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38章 报复我不得已暂时离开你们

第338章 报复我不得已暂时离开你们

“阿紫,你怎么……”雪炎颤着声音,“我不是让你不要乱跑吗?”

“可是我很想你们。若是一直不出来,我在那座牢笼里闷坏了可怎么办?”

若是一直没有看到你们,我怕我会被那里面的一切所动摇,我怕我会以为所有的事情都是幻觉,所有的伤害都没有发生过。

只有看着你们,我才能找回我自己,才能一次次确认自己的目标,才能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娘亲……”

暖暖终于反应过来,一把从雪炎身上跳下来,像是圆滚滚的糯米团子一样朝她扑了过来,苏紫染蹲下身子张开双臂,巨大的冲力让她感受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那一刻,她仿佛又活过来了。

“娘亲,你怎么这么久都不回来看暖暖?暖暖好想你啊娘亲……”

“是娘亲不好,但是义父不是告诉过你吗,娘亲只是有事情要办,等办完了自然就会回来了。”

“那娘亲现在办完事情了吗?”

苏紫染一怔,面对那双无辜的闪着期待之色的大眼睛,她无论如何也说不出那个答案。

“暖暖……”雪炎叹了口气,起身朝他们走来,“娘亲的事情还没有办完,但是娘亲会经常回来看你。”

《一〈本读《 ybd

暖暖额揉了揉眼睛,似乎还是有些不满意,“真的吗?每次都要等这么久吗?”

这孩子,终究还只是个孩子。

苏紫染心疼地摸了摸他的脑袋,“娘亲会尽量多回来看暖暖的,只要暖暖乖乖的一直听义父的话,以后娘亲回来的时候还会给暖暖带梅花糕,好不好?”

暖暖嘟着嘴想了想,终于还是妥协了:“好!”

雪炎捏着他的脸,故作生气道:“暖暖是不是不喜欢义父陪着?娘亲一回来就这么粘着她,看来我这个义父做的还真是失败。”

“当然不是,暖暖当然喜欢义父!”一双亮如星辰的大眼睛郑重地望着他,“暖暖最喜欢娘亲和义父了,都很喜欢,都要在一起!”

雪炎几不可闻地“恩”了一声,嘴角的笑意却是比任何时候都要耀眼。

他真的很高兴听到暖暖这么说,说他自私也好,说他胡来也罢,只要他们可以永远在一起,像一家人那样,他从来也不在乎别的任何事。

暖暖到底还是个孩子,哪怕见到娘亲很开心,但还是没坚持多久就睡着了,或许唯一不同的是,这一回是睡在他渴望的那个怀抱里,所以哪怕在梦中也是弯着嘴在笑。

“阿紫,跟暖暖分开这么久,你可后悔?”

为了报复那两个人,跟我和暖暖分开那么久,你可有半分后悔过?

“雪炎,发生过的事情我从来不会后悔。”苏紫染皱了皱眉,可是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画面,那日坠崖的时候,她留给君洛寒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在诉说着她最后悔的那件事。

但也仅仅是恍惚了片刻,她就又重新道:“你知道的,我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在拿到玲珑珠的同时杀了花倾城。”见对方动了动唇,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她连忙打断:“就算你可以,我也不会让你去冒这个险。那里是皇宫,不是别的地方,单是一个君洛寒就跟你不相上下,你要如何一个人面对剩下的千军万马?”

雪炎握紧了拳头,沉着脸反问:“那你呢?你又怎么忍心让我和暖暖每日提心吊胆?”

“起码我不会死。”

苏紫染定定地看着他,一瞬不瞬,她甚至可以看到他的眼睫在微微颤抖,心口一震,苏紫染缓缓伸手去掰开他紧握的五指,力道不大,却又带着一股不容置喙的意味,似是安抚,似是宽慰。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可是发生了这么多事,我早就已经看开了。只要我们都还活着,就没有什么不能做的。事到如今,我求的也不过是你和暖暖的一世安好,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永远在一起,不是吗”

雪炎神色复杂地看了她很久,若是换了往常,这样的话一定会让他欣喜若狂,可是现在,或许是他太过贪心,他本能地不想让她跟那个男人有太多接近,不想让那个男人再有半点机会去动摇她的心。

他从来就是个胆小鬼,以往每一次的教训都告诉他,只有让她离那个人远远的,她才能守住自己的心。

可是看着她眸中那一份坚定的神色,话到嘴边,却终究化作了一句:“你说的都对。”

“你可不要骗我。”雪炎笑着在她鼻梁上刮了一记。

苏紫染愣了愣,嗤了一声:“你这是趁机报复吧?”

“报复你什么?”

“报复我不得已暂时离开你们!”

雪炎无奈,甚至有些无辜地耸了耸肩:“你都说了是不得已,我又怎么会因为这种事报复你?”

苏紫染咬了咬唇,“那我下次回来也给你带梅花糕,你不要跟我生气了。”

她低低的嗓音中甚至带着几分委屈和祈求。

“阿紫……”你从来都知道怎样让我心软。雪炎浅浅地勾起一抹笑,既是包容又是宠溺,“我不生气了,以后都不会跟你生气了。”

苏紫染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你的药配得如何了?”

“有两味药草太珍贵,我在京城找了很久也没有见到。其中一味铭幽族有,但是太过罕见,没有存货,要等到今年的花期过了才行。但是另一味雀舌兰……”

他犹豫了很久,苏紫染眸色一闪,道:“就连铭幽族也没有?”

雪炎点了点头。

苏紫染皱眉:“那我在宫里找找看。”

“你要小心一点。雀舌兰本来就很珍贵,就算宫里有,也不一定就放在太医院,况且一般的病症用不到这味药,你若是直接去问,怕是会惹人怀疑。”

“我知道。”苏紫染抿了抿唇,像是在下什么决心一般,半响才犹豫着问道:“雪炎,你老实告诉我,暖暖身上的寒症,是不是撑不了多久就会发作了?”

“有我在,你还担心什么?”雪炎脸色微微一僵,笑得有些勉强。

苏紫染哪里肯信他,“我自小也有这病,你不要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