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26章 您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第326章 您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殿中一片压抑的惊呼。

所有人的眼球都被这魅惑妖娆的倩影所吸引,无一不是刻骨的惊艳,却又带着满目的震惊。

像!

实在是太像了!

一模一样的身影,一模一样的妆扮,一模一样的舞姿……

这个所谓的铭幽族圣女,究竟是何方神圣?

君洛寒死死地盯着殿中那个女子,双目赤红,薄唇一翕一合地似乎在说什么,旁人不知,可是离他最近的花倾城却是清楚地听见他在唤“染染” ” 。

染染?

她冷笑着扯了扯嘴角,那个女人的尸体都已经下葬,哪里来的第二个苏紫染?

乐声陡然高扬,大殿中央,女子绯色广袖摆动,纤弱素白的皓腕娓娓扭动。十指渐露、纤长如玉,缓缓展出指间那朵开得正鲜艳的火红彼岸,花衬美人、人比花娇。

苏紫染双手一甩,借红绫挂横梁之力空中起舞,出尘优雅的舞蹈间,青丝摇曳翻飞,眸若琉璃。

就这样,她看着他。

自从踏进这正和殿以来,自从坠崖的那一日以来,这是她第一次这样专注地看着他。

毫不意外地,他也在看她。

四目相对的瞬间,她嘴角微抿,举手投足之间尽是清绝的魅惑,他却满脸震惊,漆黑的墨瞳中溢满了化不开的痛楚,似乎下一秒就要倾覆而出。

苏紫染徐徐扬唇,金色珠帘红色面纱的垂遮之下,若隐若现的红唇绽放着如花笑靥。

君洛寒,三年多了,将近四年,你真是一点都没变。

还是这么会装,装着这一脸的痛楚与懊悔给谁看?

从前稀罕你,所以心疼你,可是如今的苏紫染,已经没有心了。

高昂的曲调缓缓下滑,苏紫染再一旋身,两条红绫在大殿上空形成了两道绯色窄道。她缓缓撤回双手,步履翩然地一跃而上,脚踩红绫,翩然起舞,纤弱无骨的腰肢肆意扭动,然后是急速的旋转、跳跃。

绯色裙裾洋溢四散,就像焚尽凤凰的业火一般灼人眼球。一片馥郁旖旎的曼珠沙华香气中,这只醉人心魂的凤凰在众人平静的新湖上掀起阵阵涟漪。

正和殿中无一人不是微微仰头盯着红绫上的那道倩影。

雪炎是第一次见她跳这支舞,或者说,这是他第一次见她跳舞。

这么美,美得惊心动魄。

但,若是可以,他宁可永远看不见这份美,因为今日,他不得不亲手将她送给另一个男人。

舍不得她痛,舍不得她皱眉,所以但凡是她想做的,他从来不会说“不”。

可是进了这皇宫,她真的还会出来吗?

即便答应了会跟他回去,可面对的是那个男人她曾经那般深爱的一个男人,她真的能够管住自己的心吗?

阿紫,你千万不能动心,就算是为了你自己,你也千万不能动心。

因为……

苏紫染的视线划过下方众人,当那一袭明黄再度映入眼帘,当她再度与那双漆黑的凤眸四目相对,妖冶魅惑的笑容愈演愈甚。

最后的一个旋身完美落幕,她手缠着红绫,缓缓滑落。

在满殿的震惊与凝视中,她拖曳着红绫,一步一步朝那金黄的台阶靠近,最终站定在雪炎身旁一步之遥的位置,转头对他笑了笑。

雪炎愣了一下,待他想要有所表示的时候,她已经转过头去,看着高处的帝王。

“铭幽族圣女苏紫染,拜见天阙陛下。”女子红唇微启,落落大方地作了一揖。

染染!

龙椅上的男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众人只觉眼前人影一闪,明黄的颜色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剪影,待他们反应过来,帝王已匆匆下了金色的台阶,哪儿还有半点平素的沉稳淡漠,分明像是个得了糖果的孩子般激动不已。

大殿之中,顿时响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帝王向来不近女色,自染妃之后的三年里再不曾碰过任何女人,民间甚至传言说帝王那方面出了问题。直至月前,帝王突然封了一名女子为妃,如此身份不明之人,原本大臣们都该是反对的,可偏偏这么长时间以来,帝王只对这一个女子起了兴趣,他们自然不好横加阻挠。

后来一查方才知晓,原来那女子是染妃曾经的一个丫鬟,大臣们也就渐渐安下心来。加上那女子腹中竟然还怀了帝王的孩子,所以即便是帝王破例将其封为德妃,也没人有什么异议,甚至颇感欣慰,毕竟那孩子是帝王的第一个孩子!

于是乎,帝王身有隐疾的谣言不攻自破,也再没有大臣私底下进谏要为帝王寻什么神医医治。

可即便是对那位德妃,虽说帝王保护得紧,可也从未有过任何失态、乃至情绪波动的时候。众人都不禁在想,或许帝王只是对染妃思念成疾,这才立了她的丫头为妃,其实心底里记挂的,永远都只有染妃一人而已。

偏偏就是这样一位冷情的帝王,在面对这位铭幽族圣女的时候,竟然会如此激动。或许这圣女和染妃是很像,甚至可以说一模一样,可染妃确确实实已经死了啊!

也就是到了这一刻,众人才明白,哪怕倾贵妃已贵为后宫第一人,哪怕德妃再圣宠不断,可帝王心里最爱的,始终只有染妃一人。

“染染……”

君洛寒双手紧紧抓着苏紫染的小臂,像是要确认这个人是真实存在而非自己臆想出来的一样,他的手一点一点地上移,最后停在她肩胛骨的地方,狠狠地攥着不肯放手。

苏紫染吃痛皱眉,可是对方却像是没有察觉到一样,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她甚至能感受到他动作中微微的颤抖。

“染染……”他的声音也在颤抖,哽咽中夹在苦涩,思念中饱含痛楚,“染染……”

此时此刻,除了一遍遍地喊着她的名字,他再也发不出其他任何声音。

苏紫染就这么看着他,面无表情,一声不吭,可是心口处却传来一阵阵的绞痛。

很奇怪的感觉。

她以为三年的时间已经足够她忘记,为什么还是会心痛,而且痛得那么真实?

真的很奇怪。

整个大殿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所有人都看着他们,惊讶、愕然、探究、仇视……各种各样的目光,应有尽有。

花倾城死死咬着牙,一脸愤恨地看着两人交握的双手,狭长的眸中流露出一丝与其气质极为不符的阴狠,那样的视线,仿佛要将两人射出一个洞来才肯罢休。

苏紫染眼梢微微一斜,就对上了她这张铁青的脸,无澜的面容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可是心底的蔑视和冷笑都不能表现出来,她只能紧紧地攥着手心,强行抑制那满腔恨意。

敛了敛眸,正欲收回视线,身体却蓦地一紧。

竟是男人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就这么不管不顾地抱住了她。

雪炎瞳孔剧烈一缩,双腿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垂下眼帘,再不去看他们。

苏紫染的手心攥得愈发得紧,尽管看到花倾城嫉妒的模样她非常满意,可是这不代表她要把自己也搭进去,起码现在还不是时候。

缓缓放开了手心,苏紫染的手抵在男人的胸膛上,感受着掌中那剧烈起伏的胸膛,她眯了眯眼,唇角微微一勾。

“皇上,您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薄唇轻启,呵气如兰。

君洛寒一震。

苏紫染轻轻推开紧抱着自己的男人,取下那金色的垂帘,然后,在众人灼热视线中,白皙纤长的五指慢慢覆上那层薄薄的水红色面纱,一点一点地揭下。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面纱落地的那一刻,艳惊四座,底下一片哗然。

明眸皓齿,蛾眉螓首,钟灵毓秀、千娇百媚。

好一个倾国倾城,风华绝代!

原以为倾贵妃已是绝美之貌,却原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铭幽族圣女才是真正的当世无双!

苏紫染将众人的反应尽收眼底,眸光微微一凝,几不可闻地嗤笑一声。

想当年花倾城嫁作睿王妃时,无人不叹睿王与王妃郎才女貌,一对璧人,而她这个大闹婚礼现场的侧妃,不过就是个既没风度、也无才貌的“丑女”。没想到几年之后,她和花倾城的位置几乎调换。也不知是她可悲,还是这些人可笑。

她略略撇开视线,含着笑意、尽可能平静地凝着面前一身明黄的男人,只是让她失望的是,与众人不同,这个男人除了一瞬间的震惊之外,接踵而至的便是满满的失望,完全没有她想象中该有的惊艳。

苏紫染挑了挑眉,心道:不愧是君洛寒,美色当前还能做个柳下惠。不过这样也好,起码以后的日子不会太无聊。

君洛寒还是在笑,却再没有方才的激动,深不可测的黑眸中无波无澜,只余一片冷漠疏离的笑容。

他怎么忘了,是他亲手把她打下悬崖。

他怎么忘了,他曾抱着她的尸体坐了一天一夜。

眼前这个女子,眼睛像她、身形像她,就连舞姿也是一模一样,只有这张脸,不是他的染染。

不,应该说,她们的气质也不一样,一个傲气清冷,一个却是魅惑妖娆。

“怎么,我不美吗,皇上?”苏紫染凑近他耳畔,呵气如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