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45章 就像如今她眼中的他一样

第345章 就像如今她眼中的他一样

君洛寒心口一撞,虽然知道这个女人满口胡言,十句话里面不知有几句是真的,可是听她这么说,他竟然没有半点厌恶,反而带着一丝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沉默良久,他突然道:“那个人是谁?”

苏紫染愣了愣,“一个……朋友。”顿了顿,又特意补充了一句,“很好很好的朋友。”

男人凤眸一眯:“男的女的?”

苏紫染皱眉,“皇上,这有关系么?”

“那就是男的了。”男人唇角一勾,半敛的凤眸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暗芒。

不意他会有这种类似吃味儿的表现,苏紫染有那么片刻的恍神,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男人已经是背对着她,月白的袍角轻荡,视线所及之处,唯有他翩跹离去的背影。

苏紫染心想,这算什么意思,到底给还是不给?

不过照这个男人平素的行事作风,多半是不会理她了。

也怪她自己不好,方才应该直接说是女的,犹豫个什么劲儿……

刚刚入夜,京城的热闹仍然生生不息,华灯初上,宝马雕车,美不胜收。四周人影拱动,到处都是男人女人们的欢声笑语,好不繁华。

前方两人并肩而行,一青一墨,男人身影修长,女子小巧娇柔,都是气度华贵之人。

从凤仪宫到宫门口,再到此刻所处的一家包子铺旁,身侧驶过一辆辆华贵的马车,轮毂声阵阵,影溪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偏过头去看着身旁的男人,眉目清冷。

“相爷让车夫自己回府,总不会只是想和妾身欣赏京城的夜景吧?”

身旁的男人微微一愣,当他开口的时候,影溪以为他要回答自己的问题,却不想他徒惹从袖中掏出一锭银子递给包子铺的老板,“给我两个包子。”

大约是没想到有人会用这么大数额的钱去买两个包子,那老板一慌:“爷,这……”

“给我两个包子,其余的作赏钱。”

“哟,那就多谢这位爷了。”

影溪已经准备好一肚子的谎言来遮盖自己今日所犯的错误了,只是跟男人此刻的闲情逸致比起来,她突然觉得自己现在还跟在他身边简直就是发疯,神色淡漠地扫了他一眼,转身就走,她的腹稿还是用来回皇上的话吧。

她的步速很快,可是走了没几步,男人就小跑着追了上来,她不是没有听到身后的动静,但是给予的唯一回应却是越走越快的步子。

蓦地,手臂被人拽住,男人清朗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走那么快做什么。”

正要发作,眼前突然递来一个冒着热气的白花花的包子,在这样僵持的氛围下实在显得古怪。

影溪怔了怔,眉心微微蹙起。

“包子。”男人低声道。

影溪眼神轻抬,拧着眉头睇了他一眼,“妾身知道这是包子。”

不知为何,男人此刻看起来跟他平素风流倜傥气质完全不符,落在女子身上的视线竟带着几分惴惴,就跟一个懵懂无知的愣头青似的。

“我记得你最喜欢吃包子。”

影溪眉心一跳,微垂的眼徐徐抬起,眸色深深地掠了他一眼。

“相爷,您忘了吗,进宫之前我们已经用过膳了。”

确实,她曾经最喜欢吃的就是包子,不管后来有多少山珍海味摆在眼前,她始终觉得刚出炉的热腾腾的包子是这世上最美味的东西。

可是,他只知道她喜欢吃包子,却不知道她喜欢吃包子的原因是因为一个男人,一个她付出了全部身心去爱的男人。

可是到头来,她却发现自己不过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从前可以固执地坚守这份爱,是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虽然不爱她、心里却是有她一席之地的。不管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亲情也好、友情也罢,就算他一次次拒绝,她也可以不管、像个傻子一样,因为那是她一个人的爱情。

可是然后呢?

他答应了他们之间的婚事,在她给了他拒绝的权利的时候,他却说,他愿意娶她,并且会好好照顾她。

在给了她希望之后,在她以为自己终于有了一份依靠的时候,她却突然发现,这个男人从来没有爱过她。由始至终,她不过是他厌恶了花间游戏之后的又一件玩物——府里妻妾成群,外面招蜂引蝶,这样新颖的生活或许就是他的另一种尝试。

“买都买了,别浪费了。”男人微微抿着唇。

影溪就笑了。

“两文钱的东西,相爷用一锭银子去买,怎么扔两个包子倒是觉得浪费了?”

对上她似笑非笑的眼,流云蓦地垂下眼帘,他突然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竟已经没了注视她的勇气。

一股诡异的气流在两人之间涌动,可是两人的性子又实在是倔,一个坚持举着,一个坚持不接。

最后,影溪实在忍不住:“相爷,现在做这些有什么意思?妾身知道您是有事要问,那何不直接一点,难道妾身还会拒绝回答不成?”

“影溪,我不是……”

话未说完,就被女子冷声打断:“妾身知道,相爷跟皇上都觉得妾身今日去凤仪宫一事很是古怪,毕竟妾身该讨厌她的不是吗?因为她不仅霸占了皇上,霸占了凤仪宫,还霸占了染妃这个封号。”

男人没有说话,就这么安静地看着她,眼底深处却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关切。

影溪苍凉一笑:“可是也是她让妾身明白,故去的人已经故去,活着的人该活的更好,不能一味沉浸在过去的阴影里。皇上是帝王,帝王的心不可能永远放在一个人身上,更何况是一个已死之人。所以妾身那日虽然生气,可是后来想想,却渐渐明白了这个道理。”

她突然伸手接过男人手里那个包子,在男人愕然的目光中,她弯了弯唇:“所以妾身现在非但不讨厌那位主子,还觉得她很可爱,个性洒脱,骄傲却不蛮横。这也是为什么妾身今日听到她中毒的消息会那么紧张的道理,因为,妾身不想再有这样一个女子死在那座皇宫里了。”

男人还未来得及开口,只听“啪”的一声,影溪已经转身离开,留在原地的只有方才那只她从他手里拿过去的包子,白花花的表面凝上了一层灰尘,还有细碎的褐色小颗粒,脏得就像如今她眼中的他一样。

龙吟宫。

熏香缭绕,烛火飘扬,偌大的宫殿里只有一袭月白如雪的男人坐在龙椅上,单手撑着额头,似乎一幅很疲惫的模样。

突然,门被人打开,一身黑衣的凌飒走了进来。

帝王沉声开口:“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皇上,微臣已经让人搜遍了整个皇宫,可还是没有找到刺客的踪迹。”

“难道一个人还能平白无故地消失了不成?”男人眉目一冷,显然是压抑着胸腔里的怒火。

他握紧了拳头,眼前闪过一道触目惊心的红,从那个女人中箭的那一刻起,他的一颗心就一直悬着。

不知是因为什么,在不知不觉间,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又把她当成了谁,可是他知道,她如今身份未明,他不能就这么让她死,哪怕是她中了无解的蛊,他也一定要把她从阎王手里夺回来!

可是凌飒的能力他是知道的,若是连凌飒也找不到刺客的行踪,那么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这个人本来就是宫里的人,要么就是被哪个宫里的主子收买了,现在藏了起来。

“还有哪些宫里没查过?”

“回皇上,只有龙吟宫,御书房,凤仪宫,还有瑶华宫没有查过。”

“不管是哪里,统统给朕查一遍,所有的人都要有身份证明,再去查查这两天宫里有没有失踪的人,若是有,那就把尸体给朕挖出来!如果还是不行,就给朕一张一张脸排查,检查有没有人易了容。”

凌飒微微一惊,知道帝王显然是动了怒,连忙应声退下。

刚走到门口,却见帝王突然站起身,朝他这个方向阔步走了过来,以为帝王是还有什么事要吩咐,可是直到帝王行至身前,他才发现帝王这根本就是要出门,连忙侧身让开。

陈明见帝王出来,立刻迎了上去,君洛寒却只朝他摆了摆手:“陈明,把朕的奏章全都搬到凤仪宫去。”就在陈明愕然张嘴的瞬间,男人脚步微微一顿,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又补充了一句:“刺客还没有抓到,既然她的目标是染妃,也许她会出现在凤仪宫。”

陈明连忙点头称是,带着几个人往御书房的方向走去。

凌飒却看着男人的背影皱起了眉,他记得,帝王以前从来不屑跟人解释,唯有对着染妃的时候才有例外,可是这一次……

若是被帝王知道自己此刻觉得他是因为心虚才会如此,会不会小命不保?

可君洛寒哪里知道凌飒现在在想什么,说实在的,他连自己在想什么都有些搞不懂了。

那个女人,表面上所有的证据全都证实了她不是他要找的那个人,可是为什么,他还是不肯死心、不肯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