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27章 朕,如你所愿

第327章 朕,如你所愿

君洛寒摇了摇头,很诚恳地道:“不,圣女很美。

真心如此。

他活了二十几年,美人见得不少,可是像她这样明明长着一张魅惑众生的脸、偏偏又干净得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的却是绝无仅有,这样的容颜,哪怕是圣人也不免要多看上两眼。

只可惜,再美,也不是他的染染。

苏紫染突然不知道该接什么话。

原本她可以厚颜无耻地问出“那么,立我为妃,如何?”,可是看着这人波澜不兴的脸,她眯了眯眼,忽然改变了主意。眼梢一瞥,看向一旁垂着眼不知在想什么的雪炎,苏紫染眸色闪烁了一下,然后娇俏一笑。

雪炎抬头,恰好撞上她望来的视线,眉心微微一凝。

他朝苏紫染走了过去,君洛寒看也没看他们一眼,神色如常地回到他的龙椅之上。

众人多少能够猜到帝王为何前一秒还是激动不已、后一秒却如此冷淡的原因,约摸方才根本就是思念成狂,将圣女当成了逝去的染妃吧?

哎……

常言道,最是无情帝王家,偏偏他们的帝王却如此钟情一人,还是一个已故之人,也不知是福是祸。

花倾城冷笑一声,这时候的她,已经不把底下那个女子放在眼里

哪怕再像,也不过是个替代品,何足为惧?

雪炎站定在苏紫染身旁,朝主位上的帝王笑道:“不知皇上对我们圣女的舞蹈是否满意?”

苏紫染看着他,慢慢收回视线,敛下眼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想让雪炎离开这座皇宫。

铭幽族向来与世无争,偏偏因为她的一人之恨,把雪炎、乃至整个铭幽族牵扯进来,她明明知道这个男人对她有多好,可她还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地利用了他。

君洛寒点了点头,毫不吝啬地赞赏道:“圣女的舞姿自是灵动出彩,美极妙极。”

“那不知皇上如何看待先前那个提议?”

君洛寒愣了一下。

这个几年前就跟染染牵扯不清的男人如今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还带着一个和染染同名同姓、甚至如此相像的女子,实在不得不引人深思。

以整个铭幽族为筹码,也要把他们的圣女送与他联姻吗?

君洛寒凤眸深深地扫过底下众臣子,清楚地看到他们脸上的期待,他神色自若。偏偏对上底下那双双妖冶的眸子,举着酒盏的手顿了顿。

她的眼睛,实在太像。

他唇角一勾:“铭幽族有意与我天阙修好,朕自然不会拒绝。”

“多谢皇上!”

苏紫染抿了抿唇:“皇上,紫染只有一个请求。”

“圣女有何要求,尽可说来。”君洛寒点头看着她,“只要朕能做到的,义不容辞。”

“祭司大人说,我与他的一位故人长得很像。那位故人,相信皇上也不会陌生,就是已逝的染妃娘娘。紫染从未见过祭司大人把谁放在心上,因而对染妃娘娘实在好奇,也在民间听到了不少关于染妃娘娘的事,所以紫染希望能够住在染妃娘娘生前所住的宫殿

。”

啊!

底下顿时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这圣女的胆子也太大了,从来没有人敢在帝王面前提起染妃,她却提出如此过分的要求。这回别说是联姻了,只希望帝王能够大发慈悲,不要与铭幽族大动干戈才好……

君洛寒的双眸顷刻间寒霜遍布,似乎下一秒就要破涌而出,他冷冷地看着下方的女子,双手紧握成拳,那一刻,他甚至动了杀念。

可是对上那双清丽的眼,所有的狠劲又在刹那间消失殆尽,诡异得连他自己都觉难以置信。那双眼睛实在太熟悉,仿佛一望进去,就能让他方寸大乱。

自从染染离开以后,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君洛寒眸光微微一凝,略带探究地看着她。

“朕,如你所愿。”

众人又是一惊。

有些上了年纪的老臣甚至恨不得自己今日没有出现过,帝王和这位圣女带给他们的震惊和撼动实在太大,快要把他们吓出病来。换了其他任何一个人做了圣女今日所做之事,那绝对不可能有命走出这正和殿。

再次想起这件事,已是几个时辰之后。苏紫染和雪炎坐在御花园里下棋,身旁站着几个伺候的宫女,离得不远不近,却能听到二人之间对话。

“啪嗒”一声,最后一子落下,苏紫染笑得眉眼弯弯。

“你输了。”

雪炎似是心情很好地站起身来,点了点头,“恩”了一声。

“我输了。”

“输了还那么开心?”苏紫染撇撇嘴,毫不意外这个人是让着她的,“看来下次得有奖惩才行,否则你都不好好跟我下

。”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

苏紫染哼了一声站起身,指着不远处的莲花池,状似无意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宫女,“那儿的风景似乎不错,去走走?”

“哪儿不错了?”

话是这么说,雪炎还是跟着走了过去。

在旁伺候的宫女很识相地没有跟上,苏紫染总算看她们顺眼了些,和雪炎一路走过去,最后停在池边。看着那满池的白莲,她转头看着他,摘了朵牡丹递到他手里。

“以后再要见你,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雪炎神色温柔地接过那花,笑:“我在京中新置了一处院子,离皇宫很近,我和暖暖就住在那里,如果……”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眼神微微一闪,“罢了,你还是别乱跑得好,若是被抓到私逃出宫,可不是小罪。”

苏紫染一脸震惊地看着他。

“什么时候决定的?”

“知道你要进宫的时候。”他微微一笑,“你知道的,我不可能放你一个人。”

苏紫染紧紧地攥着手心,笑骂道:“傻瓜!”

虽然在笑,可她的语气却让人听得想哭。

雪炎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她柔软的头发,眸中划过一丝宠溺,一丝伤痛。

“阿紫,三年前的事情,一次就够了,我再也承受不了第二次。你说过,你会与我一起回铭幽族,和我、和暖暖,永远生活在一起。所以,我等你。”

苏紫染用力地点了点头,像是又想到什么似的,有些无措地看着他,“雪炎,我的身体是不是还有什么问题?”

雪炎一怔。

“怎么这么问?”他强笑了一声,眉宇间闪过一丝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