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36章 臣妾只是坐得屁股疼

第336章 臣妾只是坐得屁股疼

苏紫染终于知道什么叫“克星”了,克星就是无论你改头换面多少次,对方都能毫不费力地把你打垮。

这个男人就是她该死的克星!

“皇上,您这算是秋后算账吗?”她笑得眉眼弯弯。

如果她没有记错,这个男人今日唯一提到铭幽族就是因为她到底能不能穿红色的问题,当时他说了一句,铭幽族不入尘世,与外头的规矩或有不同。

可她刚刚却告诉他,铭幽族的人和外面没有任何区别,所以就被他逮着了话头说她不开化——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偏偏只有她特立独行、固执己见,还是因为“喜欢红色”这么奇怪的原因,既然与习俗无关,那不是不开化是什么?

看着她笑得不知所谓的样子,君洛寒太阳穴突突地跳了两下,放下手中的梅花糕,倒了一杯百花酿给她,“朕既然允了你,那就不会反悔,你不必话中带刺。”

苏紫染差点了嗤笑出声,忍了忍才闷闷道:“除了这件事,臣妾还真不知道自己哪里不开化了。”

君洛寒看了她一眼,“难道你觉得自己这两天做的事情都很对?”

“敢问皇上,何为不对?”

“朕听闻左相夫人昨日来了你这里?”男人不答反问。

终于要兴师问罪了!

苏紫染悲剧地发现,自己竟然隐隐有种兴奋期待的感觉,她点了点头,心道:一定是被这男人压迫久了,所以连她也疯了。

君洛寒眸光微微一凝,问道:“朕倒是很好奇,你是怎么把好好的一个人给气哭的?”

“皇上,哪里是臣妾要气她呀!”苏紫染气急反笑,“人家都找上门来了,难道臣妾就该坐在那儿任由她骂不成?”

“哦?所以你骂了她什么?”

“皇上为何不问她骂了臣妾什么?”

“直接回答朕的问题。”

“她骂臣妾鸠占鹊巢,她还说臣妾不过是个替代品,皇上心里是不可能有臣妾的!”苏紫染就像是故意的一样,这个男人不让她说,她就偏要说。

顿了顿,她才半是嘲弄半是挑衅地勾起唇角:“然后臣妾就告诉她,不管臣妾是不是替代品,她的染妃都回不来了,因为那个人已经死了!如今住在这凤仪宫的人是臣妾,而不是她以前那个主子!说着说着,她就哭着跑出去了……”

对面的男人面色越来越冷,她每多说一句,他的眉头就拧得越深一分,最后径直成了个“川”字,她却笑得越来越欢腾,活像是个奸计得逞的小人。

一旁的陈明已经吓得冷汗连连,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这主子简直是疯了,明明已经看出皇上极度不满,可她就是不肯停下来,他甚至怀疑,其实她就是故意想惹怒皇上。

可是过了半响,预料中的怒火也没有降临,陈明偷偷去看男人的神色,发现较之方才,男人脸上竟逐渐出现一丝隐忍。

陈明不由就是一惊。

若是换了往常,有人胆敢以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诅咒染妃,那早就死了不下一万次了,可是今日,帝王非但出奇地没有发怒,竟还强忍着那股起伏的情绪!

空气仿佛是静默了两秒,带着一股诡异的寂静,显出了几分令人窒息的滞闷。

苏紫染有些受不了地站起身来,突然就被男人伸出手硬拽了一下,原本就还没站稳,被他这大力的一扯之后,她整个人又跌坏了那张石凳。

她不怒反笑:“皇上,您这是干什么?”

“朕说你可以走了吗?”

苏紫染紧紧地攥着手心,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咬着牙一字一顿道:“臣妾只是坐得屁股疼,想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

“爱妃这是在暗示朕?”

“……”苏紫染茫然了一下,暗示什么?

然后她就发现自己的愤怒值飙到了爆棚的地步,“你这个……”臭流氓!

“流氓?”男人凤眸微微眯起,把她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

苏紫染愣了愣,突然轻呼一声,“呀……”她故作惊惶地掩着唇,“臣妾哪儿这样说皇上啊!”

“苏紫染,你就装吧!”男人冷笑,“到目前为止,朕还真看不出你有什么不敢的。别说是昨日骂哭了左相夫人,今日与德妃和倾贵妃的交锋,你也是丝毫不让,锋芒毕露。更何况,连顶撞朕你都敢,还有什么不敢的?”

如果说这个女人真的不是她,那或许是他最近真的太累,累得轻易就在人前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仅仅是因为这相似的眉眼,他就输得溃不成军……

苏紫染沉默了两秒,笑了:“所以究其根本,皇上是想为倾贵妃或者德妃讨个公道?”

“你不要断章取义!”

“哪里是臣妾断章取义,臣妾……”

突然一道清亮的嗓音打断了他们这剑拔弩张的氛围:“四哥……四哥……”

凤仪宫外横冲直撞地跑来一个女子,听着那熟悉的声音,苏紫染就知道,迄今为止,这世上敢叫君洛寒“四哥”的,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君锁秋。

只是,这丫头不是早前去了五台山就没动静了么?就连太子逼宫、还有这个男人登基的时候也没见过她,怎么突然之间又冒出来了?

“秋儿,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这么没规矩?”男人的语气虽然带着几分薄责,可是看她的眼神却又分明是柔和包容的。

苏紫染突然想着,若是她也有这么一个兄长,或许就不会被人欺负得这么惨了。

“四哥,秋儿这不是太想你了吗?”君锁秋别扭地扁了扁嘴,语气中突然带上了几分怅然,“时隔这么久,秋儿都快记不得这皇宫的样子了。”

君洛寒睇了她一眼,摆明是一脸不信的样子,“朕倒是觉得你把这皇宫的记得很熟,刚刚回宫就直接跑来这里了。”

“四哥,秋儿来这里是有正经事的!”君锁秋突然板起了脸,几分探究几分打量地看着一旁的苏紫染,正色道:“这就是外界传闻的那个把皇兄迷住的女子吗?”

君洛寒和苏紫染的脸色同时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