道又往里面靠了过去,嘴角还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苦笑,言而无信算什么,他甚至能够想象,这女人醒来之后一定会大骂他不要脸。

睡梦中,苏紫染似乎感到一股暖流从小腹的位置逐渐涌入四肢百骸,全身的冰冷都渐渐地不复存在,甚至连心口郁结的疼痛似乎也因此渐渐地消融了去,她近乎满足地喟叹一声,慢慢地、本能地朝那温暖的源泉靠了过去。

君洛寒垂眸看着埋首在自己胸前的那张小脸,睡得那么安详,如果她醒过来的时候可以对他笑一笑,那该有多好。

苏紫染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觉腰上似乎有一股力道压着她,力道不是很大,甚至透着一股熟悉的感觉,可是迷迷糊糊的她一下子却想不起来这是什么东西。

慢慢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线条温柔的脸庞,黑曜石般的凤眸中似有流光闪耀,莹莹烁烁。

苏紫染怔了两秒,突然就反应过来腰上的那股力道是什么东西,然后她的四肢也开始慢慢恢复知觉,发现自己的双脚正被男人的小腿夹着,十分暖和,双手则是环在他的腰上——一如往常。

她突然产生了一种骂娘的冲动。

这男人明显是醒着的,所以产生这种姿势的很大可能性就是因为这个男人推波助澜,或者说,根本就是他有意为之——虽然不排除她睡着之后禽兽了一把。

苏紫染就笑了。

君洛寒被她笑得莫名其妙,他想过她醒来之后看到此情此景的一万种可能,其中甚至包括狠狠一脚把他踹下床,或者是直接冷着脸把他赶出去,却不包括现在这样——虽然他的确希望她醒来之后能对他笑一笑,可绝对不是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染染……”他声线微讪。

苏紫染很自然地把自己的手收了回来,腿也慢慢抽了回来,然后挑了挑眉,一本正经地道:“现在抱也抱了,睡也睡了,如果要做,我只能告诉你,我没有力气

。所以你现在可以走了吗?”

君洛寒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他知道自己昨夜的行为伤了她,所以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他都应该尽其所能忍下,哪怕她打他、骂他、冷脸相对,他也不会有半句怨言,可是她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就像是全盘否定了他的感情一样,难道他对她好,就只是为了跟她做那种事吗?

这个女人,总是可以轻而易举地挑起他的怒火。

“染染,你现在心情不好,我不想跟你吵。”他面色一沉,声音也冷了下来。

苏紫染嗤了一声:“那你可以走了吗?”

“我为什么要走?”君洛寒不怒反笑,“你不觉得你还欠我一个解释吗?”

“什么解释?”

“昨日碧落宫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紫染愣了愣,唇角微微一抿,紧接着自然而然地垂下了眼帘,就像是在思考他这个问题一样,可事实上,她脑子里不断徘徊的就只有一句话:他到底是怎么做到跟她躺在一张**质问她是如何伤害另外一个女人的?

无论她怎么努力,也无法强迫自己去想别的事情。

“怎么,你和她的孩子没了?”苏紫染眼梢轻抬,近乎挑衅地朝他做了个扬唇的动作,一字一顿地刻薄道:“我不是昨日就告诉过你了吗,就是我做的,我就是见不得你们有孩子。”

君洛寒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沉沉呼出。

“你再说一遍。”

“说多少遍我都是这句话,我就是见不得你们有孩子!”

她突然就换了着重点,不再是“就是我做的”,而是“见不得你们有孩子”,可是君洛寒根本没有意识到,他眯着眼睛紧紧盯着她:“那么慕容殇呢,他又为什么出现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