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35章 笑得比哭还丑

第335章 笑得比哭还丑

苏紫染她们走后,御花园里的众人们也很快散了场,陆陆续续地离开的身影或带着失望,或带着平静,所谓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大抵就是如此。留到最后的反而是花倾城和夕暄两个人,一个似笑非笑地坐着,一个满脸不屑地站着。

“怎么,皇上都走了,德妃还不走?”

夕暄嗤笑一声:“本宫还以为倾贵妃会比本宫更想着去追皇上才是。”

花倾城脸色不变,嵌在掌心的指甲却更深了几分,她大弧度地扬起唇角:“本宫如今已是这后宫第一人,自然不会与一个新进宫的女子计较这些东西。要说染妃……呵呵,皇上迷恋的也不过是她那张脸罢了,这样外在的感情用不了多久就会消失,若是德妃不信,大可拭目以待。”

“皇上迷恋的是什么本宫倒是无所谓,只是有一句话本宫却不得不提醒倾贵妃。”夕暄恶意地一笑,眼中像是迸着强烈的抑制不住的恨意,“倾贵妃现在是后宫第一人没错,可到底没有坐上皇后的位子

。若是本宫腹中是个男孩,待本宫几个月后顺利生产,那便是皇上的皇长子,到时候,这后宫第一人怕就不是倾贵妃了吧?”

“你……”花倾城脸上的表情彻底僵住,如同厚厚的冰层终于出现了一条无法忽略的裂缝,她深深吸了口气,冷笑一声,“产下皇子又如何,难道这宫里只有你一个人会生不成?说到底你也不过是一个扶不上台面的丫头,当真以为自己怀了孩子就有多了不起吗?”

夕暄就笑了,斜视的眼中尽是嘲讽的意味。

“那还真是不幸,皇上喜欢的偏偏就是本宫,能怀上龙种的也偏偏就是本宫这个丫头出生的人。哪怕倾贵妃的肚子再能生,若是没有皇上恩宠,倾贵妃又能跟谁生去?”

一字一句都戳到了花倾城的心窝里去,如同一把锋利的匕首,一刀刀地剜着她的肉。

身旁的楚儿扶着她微微颤抖的身体,一脸愤恨:“娘娘,这个贱人未免也太嚣张了!若是娘娘再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她还真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了!”

“颜色?本宫要如何给她颜色?”花倾城逐渐平复下来,嘴角挑起一抹笑容,说不清是悲哀还是嘲弄,“皇上这般保护她,她宫里的每一个宫女太监都是皇上亲自挑选,你让本宫如何对她下手?”

楚儿动了动唇,没有接上话来。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自己主子这样的一面,哪怕是在染妃最得宠那会儿,也不曾见她露出过如此灰败的神情,印象中的主子向来是骄傲地睥睨周遭一切的,可是再坚强的人也抵不住皇上一次次地伤害……

“可是娘娘真的要让那贱人把孩子生下来吗?”楚儿愤愤不平地跺了跺脚,“如今她就已经这般不把娘娘放在眼里,若是再生下个男孩儿,到时候娘娘就更难对付她了!”

“那个孩子……”花倾城皱了皱眉,微眯的眼中似有几分迷惑、几分诡异。楚儿不解地看着她,她却突然没了下文。

“回宫吧。”花倾城的脸上又恢复了那种高傲如许的漠然,半勾的唇角带着几分不屑,“连苏紫染都死在本宫手里,本宫就不信治不了这两个替代品!”

凤仪宫的宫人看到帝王和自家主子一同回来,一个个嘴巴都张得足以塞下一个鸡蛋,昨日帝王拂袖离去的场景还在眼前徘徊,怎么才隔了一天,这两人又和好如初了?

苏紫染嘴角抽了抽,把这些人的好奇心全都扼杀在她漠然的无视中,脸上分明写着:本宫现在心情不好,别来招我

一脚已经跨进了寝殿的门,臂上却蓦地传来一股力道,把她整个人拉了回去。她转过去看着某个镇定自若的男人,就好像刚才发生的一切都跟他没关系——明明他的手还抓在她的胳膊上!

“皇上!”苏紫染不满地喊了一声,男人却直接把她无视了个透,转过头去吩咐道:“陈明,让人去准备些梅花糕和一品酥,茶就不必了,准备一壶百花酿。”

苏紫染猛地攥紧手心,这个男人,这个男人!

又想试探她是吗?最开始是看她的身体特征,现在是算是用她以前的喜好来试探?

只可惜,她连这辈子最喜欢的东西都舍弃了,哪里还有什么喜好可言!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加重的呼吸,君洛寒又回过头来看她,“怎么,你不喜欢?”一边说一边拉着她走到槐树下的石凳上。

苏紫染勾了勾唇,直直地看着他,波澜不兴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情绪起伏。

“皇上特意让人去准备的,臣妾哪里会不喜欢?”

“喜欢就好。”这句话说得很轻,甚至让人觉得他不是在回答她的话,只是在自言自语。

苏紫染心里揣着事儿,现在完全没有心情跟这个男人玩捉迷藏,可是看他的样子分明就没有要走的意思,她甚至想着是不是要去激怒他看看。

还没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君洛寒突然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问了一句:“你想赶朕走?”

苏紫染顿了顿,心道:这男人察言观色的本事倒是一点都没有退化。

“臣妾哪儿敢?”她弯着唇佯装笑脸

“别笑了。”男人嫌弃地皱了皱眉,末了,又补充一句,“笑得比哭还丑。”

苏紫染就郁闷了。

“皇上,虽说您是九五之尊,可您也不能仗着自己至高无上的权利就诋毁臣妾。”她一本正经地看着面前的男人,“迄今为止,还从没有人说过这张脸丑。”

好吧,虽然不少人说过苏紫染丑,甚至一度传闻相府嫡女“三无”,可那是她刻意丑化来着,现在这张脸,但凡有点审美观的人,就算不夸两句也没必要说她丑吧?

“你没有听过一句话么,若是真心,不在乎容貌。若是假意,再美的皮相也是丑陋的。”

“……”苏紫染看了他一眼,“皇上……”这是您自创吧?

当然,后半句她没敢直接问出来。

“恩?”君洛寒挑了挑眉。

苏紫染心知这个男人今日是不可能放过她了,索性也不急着赶他了,调整姿势让自己的半个身体都撑在面前的石桌上,舒服得不禁吁了口气。

“您想好怎么处置臣妾了吗?”

君洛寒不意她会主动撞枪口上来,微微一诧,过了许久才哼笑着道:“你觉得朕该怎么处置你?”

苏紫染无辜地炸了眨眼,“这件事本来就是皇上不好,若非皇上昨日就这么弃臣妾而去,臣妾也不至于被她们笑话成那样啊!若是她们没有笑话臣妾,那臣妾自然也就不会信口雌黄啦!”

“你的意思,这都是朕的错?”

“皇上,臣妾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请皇上在处置臣妾之前,念在臣妾是初犯并且情有可原的份上,就宽宏大量一回,从轻发落吧。”她讨好地笑了笑。

陈明回来的时候正好撞上这一幕,槐花树下,偶有粉色的花瓣零零落落地舞动着,带着一股清香徐徐融入这两人之间,浅金色的日光洒落在他们身上,衬得男人愈发俊美无俦,女子越显娇媚动人,两人之间和谐的氛围美如画中,叫人无论如何都不忍打破

他隐隐约约地听到了几句对话,总觉得帝王在这件事上的态度叫他捉摸不定,可是照现在这样子来看,他却是无比希望帝王能对这位娘娘好一点,再好一点,或许那样,帝王就不会再夜夜梦魇,也能多一些笑容,多几分人的气息……

“陈明,愣在那儿干什么,还不过来。”

男人低醇的嗓音响起,陈明猛地回过神来,抱歉地笑着,快步走了过去。

苏紫染非常不爽,她好不容易低声下气一回,结果还没得到个确切的答案就被人打断了,哪里肯就这么罢休。

“皇上……”

“铭幽族吃的东西也和外头不一样吗?”男人打断了她,拿起一块梅花糕却也不吃,就这么放在指间把玩端详,像是单单看着就能把这梅花糕消灭了一样。

苏紫染眼角抽搐了两下,“皇上,您该不是把我们当成不可教化的蛮夷了吧?”

看着男人一脸“确实如此”的意思,她心底暗暗骂了一句,又继续道:“铭幽族只是因为隐居一方才会被传得那么神乎其神,其实我们跟外面的人没有任何区别,一样吃、一样穿、一样睡,最多只是在药草和星象占卜的研究上比外面的人强一些。”

“是吗?”君洛寒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朕还以为铭幽族的人都像你这么不开化呢!”

苏紫染愣了两秒,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当她终于理解了男人话中的意思,差点没气得把那张石桌给掀了,脸上的表情堪称扭曲。

气着气着她就笑出来了。

“皇上,您成天跟个野人在一起,就不怕也被野人同化了么?”

君洛寒眉梢微微一挑,“朕的意志力要比一般人都强大。”

言下之意,你这个野人就不必替朕操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