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25章 不能让我们的圣女白来一趟

第325章 不能让我们的圣女白来一趟

“你真的决定了吗?”

“从我知道暖暖身患寒症以来,不是就已经决定了吗?”

“你看暖暖现在那么开心,可你若是走了,让他一个人怎么办?若是他问我,娘亲去了哪里,你让我怎么回答他?”雪炎紧紧地抿着唇角,眼中蓦地闪过一次伤痛,“阿紫,要得到玲珑珠,不是只有哪一个办法。”

“可我偏偏就要用那一个!”苏紫染陡然扬高了声调,定定地看着他,胸口起伏不定,“我承认,我不只要从她身上拿回玲珑珠,我还要她偿我那个未出世的孩子的命!”

雪炎眸色一痛,长臂一捞,狠狠地将她裹进怀里。

“阿紫……”

苏紫染闭着眼靠在他的胸口,轻叹道:“我这辈子,向来都是有仇必报。唯有那两个人,我退了一次又一次,最终把自己逼入绝境。若是让我就这么看着他们恩恩爱爱,让我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你就不怕,把自己也赔进去吗?”

他承认,他怯懦,到头来,他怕的还是这个。

他不敢让她回去,除了怕她受伤,还怕她的心会再次沦陷。

一次又一次,他已经受够了,哪怕只能像现在这样陪在她身边,他也已经很满足了。可是为什么,连这么一点小小的愿望也不能满足他?

没有人知道,三年前救起她的时候,他是怎样一种心情。那一刻,他真的恨不得去死。明明知道她命中有一场劫难,明明已经打定主意时时刻刻盯着她了,偏偏在她入宫之后,他没有陪在她身边,以为只要每天知道她的消息就够了。

谁知道,上天偏偏和他开了那么一个玩笑。

他不敢想,若是他当时没有及时赶到,若是他再晚那么一盏茶的功夫,这个世上是不是就没有苏紫染这个人了?

他怎么敢再让她回去,那个遍布着豺狼虎豹的皇宫,那个杀人不见血的地方,他那里还敢让她回去?

苏紫染身体有那么片刻的僵硬,她闭了闭眼,慢慢推开他,双手却缓缓地拉起她的手,轻轻地捏了捏他的掌心。

“雪炎,我会回来的。”她一瞬不瞬地望进他漆黑的眸中,似是保证、似是诺言,“以后,我要和你,和暖暖,永远生活在这个地方。”

三日后。

皇宫,正和殿。

象征着至高无上权利的金黄龙椅上,帝王一身明黄,龙章凤姿,俊美无俦。而他身旁那个身着水蓝色宫装的女子,柔婉高贵,容颜倾城。

众位大臣之间皆是一片喜气,因为今日,正和殿中将会迎来一位稀客——铭幽族向来不与外界打交道,可是昨日,他们的祭司却主动要求与天阙修好,甚至提出了今日入宫觐见的请求。如此一来,天阙泱泱大国,再无人能出其右。

“宣,铭幽族祭司觐见……”小太监尖锐的唱诺声响起。

殿门口缓缓步入一个俊美的男子,一身绛紫色衣袍衬得他愈发邪魅,上挑的眉峰与狭长的凤眸无不镌刻着他独有的风采,那是较之他们的帝王也不输分毫的容颜。

“铭幽族祭司姬雪炎,拜见天阙陛下。”雪炎躬了躬

神弓葬龙剑最新章节

身。

君洛寒蓦地一怔,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男人,竟就是铭幽族祭司。

然,也只是盯着对方看了片刻,君洛寒就徐徐撇开了眼。

“祭司大人不必多礼。”

雪炎勾唇一笑,开门见山道:“今日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全因我族圣女仰慕陛下风采,因而,铭幽族愿与天阙修秦晋之好。”

君洛寒眸中再度掠过一抹震惊,须臾,他眸光微微一凝,垂眸不语。

交好铭幽族自然是好,可是要娶他们的圣女……

雪炎挑了挑眉,微微一笑,“皇上不必急着决定。只是,无论皇上接受与否,总不能让我们的圣女白来一趟,圣女特为皇上准备了一段舞蹈,名唤凤舞九天。”

君洛寒身形一震,花倾城瞳孔骤缩。

雪炎却像是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反应一样,兀自继续道:“据说皇上还是皇子的时候,您的王妃也曾跳过这段舞,只是不知比起我们的圣女来,跳得如何?”

一记凌厉的视线猛地射向了他,君洛寒周身散发着冰冻三尺的寒芒,眼神恐怖得仿佛是要吃人。

台下的大臣一个个都垂着头,一脸苦相,这位祭司竟是一来就触了皇上的逆鳞,谁不知道王妃是个禁止被提起的人物?

也不知这场“交好仪式”还能否进行下去……

雪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刚好我们的圣女也叫苏紫染,皇上真的不想见一见?”

君洛寒拳头握得咯咯作响,手上青筋暴露,太阳穴一下下地跳动着。

“圣女远道而来,岂有不见之理?”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完了这句话。

雪炎勾唇一笑,似乎是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拍了拍手,就见殿门口又缓缓步入一个女子。

一身火红的舞衣上绣满了朵朵冶丽至极的曼珠沙华,随着她挪动的身体,步步生莲,弥散着馥郁摄人的香气,腕间两根绯色的红绫长极曳地,在这大殿中央拖出优雅惑人的踪迹。

三千青丝凤髻绾,一张朱唇嫣红点。

如同当日一样,金色细砂珠所制的垂帘面具遮去了双眼以下的部分,只是这一次不同的是,她的纱帘下又遮了一层红纱,只露出一双如水摄魂的眸子,若隐若现的五官勾人心魄,妖冶如火、倾城绝色。

众人皆是一震。

这……

天仙之姿!

最让人惊讶的是,这个女子简直跟当日选妃宴上的染妃一模一样!

君洛寒瞳孔骤然一缩,脸上写满了震惊,几乎是死死地握着双拳,才强行遏制住自己冲下去揭开她面纱的冲动。

花倾城亦是如此,十指深深地嵌入掌心的肉里,她却恍若未觉。

高昂的曲调缓缓响起,两根红绫如同有意识的一般飞舞旋勾在紫檀横梁之上,众人还未来得及反应,那一袭似火红衣便顺着纤长的红绫飞身而起,于空中盘旋绽放,演绎出绝美冶丽的绰约风姿。

殿中一片压抑的惊呼,所有人的眼球都被这魅惑妖娆的倩影所吸引,无一不是刻骨的惊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