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20章 你怎么敢这样对我?

第320章 你怎么敢这样对我?

苏紫染倒吸了一口气,恍若被人从头到脚泼了一盆冷水,丝丝凉意浸袭蔓延,那种窒闷的感觉让她几乎喘不过来气,远比寒症发作的时候更折磨人。

那个跪在大街上说要卖身葬父的小女孩,那个似乎永远都是怯怯懦懦的小丫头,那个平日里不多话、却总在关键时候适当地表达着关心的昕梓,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昕梓……”

话音未落,一道冰冷彻骨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苏紫染,朕真想不到,你会做这样的事!”君洛寒带着一丝咬牙切齿的意味,狠狠打断了她。

苏紫染身形一晃,刹那间脸色煞白。

不用回头,她也知道那个男人是怎样的一副表情,脸色会有多么难看。

是该有多失望,才能用这种口气叫出她的名字?

弯了弯唇,苏紫染近乎惨然地一笑,可是她没有回头,而是一步一顿地朝前走去。

“为什么?”苏紫染两眼直直地盯着昕梓,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昕梓,为什么?”

小声的呢喃被山崖边呼啸的狂风和男人震怒的沉喝再次打断。

“昕梓,朕命令你放了倾妃,否则朕绝不会放过你!”

“皇上,奴婢恕难从命。”昕梓固执地摇了摇头,然后将目光缓缓移到苏紫染身上,“娘娘于奴婢恩同再造,哪怕是要了奴婢的命,奴婢也只听娘娘一人吩咐。”

“你当着朕的面挟持倾妃,你的主子照样难辞其咎。还不快放了倾妃!”

昕梓嘴角微微一扬,扣在花倾城脖子上的手愈发用力了两分,“做都做了,那昕梓何不替染妃娘娘解决了这个心腹大患?更何况,皇上深爱娘娘,又怎么舍得伤她半分?”

君洛寒握紧了拳头,“你信不信,若是你敢对倾妃不利,朕就让你的主子陪葬!”

“陪葬”二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苏紫染咬了咬苍白的唇,山风咧咧,吹起她柔软的发,挡住了眼前的几许光景。

袖中的两手抖得厉害,她依旧没有转身,固执地又问了一遍:“昕梓,为什么?”

昕梓神色复杂地看着她,闪烁的眸中掠过一丝歉疚,下一秒,却又倏地垂下眼睫。

苏紫染偏过头,那个被劫持的女子,此刻却一脸讥诮地看着她,凤眸微眯,唇角还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心,蓦地一沉。

一个被劫持的人,怎么可能是这样的表情?

她愣了愣,起初是想笑,想质问一句这也是听的哪门子吩咐?可几乎是同一时间,她就从昕梓决绝的眼神中明白了方才那句话的意思——那个对昕梓的恩同再造的人不是她,而是花倾城!

就在此时,男人又突然出声:“苏紫染,你不要冲动,有话好好好说。你若怪朕昨夜没有回来,朕可以解释!”

苏紫染身形微微一僵。

解释么?

很可惜,她不稀罕了。

闭了闭眼,苏紫染幽幽地回过头去,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远处那个脸色铁青的男人。

四目相对,一个墨瞳深邃,沉怒不语;一个眸色深深,眼含嘲弄。

苏紫染很快就收回了视线,定定地看着面前两个姿势可笑的女子,轻嗤一声:“昕梓,我很失望。”

她全身心地信任,到头来,对方却是别有目的地接近。

狂啸的风,似乎有那么瞬间的停滞,空气中,就连呼吸的气流也变得凝固起来,静谧得可怕。

突然,昕梓拖着花倾城一起直直地后退了好几步。

“昕梓!”苏紫染一惊,不意她会如此,本能地抬了抬手想要拉住她。

同一时间,“咻”的一声,一支冷箭划破寂静的长空。

意识到那箭支的方向是朝着昕梓的方向而去,苏紫染又是一愕,原本欲拉人的手立刻变了方向改为推,却不想,手甫一扬起,就被一股强大的掌力打中。

“刺”的一声,箭支没入皮肉的声音。

雪白狐裘落地,艳色的身躯遥遥震开,如同一片残破的落叶,迎风坠落,染红了寂静的长空。

因为那突如其来的疼痛,苏紫染有片刻的怔愣,也只是那么片刻,然后她就笑了。

耳畔是喧嚣的风声,她却笑得绝艳。

其实早在他说出“陪葬”二字的时候,她就料到了这样的结局——无论“恩人”还是“爱人”,无论他分不分得清自己的感情,在他心中,终究还是花倾城更加重要。哪怕自己与他同生共死,他的心里仍旧只有一个花倾城,危机关头,立见分晓。

所以他才能在完全不了解事实真相的时候,就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地相信了眼前这一切。

两载夫妻,落到如今这般下场,她连哭都哭不出来了,一切只能怪她自己痴妄。

“娘娘——!”

昕梓……

那丫头,会不会有那么一丝后悔?

君洛寒这才猛然注意到那抹飘摇的红,红得那样凄烈绝艳,却正在缓缓离他而去。

女子瓷白的脸在晨曦的映射下带着惨淡的笑容,微阖的眸中是让人看不懂的神色,君洛寒整个人如遭棒捶,猛地一个激灵。

紧缩的瞳孔中赤红一片,他蓦地大吼一声,疯了似的朝着空中那抹艳红扑去。

“染染——!”

呵……苏紫染的眼中带着嘲弄,她不懂,这个男人现在装出一副悲伤的样子给谁看?刚才不是还要她陪葬的吗,刚才打她那一掌的时候,不是还决绝得没有一丝犹豫的吗?

这种假惺惺的疼惜,她不稀罕!

冲力太大,以至于男人的身体也飞出悬崖大半,双脚堪堪倒勾着崖顶突出的尖石上,幸而他终于抓到了她!他捏得那么紧,紧得苏紫染生生泛疼,甚至产生一种恍惚的错觉,误以为她才是男人心头的挚爱。

“皇上——!”

身后,是一大群侍卫急急赶来的声音,还有花倾城惊惧的叫喊。

苏紫染的双眼微微一眯,直直地盯着男人漆黑如墨的眸子,嘴角邪肆地勾起。

“君洛寒,你不是要我陪葬吗?我如了你的愿,你抓着我干什么?”

这是她今日与他说的第一句话,却充斥着浓浓的讽刺。

君洛寒眸色一痛,视线落在她背后那支箭上,心中生出一种强烈的惧意,哪怕是千军万马在前,哪怕是举步维艰这么多年,他也从未这么害怕过。

他突然觉得,要是再不说点什么,他就再也没机会了。

“染染,不要,我不是……”

苏紫染嘴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

“你不是什么?”她眨了眨眼,视线却避开了男人灼热的眸,并未打算等到他的答案,她又径自说道,“君洛寒,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男人脸上陡然涌上一股欣喜,他用力地想要提起她的手,用一种几近诱哄的声音道:“染染,别急,上来再告诉我。”他又朝她伸出另一只手,“把手给我,我先带你上来。”

苏紫染缓缓抬起手,唇角的笑意似乎淡了些,若有似无。

“君洛寒,我怀孕了。”

男人纤长的眼睫微微一颤,狭长的凤眸中迸发着明显的喜色,正待开口,远处的侍卫已经跑到了崖边,俯下身来准备将他们的皇帝拉上去。

花倾城也走到了崖边,只是双眉微蹙,袖中的双手早已紧握成拳。

君洛寒又把那只手往苏紫染的面前伸了伸,想要去握过她缓缓抬起的手,可下一秒,他的笑容就僵在了嘴边——那双手并不是朝着他展开的掌心而去,而是对着他的另一只手,一根一根地将他的手指掰开。

太过惊讶,以至于他都忘记了动作。

回过神来,最后一根手指也被她硬生生地掰开。

“染染——!”

响彻云霄的嘶吼,带着无边的震惊与痛彻心扉的怒意,君洛寒苍白得毫无血色的手朝着空寂的空气猛地一抓。

“嘶拉”一声,扬手,颤抖的指尖却只剩一抹血色衣衫。

众人皆是一惊。

丝帛断裂,女子的身影翩若断翅的蝴蝶般直直坠落,悬崖边久久回荡着她坠下那一刻的话语。

“君洛寒,若是可以重来一次,苏紫染一定不会再爱上你!”

悠远却带着狠决的声音划破冰冷的长空,猎猎的风声呼啸不止,一片冰凉的指尖再也不存她的一丝温度。

一定不会再爱上你……

一定不会……

短短的一句话,却如同诅咒一般经久不息,在他心里刻下刻骨的悲哀。

君洛寒几乎是踉跄着要跟着她跳下去,却被身后的侍卫紧紧拉住,眼眶一热,他嘶哑着声音怒吼出声,就像一只蓦然丧偶的野兽,痛得不能呼吸。

“苏紫染……你怎么可以这样……”

“你凭什么……明明是你错了,你怎么敢这样对我?你怎么敢……不就是仗着我爱你吗?你怎么可以用你的死来惩罚我……”

身后的侍卫看着几近疯狂的帝王,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爱?

他们竟然在帝王的口中听到了“爱”这个字眼!

偏偏那个得帝王青眼的女子却选择了最决绝的方式永远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