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39章 哪里舍得治娘娘的罪呢?

第339章 哪里舍得治娘娘的罪呢?

“阿紫,你现在连我的话也不信了吗?”雪炎很认真地看着她,有些事情是他无法保证的,可是只要有他在,他就一定不会让他们母子俩出任何事。

苏紫染盯着他看了很久,最后意识到这个人无论如何也不会跟她妥协,或者说,他无论如何也不想让她担心,所以最终她还是放弃了。

“好吧,我相信你。”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反正不管怎么说,她都要尽快拿到雀舌兰。

雪炎微微一笑,视线转到她怀中的小人儿身上,朝她伸出手,“我抱暖暖去**睡吧。”

“我来就行了。”苏紫染摇了摇头,抱着暖暖站了起来。雪炎在旁虚扶了她一把,道:“怎么连这种小事都要跟我争?”

“这句话该我说才对吧?”苏紫染放轻了动作,尽量不吵醒怀里的孩子,眼中流露出几抹无奈的悲伤,“你天天都能抱着他,我却不知道下一次来看他是什么时候,这种时候,你还是让着我点儿吧。”

雪炎只好走在她前面去帮她开门。

清冷的月色笼罩着整片天空,更深露重,把偌大的皇宫衬得愈发冰冷空寂。

苏紫染尽可能快地走在山路上,柔和的月辉将她的影子拉得斜斜长长,鞋底踩在石子和泥土的混合物上发出不轻不重的声响,打破了山林之间的一片寂静。

这一刻,她不得不庆幸自己是先前是坠崖“死”的,要不怎么说福祸相依呢,若不是这座悬崖,她还找不到其他的可以出宫的办法。

这条路通向的是皇宫的禁地,把守的士兵不在少数,尤其是在她“死”了以后,君洛寒更是严禁旁人出入这个地方。可是比起那扇重兵把守的宫门,她还是觉得在禁地旁边的宫里挖个洞更加简单。何况当初她进过那个禁地,对里面的路可比那些把守的士兵熟多了。

可是走到凤仪宫门口,她却着实被吓了一跳,陈明和几个小太监提着明晃晃的灯笼在和萧儿说着什么,只见萧儿一脸苦恼地摇了摇头,后来想了想,竟又回去敲她的房门了。

苏紫染心跳加速,临走之前她跟萧儿说她睡下了,任何人不得打扰。她当时侥幸地以为,白日里发生了那样的事,不出意外的话,那个男人晚上是不会来找她的,所以她才大着胆子溜出宫去看暖暖了。

可是现在看来,绝对不能相信“侥幸”这两个字。

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过去,毕竟萧儿都直接去敲她的门了,要是发现房里没人和她自己直接过去坦白也没什么区别。

走近一看,才发现只有陈明一个人,那个男人并不在。

“娘娘,您不是睡下了吗?”萧儿惊讶地轻呼一声。

见陈明也朝她看来,苏紫染在心里暗骂了一声,勉强笑道:“本宫躺在**睡不着,就去御花园逛了两圈。”

陈明的表情也说不上来是信了还是没信,只是没等苏紫染想那么多,陈明就道:“娘娘没睡就好,奴才正好有事想请娘娘帮忙。”

苏紫染一诧,“请本宫帮忙?”君洛寒身边的人竟然请她帮忙?

什么事儿能劳动这位内务府总管出马,而且连她睡下了都不放过,还让萧儿去被子里揪人?

不过陈明接下来说的话却让苏紫染哭笑不得。

“皇上已经很久不曾喝酒了,可是不知怎的今晚又喝上了,任老奴怎么劝也没用。老奴怕皇上的身子受不住,所以斗胆想请娘娘帮忙劝劝皇上。”

“你都不行,本宫怎么可能劝得了皇上?”苏紫染一脸好笑地看着他,去龙吟宫看那个男人喝酒和回凤仪宫睡觉两者相比之下,她还是比较乐得选择后者。

见陈明一幅不死心的样子,她唇角一勾,特意又补充了一句:“更何况,皇上不是下过禁令吗——后宫的女人不准踏入龙吟宫半步。”

“娘娘哎,您就别……”陈明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因为他脑子里想的竟然是“幸灾乐祸”这四个字,感情他在这儿担心得要死,这位主子却是心情甚好的样子?

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啊,不过就是白日里和皇上拌了两句嘴吗,怎么能这么见死不救呢!

苏紫染哪里知道他这么短的时间已经想了这么多,还在心里把她脑补成了这么恶毒的形象,反正她走回自己宫里的脚步倒是不曾有半点停滞,差点把陈明急得直接拉住她了。

“娘娘有所不知,皇上下那道圣旨的时候,娘娘还没入宫呢,所以对于娘娘来说,不知者不罪,就算娘娘今夜去了,皇上也不会治娘娘抗旨不尊之罪的。”陈明想了想,又拍马屁道:“更何况,皇上对娘娘这么好,哪里舍得治娘娘的罪呢?”

其实他本来还想说,这么好的接近帝王的机会,反正就算失败也不会有什么损失,若是成功了,那便是后宫之中人人艳羡的宠爱啊,为何这位主儿就半点不动心呢?

其实他哪里知道,苏紫染刚刚去看了暖暖,又在那条“熟悉”走了两回,心里头对那个男人厌弃的一塌糊涂,管他喝不喝酒,甚至正恨不得喝死他呢!

“陈公公,那若是皇上怪罪下来,本宫就把你抖出来可好?”苏紫染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若是公公同意的话,本宫就与公公走一趟吧。”

一直拒绝下去,怕是要让人怀疑她对那个男人“坚定不移的爱”了。

陈明愣了愣,似乎真的在思考她的话,然后下一秒,他就忙不迭地点了点头,只差叫她祖宗了。

“辛苦娘娘了,赶紧随奴才去看看皇上吧。”

说真的,苏紫染还不曾没见过那个男人喝醉的样子,也不太确定他现在究竟是个什么状态,反正从前就很少见这个男人喝酒,像他这样习惯于把一切都握在掌控中的男人,一般是不会让自己置于一种不清醒状态的。

所以当她再一次踏入龙吟宫,看到那个男人神情恍惚的时候,她十分惊讶地在原地愣了两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