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34章 臣妾胸闷

第334章 臣妾胸闷

君洛寒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眸色逐渐转深,意味不明地“恩”了一声。

花倾城连忙解释道:“皇上,臣妾并非针对染妃,只是古往今来,唯有正宫娘娘方可穿红色宫装。”

苏紫染皱了皱眉,男人掌心的温度似乎透过层层衣衫传到她的皮肤上,直接从肩头烫到了心口,她抬手想去拨开他的手,却不想男人微微斜了她一眼,忽然加重了力道,眸中的警告不言而喻。

“染妃初来乍到,不明宫中规矩,倾贵妃不必如此严苛。”君洛寒直着声线,听不出是喜是怒。

说完,他转过头来看这苏紫染,很明显是要听她自己给个答案,但这并非征询,因为她只有一个选择。

近在咫尺的距离,彼此的呼吸微微交错,苏紫染轻轻吸了一口,方才充斥在空气中的脂粉味似乎淡了些,鼻息萦绕的尽是属于这个男人的味道。

她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这个男人已经给了她台阶,她只要顺着下就够了。

可若是所有的行为都能控制在理智范围内,那她或许就不会是今日这么个状态了,更有甚者,她当日也不会死。

看着男人漆黑如墨的黑眸,她勾了勾唇,笑容艳艳。

“可臣妾就是喜欢红色,也只喜欢红色,这可如何是好?”

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好足够在场的每一个人听到。

人群中隐隐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明明是灿若夏花的笑容,可君洛寒偏偏觉得她的眼底诉说着一抹悲哀、一抹惨淡,那一刻,他竟生出一种名为心痛的感觉。

下一秒,他也笑了。

苏紫染一怔,为他这莫名其妙的笑容。

揽在她肩上的掌心忽然撤去,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温柔如珍爱的情人,“既然如此,那就继续穿着吧。”他放下手重新落在她的肩头,拥着她转过身就要离开。

“皇上……”花倾城不敢置信地喊了一声。

君洛寒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铭幽族不入尘世,与外面的规矩或有不同。既然染妃并非存心,倾贵妃就大度一回吧,横竖不过是个颜色,何必如此斤斤计较?”

斤斤计较?

好一个斤斤计较!

花倾城踉跄着退了一步,苦笑着扬了扬唇,看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眼中闪过一道嫉恨的冷芒。

在场众人都沉默着不敢开口,都道是染妃得宠,可昨日帝王不曾留宿凤仪宫的事还让她们有了几分希望,没想到今日一见,才发现帝王对那女子确实是好,就连独属于皇后的颜色也就因为她的一句“喜欢”而赐予了特权。

这哪里有什么冷落,看来确如那女子所说,帝王昨夜真的只是政务繁忙……

走了一段路,苏紫染突然停下脚步,不等男人开口,突然用力地挣扎了两下,想要逃脱他掌下的桎梏。

君洛寒面色一冷,“染妃这是干什么?”

“臣妾身体不适,请皇上放开臣妾。”说着,她强硬地想要掰开自己肩上的那双手。

男人哪里会让她得逞,手中的力道不减反增,几乎连她的手一起按在了她的肩上,蛮横粗鲁,不容置喙。

“你身体不适与朕抱着你有什么关系?”

竟还有几分无辜。

苏紫染咬了咬牙,狠狠地在他胸前推了一把,见他仍是纹丝不动,她彻底怒了。

“臣妾胸闷,被皇上这么抱着,觉得透不过气来!”

她口不择言,只想离这个男人远点。

“你到底发的什么疯?”君洛寒拧了拧眉,须臾,不知是想到什么,眸光微微一凝,说话的语气慢慢轻减下来,“你说你喜欢穿红色,朕也允了你。就连你那蹩脚的谎言朕都没有揭穿,你还想怎么样?”

“什么谎言?”苏紫染愣了愣,脱口而出。

君洛寒哼笑一声:“朕倒是也才知道,原来朕昨夜不曾留宿凤仪宫是因为政务繁忙,而朕昨天白日里就让染妃累着了。”

颊上顿时一热,苏紫染整张脸都红了个彻底,一路延伸到耳根。

她愤愤地瞪着眼前的男人,想要反驳却又说不出话来,什么白日里累着了根本就是无言乱语,只是当时看那些女人太嚣张才会脱口而出,但是事实如何这个当事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其实她当时也有些后悔,但是她也知道,按照这个男人的性格,就算是回来想尽办法折磨她一番,他也不会跑去跟那些女人解释这件事,就是因为笃定了这一点,她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可是她以为这件事起码得等御花园里那些人散了才能传到这男人的耳朵里,没想到这么一会儿的时间他就来了,现在可好了,她不知道怎么办了。

看着她面色潮红的样子,君洛寒莫名地就感觉心情颇佳,尤其是她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就跟……

他猛地顿住。

苏紫染撇了撇嘴,幽幽地看了他一眼,叹道:“皇上也别吓唬臣妾了,您就直说打算怎么处置臣妾吧。”

“先跟朕回去,至于如何处置你的问题,一会儿再说。”

这句话几乎是脱口而出,说完他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直到陈明颤着声音问了一句,“皇上可是要摆驾回龙吟宫?”他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有那么一段时间,城儿三天两头地往龙吟宫跑,自从某一晚说开之后,他就在宫里下了禁令,任何嫔妃不得踏入龙吟宫半步。

可是就在刚才,他竟然潜意识里要把面前这个女人带回龙吟宫。

苏紫染诧异地看了这对主仆一眼,就听男人道:“不,去凤仪宫!”

苏紫染就郁闷了。

她现在只想一个人待一会儿,可这个男人好歹就是不让她如愿!

今日之前,她一直不知道夕暄的事,因为没有人告诉过她,雪炎一定是知道的,可出于某种原因,他隐瞒了,或许是为她好,可是他却忘了,突如其来的打击会让她更加受不了。

若是今日之前知道这后宫有这么个“德妃”,或许她就不会去花倾城那劳什子的茶会了,那分明就是自找不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