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40章 不,你就是在生气

第340章 不,你就是在生气

“皇上……?”她慢慢地朝他靠近过去。

“你……是谁?”

君洛寒微微眯起双眼,凤眸逆光,氤氲的烛火照不进他的眼,苏紫染盯着他一个劲儿的瞧,可是除了迷茫和痛苦之外,她看不出别的任何东西,包括该有的愤怒。

这一刻,她终于确信,这个男人是真的醉了。

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她一边给他倒了杯茶,一边朝身旁的沉默吩咐道:“劳烦陈公公去把窗子都打开,通通风比较有利于让皇上清醒过来。”

陈明照做不误,只是嘴里还轻声念叨着:“这都入秋了,皇上会不会着凉啊?”

苏紫染太阳穴突突地跳了两下,强忍着一脚把他踹出去的冲动,好脾气地道:“皇上武功底子好,不会着凉的。”曾几何时,大冬天的抱着她这么个冰块睡觉,也从没见他着过一次凉好不好?

苏紫染拿起茶盏,慢慢朝他嘴边靠近过去,伸了一半的手却突然被男人抓住,“染染……”

一声饱含思念与痛楚的呢喃,同时惊了屋里的两个人,嗓音沙哑,甚至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哽塞,就像在梦中唤过千百遍的一般,隔了千山万水,终于再一次抑制不住地破涌而出。

苏紫染心口一撞,有那么片刻的失神。

不知是不是开了窗的缘故,摇曳的烛火终于映射出了他眼中的光亮,莹莹烁烁。

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她转头看向还呆愣在那儿的陈明,轻咳一声:“陈公公先出去吧,本宫会好好照顾皇上的。”

她不敢保证这个醉鬼会不会做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举动,更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忍不住抽他,所以当务之急,还是赶紧把陈明赶出去为好。

“是,是是,奴才这就出去!”

陈明确实是惊讶的,只是他惊讶的原因却跟苏紫染想的不太一样,临关上门之前,他还特意数了数龙案上的酒坛子数目,确定自己没有数错,然后心里头就更讶然了——以往皇上喝更多的时候,也从没有像今天这般认错过人,特别是那个人还是他每日每夜摆在心尖上的那个!

还记得有一次不当心在窗缝里看到的那一幕:倾贵妃不顾形象地黏上了皇上,甚至在皇上喊着“染染”的时候自称就是“染染”。当时他虽然惊讶,却也不敢就这么去坏了倾贵妃的好事,可就在他以为皇上早已醉得不省人事的时候,就在他以为真的就会被倾贵妃得逞的时候,皇上却像是突然惊醒了那般,一把将人推开。

所以皇上今日到底是怎么了?

按理说,这些酒坛子根本比不得上回,皇上还不至于分不清面前的人到底是谁,可如果皇上没有醉,又怎么会认错人,难道是因为这位主子和故去的染妃娘娘气质比较相似?

或者说,皇上喊的“染染”确实是眼前这位铭幽族圣女?

陈明使劲地拍了拍脑袋,再一次发现自己的脑子根本不够用来揣度圣意的,尤其当那两位主子的名字和封号完全一样的时候,他简直迷茫得想一头撞死了。

殿中,苏紫染的手已经被男人拽得发疼,可是她抽了好几次都不见男人松开,甚至隐隐有种越抓越用力的错觉。

说是错觉,是因为她虽然无法挣脱他的桎梏,可是落在手上的劲道却不会让她有疼痛感。

“皇上,您放开臣妾好不好?”

手里捧着个茶盏、又被他这么扭曲地捏着真的很累,这个男人要是再不放开她,苏紫染毫不怀疑自己会直接砸了那茶盏,只是到时候免不得又要把陈明招来了。

“染染,你又生气了吗?”男人突然问道。

苏紫染一脸茫然地看着他,她确实是挺生气的,可她应该还不至于表现得被这男人看出来吧?

“皇上,臣妾没有生气。”她一本正经地劝道,“您先放开臣妾,把这茶喝了醒醒酒,好不好?”

“不好!”

男人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黑而浓密的长睫微微颤抖着,墨瞳中甚至带着几分恐惧与后怕。

苏紫染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以前都不喝酒了,要是让人看到他们沉稳腹黑的主子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怕是都会感觉自己被雷劈了一样。

“为什么不好?”苏紫染哭笑不得,可是又挣不开他的手,只好像哄孩子一样,“皇上要是再不放开臣妾,臣妾就真的要生气了。”

“不,你就是在生气。”

面前的男人突然垂下眼帘,可是即便如此,苏紫染依旧从他紧抿的薄唇中感受到了他情绪的紧绷,就在苏紫染打算再重复一遍自己真的没有生气的时候,男人却突然抬起头,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眼中流露出的情绪是一种浓郁到极致的悲伤。

这样的表情她只见过两次,一次是他们正和殿中的重遇,那时候,他也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带着满怀的痛苦,又像是在害怕什么东西,还有一次是她的册封典礼之后,在凤仪宫里,他以为她就是苏紫染,然后想尽办法要确认她身份的时候。

正怔忪间,男人沙哑的嗓音突然响起:“染染,你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自称臣妾,才会喊我皇上。”

苏紫染神色一滞,眉宇间突然带上一丝不耐,说话的语气也不那么好了:“皇上,您抓得臣妾很痛,快放开臣妾!”

“不,不能放……”

手上的力道轻了很多,约摸是因为她说的那声“痛”,可是男人依旧没有半分要放开她的意思。

苏紫染低咒了一声,随手就把掌心的茶盏扔了出去,“砰”的一声,瓷器碎裂的声音,茶水和茶沫洒了一片,有些还沾在了地毯上,从濡*湿到变色。

明显感觉到抓着自己的那双手颤了颤,苏紫染顿时有些呼吸不畅。

不关她的事。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她一遍遍地提醒,是这个男人自己死活不肯放开她,所以不能怪她。

“娘娘,发生什么事了吗?”陈明的声音突然出现在门口。苏紫染眸色一闪,连忙道:“没事,本宫不当心打翻了东西,明日再来收拾吧。”

“是。”于是,门口的脚步声又渐渐离开了。

手上的力道骤然消失,苏紫染诧异地低头去看,身上却蓦地一紧,竟是男人放开了她的手却一把将她裹进了怀里。

“染染,我不抓着你,你不要走。”

苏紫染哭笑不得举着两只手,心道:你当然不用抓着我,因为我已经被你整个抱住了啊!

“皇上,臣妾……”腰上的力道骤然一紧,苏紫染身形微微一僵,她知道这个男人在等什么,可是不知为何,话到嘴边,明明是很简单的三个字,明明曾经不知道多少次挂在嘴边,现在却无论如何也叫不出来。僵持半响,她深深吸了口气,感觉自己的心跳没有那么快了,她才平静道:“臣妾服侍您就寝吧。”

这回似乎终于听懂了她的话,男人抬头,几分怔忪、几分迷茫地看着她,苏紫染趁着这个机会去脱他身上的衣袍,费了很大的力才勉强解了他腰上的玉带。倒也不是因为他不配合,只是他的手始终抓着她一条胳膊,所以动起来实在不方便。

过了半响,看着他身上只剩一件雪白的里衣,苏紫染终于大大地松了口气,“皇上,睡觉吧,好不好?”

男人又盯着她看了很久,终于勉强地点了点头。

苏紫染指了指那边大开的窗子,道:“臣妾现在去关窗,皇上若是不肯放开臣妾的话,就跟臣妾一起去,好不好?”她已经充分地意识到,跟醉鬼是没有什么道理好讲的,所以在不知不觉间,她已经用上了哄暖暖的语气来跟他交谈。

男人没有答话,可是他站了起来,苏紫染庆幸自己终于找到了跟他有效沟通的办法,她被男人拉着快步去把窗关了,然后又半扶半抱着男人走到床边,扶着他慢慢躺了下去。

看着**终于大功告成的“作品”,苏紫染感动得都要哭了——除了一点,如果这个男人现在能放开她就最好不过了。

她发誓,以后就算陈明跪着求她,她也绝对不会再来伺候醉鬼了!

“皇上,现在臣妾也要回去睡了,你放开臣妾吧,好不好?”

然而,就在她以为此法会屡试不爽的时候,男人这回却不搭理她了,径直抓着她的手就闭上了眼。

苏紫染张了张嘴,愣住了似的站在那里,表情僵硬得几近内伤。

好吧,她承认自己答应陈明的时候确实存了那么点龌龊的心思,想趁这个男人醉酒的时候问问关于雀舌兰的事,可是踏进这个被男人明令禁止不准嫔妃踏入的龙吟宫已经需要很大的勇气了,如果她胆敢躺在这张**睡上一夜,她真的担心自己还没醒过来会小命不保啊!

“皇上,臣妾真的要回去睡了,您放开臣妾吧,好不好?”

“……”

“皇上,现在是您不肯放开臣妾的,要是明天醒来看到臣妾还在这里,千万千万不能定臣妾的罪!”

“……”

“皇上,您真的……”

话未说完,突然一阵天旋地转,苏紫染只觉眼前一花,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了那张熟悉的龙**,身上还压了男人半个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