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32章 她当做亲妹妹一样的存在

第332章 她当做亲妹妹一样的存在

还没有等她说完,一股巨大的冲力向她袭来,影溪猛地一把扑到了她身上,苏紫染一下子措手不及,整个人就往后倾了倾,脚下踉跄几步,幸而她及时伸手撑在一旁的案上,才险险稳住了身形。

“哎哟你这丫头怎么……”

“娘娘……你真的是娘娘吗?”影溪语不成句,字字颤抖,“娘娘回来了,真的回来了吗?”

苏紫染只能微笑着拍着她的肩膀,一时间也是鼻酸眼涩,只能笑骂着安慰她:“胡言乱语什么呢,傻丫头,我不是好好地站在你面前吗?不许哭,要是哭了我可真生气了……”

她不说还好,她一说就把怀里那人激得更加伤心,从原本的无声落泪变成了嚎啕大哭,一边哭还一边喊着:“娘娘,影溪好想你,影溪真的好想你!影溪还以为……娘娘……”

苏紫染不得不庆幸,这丫头即便是在这个时候也没有质问她一句,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回来,为什么明明活着却不曾捎来任何消息。

“好了好了,傻丫头,别哭了,是我不好,你瞧我这不是回来了吗?”苏紫染叹了口气,“幸好你如今已经有了好归宿,不然我这心里就更不安了。”

怀里的身体突然一僵,苏紫染震惊地立刻闭了嘴,两人。一.本。读。小说 xstxt此刻的姿势让她看不到影溪脸上的表情,只是那一瞬间的僵硬已经足够让她想象一些事。

“他……”苏紫染皱了皱眉,“待你不好吗?”

不用说这两人也心知肚明那个“他”指的是谁。

影溪很想就这样保持着这个姿势,可她知道她的主子是个聪明人,方才的犹豫恐怕早已让她看出了点什么,想了想,她慢慢移开身体看着苏紫染,神色中带着几分不安的哀求:“娘娘,让影溪回来吧,影溪继续照顾你,继续保护你,好不好?”

苏紫染愣了愣。

“说什么傻话,堂堂左相夫人,怎么能……”

话未说完,就被影溪打断:“娘娘,影溪不要做什么左相夫人,影溪就想陪在你身边。让影溪回来吧,好不好?”

苏紫染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或许,流云是个好人,但这与他的风流和处处留情也并不妨碍。

她原以为那一日龙吟宫里流云的表现足以说明他愿意定下来,可是现在看来,似乎是她一厢情愿了。这两个人是她一手促成,她满心想着让影溪幸福,但事实上,还是她带给了影溪最大的不幸。

可是现在,她却不能改变这个不幸,因为她自身也难保,她根本没有办法去拆散左相和左相夫人这对夫妻,更遑论是把堂堂左相夫人留在这凤仪宫里。

大约是看出了她面色中的为难,影溪微微怔忪了片刻,“娘娘……”她动了动唇,小声呢喃,“你不要影溪了吗?”

苏紫染心里一痛,脱口而出,“不是不要,是要不起。”她用力地攥着手心,在心里一遍遍地重复着对不起,“影溪,你已嫁作人妇,哪里能说走就走。若是我所料不差,你们的婚事还是皇上亲自指的吧?”

“……是。”影溪垂下了头。

“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我,我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我……”苏紫染忽然有些说不下去,她发现,面对这样一双殷殷期待的眼睛,无论她解释再多也是枉然。

她突然话锋一转,道:“我现在的身份是铭幽族圣女,除了你之外,这宫里没有任何人知道曾经那个苏紫染还活着,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保密,便是流云也不能相告。等我做完了我要做的事,我会离开这里,到时候,若是你还愿意,我就带着你一起走,可好?”

影溪的眼睛随着她的话语明灭不定,听完所有的话,她想点头说好,可是心中的疑问却更让她觉得惊疑。

张了好几次嘴,才小声地问出口:“娘娘要离开吗?皇上他……这些年过得并不好。他……虽然影溪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皇上他一定很后悔,他比任何人都要……”

“够了!”苏紫染脸色微变,沉声打断了她的话,“影溪,这些话我不想再听第二次。当初在睿王府的时候,我给过你一次选择的机会,正是因为你那个答案,现在我才会把我的身份告诉你。所以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影溪绝对不会背叛娘娘的!”影溪连忙摇了摇头,神色坚定,“若是娘娘有任何需要的地方,尽管告诉影溪,影溪无论如何都会帮娘娘办到的!”

苏紫染拍了拍她的手,“有些事,我现在没有办法跟你解释清楚,就好比如果你问我为什么要以这个身份进宫。总之今日之后,你若是再进宫,就装着不认识我,知道吗?”

影溪眼睫一颤,艰难地点了点头:“影溪知道了。”

正巧这时候萧儿从门外进来,“娘娘,茶好了。”

“你这丫头可真够慢的。”苏紫染睇了她一眼,状似无意地叹道:“本宫与左相夫人方才都聊完了,此刻时辰已晚,夫人也是时候回府了。”

萧儿连忙告罪:“奴婢知错,求娘娘责罚。”跪下低头的前一秒,正好瞥见影溪微红着眼眶从她身边走过,说了句:“臣妇告退”就真的走了。

萧儿心里一惊,左相夫人似乎与娘娘不太对付,这模样分明就是方才哭过了。可是娘娘真的会在入宫第一天就把左相夫人给得罪了吗?这也太……

苏紫染漠然地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唇。

怕是影溪前脚刚来,后脚就有人把消息传到龙吟宫了,只是她很好奇,萧儿这丫头会不会成为别人的眼线。

夜,龙吟宫。

陈明一脸担忧地看着龙案前面沉如水的帝王,只觉一个头两个大。

原以为今日帝王为那位“新染妃”破了那么多的例,合该是那颗心稍稍放开了些,起码今日封妃大典之后也该留在凤仪宫才是,谁知帝王却还是一个人坐在了这里,就跟以往的每日每夜一样。

可帝王若是真的对那圣女没有半点好感,为什么把凤仪宫赐给了她,就连“染妃”这个封号都如此轻而易举地给了她?

最要命的是,他身为帝王近侍,可以说是这些年陪在帝王身边时间最长的人了,对于帝王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态都了解得很清楚,漠然的、冷情的、沉肃的、痛苦的……这每一个表情都已经刻在他的脑海里,偏偏这些年他都不曾见帝王笑过。

可是那位圣女出现的第一日,那日的正和殿上,在她穿着那件红裳出现的刹那,在她舞那凤舞九天的时候,他都觉得帝王几乎要喜极而泣了,那是一种失去多年的珍宝终于回到身边的感觉,或者说,那是帝王失而复得的心。

就算那时候是因为错认才会如此,可是在圣女的面纱揭下的那一刻,帝王就该认清了不是吗?毕竟再像也不是曾经那个女子。

可是偏偏,在那之后,帝王的笑容还是经久不散地维持着,尤其是在今日册封典礼的时候,当帝王牵起那个女子的手,脸上的笑容是毫不掩饰的温柔。

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了帝王的心在为那位圣女起伏着,波动着,翻涌着,可若说帝王的心里真的有她,此刻又怎会坐在这里?

最让人的头痛的是,今日还出了那档子事。

左相夫人去凤仪宫找那位主子也就罢了,帝王对那左相夫人向来是纵容的,毕竟那曾经是染妃身边的人,可凤仪宫那位新主子却不知所谓地把人弄哭了!

看着这么漂亮、这么干净的一个人,怎么就能把好好走进去的一个人弄哭了呢?

虽说左相夫人的话肯定不会太好听吧,可那好歹也是个会武功的女中豪杰啊,凤仪宫那位新主子究竟要强悍到什么地步才能把人弄哭?

“陈明,你说影溪在什么情况下会哭?”

陈明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回过神来,直到帝王深邃的一眼朝他瞥来,他才猛然一惊,哭丧着脸道:“奴才愚钝,可就算是染妃打了左相夫人,左相夫人也是不会哭吧?”他微微试探着问道。

却不想帝王点了点头:“朕也这么认为。”

明灭不定的烛火照得他的脸忽明忽暗,唯有那一双曜石般的黑眸一片亮堂。

第二天一大早,苏紫染就被萧儿从被子里挖了出来,理由是倾贵妃设了茶会请后宫的众位妃子前去品茗。

苏紫染其实是不想去的,昨夜帝王没有留宿凤仪宫的事应该已经传遍了整个皇宫,她可不想去面对那些冷嘲热讽的嘴脸。

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她已经丢了份儿,若是今日再不去,岂不让花倾城以为自己怕了她?

稍稍收拾了一下自己,苏紫染也没有刻意地装扮,找了件大红色的宫装就走了出去。

走到一半,她突然停下脚步,看着身旁的丫头,“萧儿,本宫听闻,昨日你去了龙吟宫?”

“是啊,娘娘。”萧儿点了点头,神色如常地道,“皇上昨日让人宣召奴婢过去,问的是左相夫人的事。”

“哦,你怎么说的?”苏紫染挑了挑眉,似乎是起了几分兴趣。

“奴婢照实说了。”萧儿低着头,有些紧张的样子像是怕被责罚,“因为皇上问到奴婢左相夫人离开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所以奴婢都说了。但奴婢并非是背叛娘娘,只是……”

“只是你觉得,就算你不说,外面的人也不是不长眼的,所以你说不说其实没有多大分别,是吗?”

萧儿咽了口口水,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苏紫染“恩”了一声:“不错,就这样吧,往后若是再出了这样的事儿,放机灵点儿就成。”

“是,奴婢知道。”

苏紫染又重新拾步往御花园的方向走去,一路上走走停停地赏赏花、看看树,走得好不惬意,完全没有要去赴宴的急促感,那样的神情,就像是在郊游一般惬意。

入秋了,御花园里的花却是四季如春,最多就是换了点品种,嫩黄的、绛紫的、嫣红的、洁白的,该有的一个不少,丝丝微风将那花粉的香味送入鼻息,沁甜一片,美不胜收。

走到花倾城定下的地方,后宫的妃嫔们都已三三两两地坐好,个个都是美人,或是左顾右盼,或是与身旁的人交谈着,笑不露齿,举手投足之间风情流转。

“哟,染妃娘娘来了……”

“染妃娘娘……”

众人纷纷与她问好,尽管心中不喜,可是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到家。

不过在那之后就难说了,很快就有人挑衅地看向了她,用一种接近调侃的语气道:“娘娘来得可真晚,莫不是皇上昨晚累着娘娘了?”

这不明知故问呢吗?

苏紫染就乐了。

这些女人她并不陌生,都是睿王府后院里见过的,如今最高位份的也不过是个嫔,当然,花倾城是不一样的,是那个男人钦定的贵妃,是那个男人的心头肉!

苏紫染有些恶趣味地想,或许以后的日子也不会那么无聊,有这么多的女人可以让她玩儿,这些人个个都宵想着同一个男人,唯有她不在其中,所以她可以立在最高点上看着她们苦苦挣扎,她可以冷眼旁观,尽情尽兴地与她们斗。

“本宫确实很累。”苏紫染勾了勾唇,轻移莲步走到方才与她挑衅的那个女子身旁坐下,当然,其实她也不想坐在这里,只是这儿只有那么一个空位了,“不过你有一点说错了,并不是昨晚累着的,而是昨天白日里累着的。”

立刻有人问道:“哦,姐姐这话是何意?”

苏紫染侧头看过去,眯了眯眼,“首先,本宫要给诸位提个醒儿——本宫这个人,并不喜欢跟人攀亲带故,尤其不喜欢有人喊本宫姐姐妹妹的,所以你们往后还是直接喊本宫染妃娘娘为好。其次,回答你方才那个问题——皇上昨晚并没有留宿凤仪宫,所以本宫昨晚又怎么会累着呢?”

众人的脸色就变了,有些是幸灾乐祸,有些是不齿于她方才讲话的态度却又不好发作,而方才提问的那位纤嫔则是被她一句话噎得面色通红,想要狠狠地瞪她却又碍于身份不敢太过放肆。

刚刚入宫就这么招人恨也是有原因的,不过归根结底还是处于嫉妒二字,毕竟这些人里面还没有一个上了妃位的,另一方面当然是眼红她的美貌,虽说这些女子个个生得好看,可是和她比起来,又不免恨得牙痒痒。

苏紫染目光缓缓移过众人,确保每个人都想看她笑话的时候,突然话锋一转,道:“但那只是因为皇上政务繁忙吗,所以事实上,本宫是昨天白日里累着的。”

如果说,在她第一遍说到白日里累着的时候众人还不明所以,那么她此刻再强调了一遍却是让众人恍然大悟。

可这是为什么?

在那位“染妃”死后,帝王不是就不碰别的女人了么?

德妃只是一个意外,只因为那是曾经那位染妃的婢女啊!

那现在这第二个意外又算什么?

难道就因为她长得好看,就因为她的眼睛与染妃有几分相似,所以帝王就……

众人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苏紫染心里笑开了花儿,可怜她身旁的萧儿险些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眼角狠狠地抽搐着。

别人不知道,她还能不知道吗?

虽说她当时不在场,可皇上走后她进去的时候,那屋子里根本没有留下任何情事的痕迹!

她究竟是摊上了一个什么样的主子,连这种事儿都敢拿来乱说……

苏紫染这厢正笑得高兴,眼角的余光却忽然瞥到远处一个女子在婢女的搀扶下慢慢走来,与此同时,那个女子还挺着微微隆起的腹部。

她顿时一惊,嘴角的笑容都僵化了。

“哟,今天刮得是什么风啊,竟然把德妃也给吹来了……”

“就是啊,不是总念叨着不喜出门的吗……”

“要说这死丫头的命也真够好的,不就是跟了个好主子么,竟然一跃成了皇上的女人。也不知道她那主子会不会气得从棺材里爬出来找她……”

“哈哈哈,找她做什么,索命不成……”

“要我说,就该索她肚子里那孩子的命……”

众人刻意放轻了声音,这并不是能摆在明面上说的东西,可偏偏这些话都一字不落地入了苏紫染的耳朵里。

她脸色煞白,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微微不颤抖着,尤其是那颗心脏,就好像被人血淋淋地大卸八块,痛得不能呼吸,幸好此刻是坐在凳子上,否则她毫不怀疑自己会跌倒在地上。

这个众人眼中跟了个好主子的德妃,可不就是跟了她十几年的夕暄?

苏紫染又惊又痛,死死地抠着自己的掌心和手背,指甲深深地嵌入肉里。

她想,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懂她此刻的心情。

那是一种被自己最亲最亲的人背叛的感觉,就算是当初昕梓为了花倾城背叛她、哪怕是害她至死,她也只是错愕和心痛了几日就忘了,甚至连恨意都随着昕梓的死而消散了。

可是这个人,是她当做亲妹妹一样的存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