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18章 很快就能回到过去了

第318章 很快就能回到过去了

苏紫染沉默了。

看这个男人的样子,花倾城根本就没有跟她解释过这件事,她几乎已经可以肯定昨日碧落宫的事就是花倾城为她而设的陷阱,可她现在要怎么解释,难道要她说,花倾城根本就是丧心病狂地拿自己的孩子做筹码吗?

只怕她说了他也不会信。

至于慕容殇,这件事跟他没有半点关系,甚至他去碧落宫也是因为她“苏紫染”相邀,平白地落进了花倾城的陷阱,她究竟要怎么解释才能不把他拖下水?

然而她这短暂的沉默看在君洛寒的眼里,就是十足的包庇和无言以对,他猛地翻身坐起,冷冷一笑,“看来他就是你的帮凶了?”

“跟他有什么关系?”苏紫染拧紧眉头,脱口反驳,“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扯上他?”

“怎么没有关系?你以为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天阙吗?如果不是因为你在这里,他怎么可能会来?”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让他住在宫里?”苏紫染彻底冷了脸,她以为自己上次说得已经够清楚了,没想到到头来这个男人还是不相信她,“还是说,你根本就是希望我跟他发生点什么,好满足你没事找事的乐趣?”

君洛寒一噎,吵架的时候有些话就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了,虽然他知道慕容殇心思不纯,可是他也很清楚,慕容殇现在根本不可能做什么,就像他嘴上虽然说苏紫染跟慕容殇牵扯不清,可是两个人走到今天,她的人品难道他还不清楚吗?

他只是嫉妒,嫉妒每一个跟她有过回忆的男人,因为他们之间的过程并不美好,所以他嫉妒那些从头到尾都对她好的男人。他这辈子从来不曾怕过什么,所有的恐惧都是因为这个女人而生,他怕自己在她心中没有那么美好,他怕一次次的摩擦之后她会离开自己,所以他真想把她藏起来,让谁也看不见。

抬手在脸上抹了一把,君洛寒沉着声音:“不管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劝你最好不要动任何心思

。这辈子,你都只能待在我身边。”

他明知道这样的语气只会增加他们之间的隔阂,可是除了这样,他此刻竟不知道该如何跟她对话,所以说完这些,他也根本没去看她陡然发青的脸色,连龙袍也不曾披上,就这么穿着中衣阔步走了出去。

苏紫染的视线从他挺拔的背影移到那身明黄的龙袍,眼眶一下子酸涩得厉害。

外头等候的人看到帝王这幅模样出来,再加上那阴沉的脸色,一个个都吓坏了,暗想着里头那位主子究竟是怎么惹着帝王了,竟把帝王气得腊月寒冬里就穿着这么一件中衣跑了出来。

陈明最是纠结,他知道现在不可能闯染妃寝宫里去拿帝王的衣服,别说没人敢这么干,就算有,怕是帝王也不会同意。可如果什么都不穿,就这么任由帝王从凤仪宫走到龙吟宫,万一把身子冻坏了可怎么好?

赶紧朝旁边的侍卫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去取帝王的袍子来,又让凤仪宫的宫人找了件披风。

可是当他接过披风想要给君洛寒披上的时候,君洛寒猛地回头瞪了他一眼,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可是那一眼已经足够威慑得让陈明呆了呆,恍神之间,就见帝王朝那扇紧闭的房门看了看,然后眉头一拧,头也不回地走了。

陈明连忙跟上,苦口婆心地劝道:“皇上,身子要紧啊,您就把披风披上吧。”

可是回应他的,除了男人越走越快的步伐之外,再没有别的什么,更别说是穿上他手中的披风了。

陈明心里暗暗叫苦,凤仪宫里那位主子也不知是干了什么,竟然把帝王气得连苦肉计都用上了。或许别人会以为帝王这是在跟染妃过不去,只有他知道,帝王这分明是在跟自己过不去呢!

转眼间,帝王只穿一件中衣从凤仪宫怒气冲冲离开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皇宫。

瑶华宫。

楚儿看着自家主子不知是满意还是不满的表情,整个人都显得有些不安,对于这个喜怒无常的主子,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捋顺她的毛

花倾城似笑非笑地瞪了她一眼,“你这嘴平时不是很能说吗,怎么今日就像堵上了一样?”

楚儿连忙摇头:“奴婢不敢,奴婢只是怕打扰了娘娘休息。”

“本宫现在心情好,你就跟本宫说说,前段日子嚼舌根那两个丫头的事儿处理的怎么样了?”

楚儿暗暗心惊,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听见花倾城说“心情好”这三个字的时候,竟然听出了一股咬牙切齿的意味,当下只好一五一十地说出了当时是怎么让小太监杀了人再把尸体投到井里去的。

花倾城这回似乎是真满意了,点了点头,颇为嘉奖地看了她一眼。

“不错,你这丫头倒是有潜质。”

“娘娘过奖了。”楚儿讪讪地扯了扯嘴角,她倒是很想把这话当做褒奖来听,只可惜她就算再丧心病狂,也不可能觉得杀个人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潜质”。

花倾城压根儿没理会她的反应,莫名其妙地就笑了一声。

“真是稀奇,本宫还没老呢,就开始怀念过去的事了。不过幸好,本宫很快就能回到过去了。”

回到过去那段没有苏紫染的日子——那段只有她和君洛寒两个人的日子。

孩子的事,虽说没有达到理想中的效果,可毕竟是分化了那两个人,让那个向来沉稳的男人穿着件中衣就从凤仪宫跑了出来,如此失态,是他对着自己的时候从来不曾有过的。

看到他们那样,她本该开心的,可是她又忍不住恨,恨他即便是亲眼目睹苏紫染害了她的孩子,还是可以那么宽容地放过了苏紫染,难道她说不计较,就真的可以不计较了吗?

虽然本来就没有什么孩子的存在,虽然一切不过是她给自己种了一个蛊,可是连流云都没有察觉到任何问题,他凭什么就眼睁睁地看着孩子这么“没了”?

所以她恨。她再也不会给他们任何伤害她的机会,她一定要彻彻底底地除掉苏紫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