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29章 竟真的是染妃!

第329章竟真的是染妃

她终于知道雪炎为何会那般欲言又止。

可是她也记得她很清楚地回到他,没关系,她不在乎,一个早就没有心的人,怎么可能再动一次情?

虽然此刻还是会心痛,可那不过是因为那个男人还能挑起她的情绪波动,让她恨得咬牙切齿,所以她才会痛!

两个孩子,一个还未成型,一个身患寒症,加上她在悬崖边苦苦求生所受的罪,她恨不得杀了那两个人来泄愤!

可是不能。

她知道,她要忍着。

如果说最开始她为了报仇而忍,她不能自乱阵脚,不能让他们看出半点端倪,那么从雪炎那里知道自己身患寒症之后,她同时也是为了雪炎而忍、为了自己而忍。

她的身体、她的性命,如今已不再是她自己一个人的,而是雪炎的、暖暖的,她还欠那两人一辈子,所以她一定要好好地活着,哪怕是再强烈的恨意,她也不能任自己的心绪随便起伏。

是了,凭什么为了伤害过她的人,再搭上自己的命?

两日后,封妃大典。

皇宫里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按照常理,帝王不用出席封妃典礼的,只需晚上留宿在那个妃子的寝宫即可。可今日册封之时,帝王却破例出现了,妒红了一干后宫女子的眼。

一时间,皇宫里谣言四起,都道是帝王被那位形似染妃、却又貌美如花的圣女迷倒了。

声势浩大的宫乐奏响,长长的红毯一路从宫门口铺到凤仪宫前,所有的妃嫔、宫人与朝中大臣皆来观礼,就连早已嫁出宫的影溪也来了。

帝王今日不曾穿龙袍,只一件大红的喜服,用金色的丝线绣着两条腾云驾雾的飞龙,龙章凤姿,气势非凡,金色的日光更是为他镀上了一层神圣不可侵犯的光辉。

帝王本就是出了名的俊美无俦,只是自从染妃走后,那张俊脸上再也不见半点表情,总给人一种难以亲近的距离感,而今日,冠玉般的俊颜上似乎又重新带上了星星点点的笑意,一双晶亮的凤眸潋滟生姿。

远处的宫门口,女子一袭凤冠霞帔,嘴角笑容璀璨,好比漫天星辰同时绽放,刹那间风华流转,天地失色。

在宫人的搀扶下,苏紫染缓缓而来。

今日是她第二次嫁人,还是嫁给同一个男人,心中本不该有任何紧张或是别的情绪,可不可控制得,她仍是感觉到自己的心在微微的颤抖。尤其是当她的视线撞上那一双黑曜石般晶亮的凤眸时,就连身旁扶着她的萧儿也感觉到了她刹那的僵硬。

有那么一瞬,她恍惚地以为自己真的是那个男人心中的珍爱。

可是很奇怪,就在两日前,男人还信誓旦旦地跟她说,不要恃宠而骄,更何况,她连他的宠都没有得到。

那么此时此刻,此刻这般又是为何——如果出席这场册封典礼是给铭幽族面子,那么这样的笑容又是为何?

还是说,他的演技已经好得让人辨不出真伪,即便心里不痛快,可若是相装,他可以装得比谁都好?又或者,他是真看上了她这张脸?

苏紫染敛了敛眸,那张白皙无暇的脸上由宫女画上了妖冶的妆容,却非但没能夺去她原本的清丽绝尘,反而将她衬得更为似火妖娆。

众位大臣都已在两日前见过她的样貌,可尽管如此,今日再次看到,还是不由暗暗心惊。

不愧是铭幽族圣女,不愧是三年来唯一一个能让帝王破例的女子!

三步,两步,一步,苏紫染稳稳当当地停在君洛寒面前。

眼前,不是只有他一人。

他的身后还有一众宫人,全部都是睿王府里一起进宫的夫人,竟然连一张新面孔也无。

苏紫染一眼望去,嘲弄地勾了勾唇,笑意却不达眼底。

不管有没有新人,这些女人也够他的了。

外界传言看似是真,说是帝王对染妃情深几许,可实际上究竟如何,又有谁知道呢?

思念不减,夜夜借酒消愁她是断然不信的,如果说笙歌不减,夜夜帐暖反倒还有几分可信。

陈明手中握着一道明黄的圣旨,颇感欣慰地笑了笑。

这么长时间了,他总算又在帝王身上看到了一丝情绪,那种感觉,就好像一个沉寂已久的人终于活了过来。

抖开手中那道册封的圣旨,他高声念出那圣旨上的一字一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铭幽族圣女苏紫染才貌双全、性格温婉,特封……染妃。钦此……”

读完圣旨,陈明却险些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在“染妃”那个封号前顿了许久,直到帝王的一记冷眸扫过来,他才惊觉自己没有看错,声音怪异地念出了那两个字。

染妃?

竟真的是染妃!

惊的又何止他一人,所有人都被那道圣旨吓得风中凌乱,就连当事人自己也是吓得不轻。

苏紫染惊疑不定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一颗心扑通扑通地狂跳,这个男人今日所做的一切都足够她好好消化一阵子的。

到底是为什么?不是说她当不起这个封号吗,今天给她这个封号是为什么?

难道……这个男人看出点什么来了?

不可能啊!

自从两日前分别后,他们就没有再见过,更何况她自认没有露出过什么马脚,他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地看出来?

花倾城本来就恨得牙痒痒,不过就是个和苏紫染同名同姓的女人,凭什么能让那个男人为其破例?此刻听到这个“染妃”的封号,妆容精致的脸上更是划过一阵青白交错。

一个替代品,哪里值得他如此?

这个男人,分明就是存心的!

苏紫染原本已经接近呆滞,可瞥见花倾城这“精彩纷呈”的表情时,心里的阴郁却是一扫而空,颇为夸张地勾起了唇角。就连男人伸手握住她的手时,她也没有半点挣扎——虽说她本来就不能挣扎。

男人不意她会笑成这般,握着她的大掌几不可察地紧了紧,温热的触感裹在她的手背上。

苏紫染挑了挑眉,偷偷看了他一眼,只是看到他俊逸的侧脸上嘴角那抹温和恬静的笑容时,她神色微微一僵。

许是因为他背光而立,日晖直直地射进了她的眼中,她忽觉有些刺眼地移开了视线。

帝王搀着新妃,沿着红色的长毯,一步一步地走向凤仪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