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46章 他的眼睛跟朕很像

第346章他的眼睛跟朕很像

夜深了,凤仪宫里却仍是灯火通明。

苏紫染来来回回地在房里踱了很多圈,多到她一开始还有心情数着这是第几个来回、现在却已经完全数不清了。

最终,她停在烛火摇曳的书案前,慢慢拖开那张楠木椅子,然后走过去坐了下来。

砚台干涸,是因为她住进来之后还不曾动过笔墨,殿中只有她一个人,她也没有要把其他人叫进来的打算,遂微微挽了袖子,抬手开始磨墨。

时间过得很快,渐渐地,她的手开始泛酸。

可是能找到一件事情来打发时间,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也算是个不错的选择。

真没想到,她上次坠崖没死成,最后却会落得这么个结局,连要杀自己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虽说还有一段时间可以让她找出母蛊,可是对此她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说她悲观也好,说她怯懦也好,她只知道,若是那幕后之人存心要她死,又怎么可能把母蛊给她?

更何况她现在连幕后之人是谁都不知道。

看来所有的计划都要提前进行,否则真等到她死的那天,若是花倾城还好好地活着,那她的暖暖怎么办?

停止磨墨,伸手捏起一旁的狼毫,她平摊了一张宣纸,却不知道写些什么。

不是无话可说,恰恰是因为要说的东西太多了,所以她一时间不知何从下笔。

她陪在暖暖身边的时间只有短短三年,原以为她只要花很短的时间治好暖暖身上的寒症,可是现在看来,计划赶不上变化,她与雪炎许下的诺言怕是实现不了了,只希望那人可以好好照顾暖暖。

她知道自己很自私,可是除了他,她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可以托付的人。

一滴墨汁自半空坠落,染黑了那张薄薄的宣纸,就像肆意挥洒的泼墨画一样。

外头的院子里,陈明随着帝王站了很久很久,就像曾经的某个雪夜一样,看着寝殿里的人影怔怔地不知在想些什么。

可是两次面对的却是不同的人,陈明不太明白帝王此刻能有什么顾虑,明明方才在龙吟宫的时候走得那么快,可是一转眼,他都已经把御书房里的的奏折搬来了,却见帝王一个人在这里站着。于是乎,连他也不敢擅自进去了,只能跟着帝王站在这里。

凤仪宫的宫人更是郁闷,新帝登基之后,他们这宫里统共住过两个主子,偏偏这两人都是能让帝王站着出神这么老半天的,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又等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男人眸光微微一凝,终于下定决心踏进那扇他黄昏才踏出的殿门。

书案前的女子微微抬头,看到来人是他的时候,着实吃了一惊,这个男人怎么会来这里?

她还以为是萧儿。

胡乱地扯过案上那张宣纸,苏紫染的动作快得几乎有些狼狈,她急忙错开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慌乱,甚至打翻了那支沾满了墨汁的狼毫。

门口的男人微微蹙眉,尔后轻嗤了一声:“紧张成那样儿,你做了什么坏事被朕抓个正着?”

陈明站在门口的身影显得有些尴尬,说实话,他现在很想当个隐形人离开这个地方,但是鉴于手里还抱着帝王的奏折,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其实,他还很想跟帝王说一句:刚刚不是还惦着人家好久么,怎么见了面就不能好好说话呢?

当然,这话他是打死也不敢说出口的。

身前的帝王似是终于意识到了他的存在,暂且放过了那个没有答话的女人,扬了扬手,示意他们把奏章都搬进来放到案上去。陈明照做之后,赶紧带着另外两个小太监一块儿跑了,还顺带着很好心地替他们关上了门。

苏紫染莫名其妙地看着那些鸠占鹊巢的奏折,心里隐隐冒出一个想法:这男人该不是打算今夜留在这儿吧?

男人这才阔步朝苏紫染的方向走了过去,绕过书案,径直停在她身旁一步之遥的地方,苏紫染甚至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龙涎香味。

“你是要自己交出来,还是打算让朕抢?”

苏紫染一脸无语地看着他,这男人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吗?说出这种话跟强盗有什么区别?

“皇上,臣妾只是随便……”

男人无视她,直接伸出手:“拿来。”

“皇上,虽然您是皇上,可是在我们铭幽族,即便是拥有再至高无上的权利,也是要尊重底下人那些人的。”

“?”男人意味不明地轻笑一声,“那爱妃可要搞清楚了,这里不是铭幽族,是天阙的皇宫。在这个地方,朕说一不二,没有人可以反抗朕的命令,但凡朕要的东西,也没有得不到的。”

暴君!

苏紫染就知道跟他谈判简直就是对牛弹琴,她缩了缩脖子,正思索着如何是好,“刷”的一声,竟是男人趁她不备直接将她藏在身后的东西抢了过来。

太阳穴突突地跳了两下,她咬了咬牙,一脸愤恨地别开了视线。

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她知道是男人已经打开了那张宣纸。

察觉到头顶盘旋的那道目光,她狠狠心,蓦地转过头去,直直地看着他,颇有一种豁出去了的感觉,然而这才发现男人的视线并非落在她身上,而是神色复杂地看着那张宣纸。

半响,他终于抬起头来,张了张嘴,最后问了一句:“你会画画?”

苏紫染气乐了,没好气道:“若是臣妾不会,皇上手里拿的是什么?”

男人眸色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漆黑的凤眸中似有光华一闪而逝,只是等苏紫染仔细去看的时候,却发现男人的视线又落回在那宣纸上。

“你画的是谁?”

“皇上……”

“他的眼睛跟朕很像。”

“……”

“他的眉毛跟你很像。”

“……”苏紫染眼皮狂跳了几下。

“苏紫染,你到底在想什么?”男人眉心微微一凝,把那画搁在案上,动作很轻,而后略带鄙弃的看着她,“你可别告诉朕,在你中了断肠蛊之后,心里想的却是要跟朕生一个孩子?”